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正文

13岁女孩抓阄故意输 种地卖菜供姐姐考大学

2010年08月26日12:18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13岁女孩抓阄故意输 种地卖菜供姐姐考大学

姐姐胡魁容(左)与妹妹胡魁燕在菜地中除草施肥 首席记者 黄平 摄

  开县一名成绩优异的女孩去年和姐姐抓阄“故意”输了后,除担负起照顾患病双亲和年迈爷爷外,还种地种菜供姐姐念书,用稚嫩双肩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5口之家。她还利用空余时间,打着火把翻山越岭4小时,趴在教室外偷听上课。如今开学在即,看着邻家同龄孩子买回的新书包,19岁的姐姐胡魁容也被重庆师范大学录取,14岁的胡魁燕昨天含泪说:“我好想读书。”

  女孩抬粪种菜双脚打颤

  胡魁燕家住开县中和镇凤顶村,3间土墙瓦房坐落在海拔近1000米的大山顶上。昨天中午,记者赶到了凤顶村,见胡魁燕姐妹俩正在赤脚抬粪给院坝旁的菜地施肥。抬着20多公斤重的猪粪,年幼的胡魁燕双脚打颤,不过两手依然使劲地撑着扁担。

  到了菜地,姐姐胡魁容用锄头给丝瓜、藤菜等除草、松土,妹妹胡魁燕则熟练地从粪桶中用瓢舀出猪粪浇菜。随后,姐妹俩又来到百米外的一片西瓜地里拔草。这片西瓜是胡魁燕今年春节后种下的,现在已是“硕果”累累。胡魁燕说,前几天有人来收瓜,刚卖了100多公斤,每公斤8角钱,最重的约15公斤。胡魁燕掐指算道:丝瓜每公斤卖2元,藤藤菜每公斤卖一元,萝卜每公斤卖1.2元。今年春节后,她靠种这些菜卖钱,供姐姐在开县中学念书。她说,姐姐读的是住校,每逢周末回家,都会和她一起抬粪种菜。

  抓阄上学前夜爸爸流泪

  种完菜,姐妹俩回到家里。记者看到,除了3张床和一台破旧的电视机外,家里再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屋内,坐着她们瘫痪了13年的44岁母亲,还有86岁生活不能自理的爷爷;屋外,44岁的爸爸胡田永坐在院坝里神情落寞。5年前,上山砍柴的他失足摔下山崖,被树枝插进后脑,造成脑萎缩,去年8月中旬彻底丧失劳动能力。胡田永说,当时他的内心在滴血,这个家今后该怎么办啊?

  胡魁容清楚地记得2009年8月17日这天。“我知道爸爸那晚在哭。”胡魁容流着泪说,第二天晚上,爸爸把她和妹妹叫到床前,拉着她们的手含泪说,她俩必须有一人得回家照顾3位亲人。听完爸爸的决定,姐妹俩抱头痛哭。

  中和镇分管教育的副镇长李玖武告诉记者,据他事后了解,当年胡魁燕小学毕业时是全班第二名,她本该到当地三合初中念书,胡魁容的成绩也很优异。那么姐妹俩谁愿回家务农呢?胡田永至今对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他说,当时胡魁燕沉默了一会儿后率先说,“还是我回家吧,姐姐马上念高三了,希望能考上大学,早点走出大山。”

  “不,我是姐姐,还是我回家吧。”胡魁容争执道。见姐妹俩谁也不让谁,胡田永抹了抹泪,“你们抓阄决定吧。”

  妹妹抓阄故意输给姐姐

  胡田永告诉记者,胡魁燕随即转身找来纸和笔,背着他们做了两个纸团。胡魁燕让姐姐先抓,姐姐却让她先抓。争执不下,胡田永“裁决”要大女儿先抓。

  胡魁容说,当她抓阄时,心跳得很厉害。她说,她想把念书的机会让给妹妹。随后,她闭着双眼,随手抓了一个纸团,另一个纸团则被妹妹抓走。在爸爸的催促下,胡魁容打开纸团,上面写着两个字:读书!

  “姐,你安心读书嘛,家里有我呢。”胡魁燕安慰胡魁容,泪流满面的姐妹俩紧紧拥抱在一起。“当时我看到小女儿把自己抓的那个纸团悄悄扔在了墙角,当时我也没多想。”胡田永昨天回忆说,去年下半年开学后不久,有一天他趴在墙角找东西,突然发现了一个纸团。他捡起来一看,上面竟写着“读书”两个字。直到那时,他才明白了一切!

  他含泪把小女儿叫到面前,再三追问后,胡魁燕才终于“供述”了一切。原来,当时她背着爸爸和姐姐,悄悄将两个纸团都写上了“读书”两字,并让姐姐先抓阄,这样姐姐无论抓到哪一个都会是“读书”。

  胡魁容后来回家听爸爸谈起妹妹的这个“秘密”,拉着她的手流泪不已。而为了节约钱给爸爸治病,胡魁容每天晚上不吃饭,下晚自习后,有时实在饥饿难忍,就悄悄用开水冲盐解饿。这个秘密,后来被当时的班主任韦永权无意中发现。如今,姐妹俩所穿的衣服,几乎都是韦老师发动亲朋捐赠的。

  背粪种地还要照顾3位亲人

  抓阄“输”了后,年仅13岁的胡魁燕用稚嫩的双肩撑起了这个5口之家。辍学后,胡魁燕每天清晨6时左右就起床,把早饭做好端到3位亲人床前后,再扛起锄头去干农活。为了给庄稼施肥,年幼力小的胡魁燕找来背篓,在里面放个塑料袋,然后再将猪粪舀进袋中,背到田地里去浇庄稼。“这么小的娃儿就回家背粪种庄稼,我们有时看到都流泪,太可怜了。”63岁的邻居潘宗葵婆婆擦了擦眼泪说。

  据了解,胡魁燕不仅要上山干活,还要养猪,同时又要照顾患病的爸妈和爷爷。“她的脸经常被患有精神病的妈妈打肿。”爸爸胡田永说,他也多次看到妻子打小女儿。胡魁燕告诉记者,被妈妈打肿的脸,有时要痛好几天。

  打火把步行4小时去听课

  胡田永说,去年12月,小女儿看着先前的同班同学都在三合初中住校读书,突然说要到15公里外的三合初中去,想看看同学们读书的样子。随后,她找来竹筒制作了一个简易火把,此后每天清晨6时就悄悄起床,把饭做好后,打着火把出发。步行4小时后,胡魁燕来到三合初中初一年级的教室外,趴在窗户前,眼巴巴地望着老师在里面讲课。教室里,有她曾经熟悉的小学同学。胡田永说,一连10天,小女儿都步行到学校去。

  胡魁燕一位姓李的小学同学说,那段时间经常看到她趴在教室外听课。副镇长李玖武证实,有一次三合初中一名负责人曾说过,时常看到一名女孩趴在教室外听课。

  想打零工供姐姐上大学

  今年8月5日,胡魁容收到了梦寐以求的录取通知书,她考上了重庆师范大学经管学院的公共事业管理专业。“那天下午,她回到家后躺在床上放声痛哭。”爸爸胡田永说,后来得知,她每年的学费和住宿费近6000元。胡魁燕告诉记者,姐姐曾告诉她,想放弃上学,外出打工挣钱,让她重新读书。“姐姐,你一定要读书,我一天一天长大了,我可以到外面去打零工,供你上大学嘛。”妹妹的这番安慰话,让姐姐感动得默默流泪。

  昨天,看到附近同龄人都在为新学期作准备,胡魁燕羡慕地说,她好想读书。她说,她要向姐姐学习,争取考上大学。

  “大家都来帮帮她们吧。”凤顶村党支部书记刘继明昨天称,胡田永家除胡魁容外,其余4人目前都在吃低保,每年有2400元,再加上胡魁燕种的庄稼,全家的日子基本能过。但要让两个孩子都读上书,还需要更多好心人伸出援手。 (重庆商报 首席记者 黄平)(华龙网)

(中国新闻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