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服药致死事件:医务人员搞不清该吃多少药

2010年07月18日09:38潇湘晨报沈荣华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服药致死事件:医务人员搞不清该吃多少药

  7月16日,椑南乡麻湾村,发药品的地方还散落着包装盒。几米之外,乡卫生院副院长王翠芳正在接受采访。

  本组图片/实习记者沈荣华

  7月16日,四川内江预防服药群体性不良反应事件发生已经有4天。该事件于12日导致100多人出现不良反应,其中一名三岁女童死亡,死因为“用药过量”。(新闻链接:内江服药死事件:3岁雨珊最后说"我要觉觉了")

  16日中午,本报记者来到事故地点内江市椑南乡,询问事发当天的医务人员,他们至今仍然对儿童应该服用的药量一头雾水。同时,大部分当事人还认为,主要责任不该由自己来负。

  乡卫生院副院长:我只是个护士,他是医生他应该知道

  乡卫生院医生:责任在上面来的专家,是他们定的标准

  区疾控中心科长:上级怎么指导我就怎么做

  副区长:现场的组织人员肯定有责任

  市疾控中心主任:我要开会去了,不接受采访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曾鸣 四川内江报道

  7月12日,椑南乡麻湾村143名村民被组织进行抗疟服药。组织发药的专家团队共有10人,包括内江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4名、东兴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3名、椑南乡工作人员3名。

  令人费解的是,该团队虽然有10人之众,却一直没有搞明白正确的用药剂量。

  10名医务人员搞不清该吃多少药

  最开始,剂量被定为成人儿童均服4颗磷酸氯喹片、3颗磷酸伯氨喹片。椑南乡卫生院副院长王翠芳和乡卫生院防保员赵聪负责发药。

  在发放20人次之后,1名患有心肌炎的14岁儿童前来领药,王翠芳和赵聪在请示领导后,被告知其儿童只服用4颗磷酸氯喹片即可。

  之后,领导再次告知,儿童所服的磷酸氯喹片只需2颗。

  在“一边发药一边调整剂量”的同时,三岁女童孟雨珊已因“用药过量”而无力回天。孟雨珊在当天下午6点多服下4颗磷酸氯喹片,不到两个小时后即死亡。

  事实上,孟雨珊只需服药一片即可。据四川省疾控中心寄生虫病预防控制所副所长肖宁介绍,儿童适用氯喹量应按照体重计算,每公斤体重只需服用8到10毫克,磷酸氯喹片每粒含氯喹为155毫克。

  出院88人,每人可领1200元误工费

  据内江市东兴区主管文卫的副区长余崇威介绍,至16日,出院人数已达88人,尚有45人留院治疗,其中16岁以下的儿童39人。

  截至15日晚,已经有42名住院村民领到由椑南乡工作人员发放的1200元“误工费”后,出院回家。

  在病情稳定的同时,事件的问责进展尚处于一片迷雾之中。余崇威向记者介绍,目前东兴区纪委和检察院已介入事件的调查,重点调查对象则是发放药物的医务工作者,余表示,被调查者主要涉及“疾控中心和乡镇卫生院的防疫人员”,原因是“在现场发药的时候组织不严密”。

  对死亡女童孟雨珊的赔偿问题仍在进行中。孟雨珊的父亲孟明雄告诉记者,在14日政府提出13万元赔偿被拒后,目前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和他们就赔偿事宜谈过。

  对话

服药致死事件:医务人员搞不清该吃多少药

王翠芳(四川省内江市椑南乡卫生院副院长)

  乡卫生院副院长:我只是个护士,他是医生他应该知道

  潇湘晨报:你是乡卫生院的负责人,请问药物发放的剂量是谁决定的?

  王翠芳:区上的张委。开始,大人小孩一样都发7颗。后来,碰到一个5岁小孩,我问5岁的小儿发多少颗,张(委)老师说一样发,后来他可能自己去问了下市里的领导,又说小孩只服4颗白的。最后遇到一个9个月的娃儿,我问张委,9个月的娃儿服多少,他再去问了下市里的领导,说两岁以下的娃儿不发,两岁到十岁的娃儿服两颗白的三颗红的。

  潇湘晨报:那你现在知道到底吃多少是符合标准的吗?都已经出了人命了。

  王翠芳:不了解,我只是护士。乡卫生院就是我和赵聪在发药,他是医生,他应该知道。

  潇湘晨报:省疾控中心的领导说,主要责任在你,你是乡卫生院的副院长,是现场的负责人。

  王翠芳:怎么会,有高层领导来指挥我们发药,承担责任的怎么会是我们,并且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啥子药,他们拿来就发,说明都没拿给我们看。

  潇湘晨报:那你觉得责任该谁来负?

  王翠芳:上面市和区两级领导都在,我们都是听他们的。我是护士,我不懂这个,赵聪是医生,他专门负责防疫,他应该负责。

服药致死事件:医务人员搞不清该吃多少药

赵聪(四川省内江市椑南乡卫生院医生)

  乡卫生院医生:责任在上面来的专家,是他们定的标准

  潇湘晨报:王副院长说,你是医生,责任比她更大。你觉得自己应该负主要责任吗?

  赵聪:我觉得我没得好多责任的。责任应该是上面的专家负。他们事先就把标准定好了,叫我们去发。

  潇湘晨报:是谁告诉你们大人小孩都这样发的?

  赵聪:张委科长,区疾控中心的。

  潇湘晨报:现在你知道三岁的小孩,按体重算,每公斤应该吃几毫克吗?

  赵聪:不确定,8毫克吧。出事那天晚上我去上网查过,但这几天没睡觉,大家都找我,我又忘了。好像50毫克就是致死量。

  潇湘晨报:一片药就有155毫克,50毫克怎么可能致死?大人小孩的剂量应区别,这个是基本常识。

  赵聪:当时说小孩和大人一样,我觉得剂量大了点,我提出来了。我觉得这应该减量。

  潇湘晨报:那他减了吗?

  赵聪:没有减。

  潇湘晨报:那你照办了?

  赵聪:他是专家啊。

  潇湘晨报:你当时的任务是什么?

  赵聪:就是按他剪好的分量发药。

  潇湘晨报:可你是个有专业资质的医生啊。

  赵聪:这是个服从命令的问题……专家要我们发的。举个例子啊,老师教课,要我们读一,读二,肯定老师喊啥子读你就啥子读啊。

  潇湘晨报:老师指着个“一”让你读“二”,你也读“二”吗?

  赵聪:肯定读“二”撒。他是个专家,我不是专家。

  潇湘晨报:知道吃四片会死人,你也会服从专家的意见,让小孩吃四片吗?

  赵聪:不会。我不知道吃四片会死人。我们对药性了解不透,对这个药的毒性根本不懂。跟专家比,我们算啥子!我们只能怀疑自己的知识欠缺了。

  潇湘晨报:你觉得事情的问题出在哪里?

  赵聪:我们不应该完全相信上级的领导,应该有自己的主见,我们就是太相信专家和领导了。但我又想,如果不按照他们规定的剂量服,出了事情岂不是我承担责任?

  潇湘晨报:领导们除了被请示,他们都做些什么?

  赵聪:市里的领导坐在屋里头,有时候出来看下,叫我把那个红色的药保管好,防止村民拿去吃多了,因为它好像是甜的,味道很好。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newsf]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