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要闻 > 正文

府谷煤老板为建厂房 用推土机推掉1公里长城

2010年08月05日11:29成都商报刘虎我要评论(0)
字号:T|T

府谷煤老板为建厂房 用推土机推掉1公里长城

被挖断的长城

长城之殇

公元1644年

明朝驻辽东总兵吴三桂与李自成的农民军激战于山海关。吴三桂以割地等为条件向清廷求援,多尔衮为实现入主中原的抱负,趁机率清军入关,二十余年内占领关内全境

公元1937年

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爆发,随后日本内阁召开紧急会议,正式决定扩大侵华战争,同时在国内进行战争动员,随后日军迅速入关南下,驻守山海关的东北军何柱国部全体壮烈殉国,不久北平天津等大片国土沦陷

公元2008年 以采煤为主业的陕西三忻集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在陕西省府谷县建厂房时,为平整场地,公然将一段长1公里多的长城用推土机推掉……

成都商报记者 刘虎 陕西榆林 摄影报道

一边是煤王

上世纪末,沉睡了上亿年的鄂尔多斯煤海(包含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北部、宁夏、山西和甘肃的一部分)开始苏醒:这里探明的煤炭储量是3667亿吨,占中国的三分之一。而20世纪,世界煤炭产量最多的地区是美国的阿巴拉契亚煤田,该煤田探明储量也仅有1013亿吨

一边是煤伤

2007年陕西省府谷县一座烽火台发生倾斜;2009年神木县城东北一烽火台发生开裂,都被疑因挖煤掏空了长城根基所致。2008年,居然发生了煤矿公司为建厂房公然将一段长1公里多的长城用推土机推掉的恶性事件

民族之痛

“有的长城地段去年还在,今年就不一定能看到了。”榆林市一位文物工作者痛惜地说。

7月28日,一个陕北人惯常见到的晴朗天。中午的骄阳下,48岁的刘文发坐在榆林红石峡景区内纳凉。看摩崖题刻下面的榆溪河中,数十游人高兴地戏水。红石峡最初曾是宋元间一所名刹,叫红山寺。

“听说红石峡要挖煤了!我们这里可能全部会遭到破坏。”刘文发的同事王宏斌说。王是红石峡文物管理所的业务主任。

“我不相信!”刘文发大声说,“这里又没有煤。怎么可能挖煤呢?”

“煤是在地下的,从地下挖过来。红石峡要被挖空。”王宏斌解释。

“那这么多文物,不要了么?”刘文发话音渐低。1989年从老山前线退役后,刘文发就来到了红石峡文管所工作,至今已21年。他突然感到,自己用大半生心血来维护的东西可能就要失去。

在红石峡南面的山上,就是明长城的一部分遗存;北面,则是昔日最大的蒙汉交易市场易马城遗址,以及素有长城“三大奇观之一”和“万里长城第一台”

之称的长城最大军事瞭望台———镇北台。

长城,这一经历了2000多年风雨、绵延万里的世界最大的文物,是所有中国人的骄傲。然而,它在遭遇的各种磨难和沧桑中最近新增了一条:挖煤。

围城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之下是煤王

由于在榆林4.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下面有54%的面积含煤,开采这些地下财富,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地质灾害,赶走居民,掏空长城的根基

在榆林,长城和采煤业的矛盾已非刚刚开始。

榆林,地居黄河河套之南,北接内蒙的鄂尔多斯,两傍黄河支流无定河的上源榆溪。东扼雁朔(晋北),西卫宁夏,南蔽秦陇(关中和陇东),战略地位重要———北宋时,榆林是宋与西夏反复争战之地;明代中叶以后,明军与蒙古兵常在这里交战。榆林也因此成为我国历史上修筑长城最多的地区之一。

52岁的王瑛莲就住在府谷县庙沟门镇蒿地野村的长城边。不过,由于黄土高原上十年九旱,她22岁时就离开了故乡,“走西口”去了内蒙古包头的固阳县,开荒种地。3年前,王瑛莲从固阳县回府谷。她说,家乡现在从挣钱到生活,什么都比包头要好。

是什么使王瑛莲回到了家乡?是煤,地下埋藏着世界最大煤田。

1984年,新华社发出了一条“陕北有煤海,质优易开采”的电讯,陕西185煤田地质勘探队提交了在榆林7894平方公里内找到877亿吨煤的报告,惊动了中央。从此,沉睡了上亿年的鄂尔多斯煤海(包含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北部、宁夏、山西和甘肃的一部分)开始苏醒。目前这里探明的煤炭储量是3667亿吨,占中国的三分之一。而20世纪,世界煤炭产量最多的地区是美国的阿巴拉契亚煤田,该煤田探明储量也仅有1013亿吨。

2003年,在榆林开发神府东胜煤田的神华集团成为国内首家产量过亿吨的煤炭集团,把第二名兖矿集团远远抛在身后。

榆林除了煤炭,还有天然气、石油和岩盐等矿产资源。目前这片土地上已探明的各类能源矿产资源共达8类48种,这些矿产资源占据全国能源总量的45%,其潜在价值超过43万亿元。榆林为此获得了一个雅号:中国的科威特。

2009年,榆林市委书记李金柱透露,未来10年,仅央企,锁定榆林的投资已经不少于8000亿。

偏远、贫困、落后的陕北成了“中国产能第一大市”和“能源新都”———国家“西煤东运”的腹地、“西气东输”的源头、“西电东送”的枢纽,成为21世纪中国重要的能源接续地。在王瑛莲所在的府谷县,仅今年上半年就完成财政总收入31.1亿元,同比增长60.6%,并一举成为2009年“陕西省十强县”之首。

这样的好地方,王瑛莲怎么可能不回来呢?

但是,由于在榆林4.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下面有54%的面积含煤,开采这些地下财富,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地质灾害,赶走居民,掏空长城的根基。

困城

搬得走的是居民

搬不走的是长城

在一些塌陷严重的地区,因煤矿采空区塌陷引发的山体滑坡冲毁了桥梁,撕裂了山坡,甚至有村民“连晚上睡觉也能听到窗上的玻璃嘎嘎作响”。一些危险区被全村迁出

一条条宽阔的柏油路纵横交错,一幢幢新建的高楼拔地而起。7月30日,成都商报记者在神木县城北,看到了神木新村的火热繁忙景象。作为全国产煤第一大县,神木人日夜担心的是随时可能发生的大面积采空塌陷和严重缺水。在一些塌陷严重的地区,因煤矿采空区塌陷引发的山体滑坡冲毁了桥梁,撕裂了山坡,甚至有村民“连晚上睡觉也能听到窗上的玻璃嘎嘎作响”。一些危险区被全村迁出。

煤矿采空区还引发了频繁的地震。2004年,神木县和府谷县一月间曾三次地震,经认定均系典型的煤炭采空区塌陷引起的矿震,其中一次规模竟是全国之最。

“神木县人口37万多人,其中20万在县城,神木新村就要容纳6万人(一说10万人),你可以想想采煤对农村地区的影响。”神木县一位官员说。

不过,家园毁了,居民可以搬迁,但在地表下沉、开裂、塌陷的地方,长城能搬走吗?

2009年,榆林市考古队队长康宁武等人前往神木县城东北约20公里的永兴街道水头沟村考察花墩烽火台时,这里已成了无人区。村民们都因为采空区地质灾害搬迁走了,进村的路都已塌陷。花费了几个小时进村以后,文物工作者们发现:烽火台已开裂。“我们怀疑是采煤引起的破坏。”康宁武说。

在2007年,陕西省长城资源调查工作队就发现有类似的情况。工作队员在府谷县清水乡小南沟看到,一座烽火台已经发生了倾斜。

“有的长城地段去年还在,今年就不一定能看到了。”榆林市一位文物工作者痛惜地说。

7月29日,在府谷县三道沟乡新庙村,成都商报记者还发现采煤对长城带来的另一种形式的破坏。以采煤为主业的陕西三忻集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在这里建厂房时,为平整场地,公然将一段长1公里多的长城用推土机推掉。

“那是在2008年。”一位目睹了长城倒掉现场的村民说,村民们对此非常痛心,但无人敢上前阻拦。村民说,老板是王万东,靠挖煤挣下了不下10亿元的身家。“推倒后有文物部门的人来拍照,还遭到了三忻员工的威胁。”

陕西三忻集团网站的资料显示,榆林此处建设的是年产60万吨半焦煤、10万吨硅铁及2万吨金属镁工程的生产设施。投产后预计年营业收入达5.47亿元,可安排1500多人就业,年上缴税费9800多万元。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yu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