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一评 > 正文

业主自治是物业管理立法的基石

2010年09月18日10:56上海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提要:社区的生成本身就是以“非行政化”为其指向的,社区需要的是自治和自理,而不是无缝介入的行政管理。行政权应有所为有所不为,政府也应向“有限政府”、“法治政府”转变。

  9月15日下午,上海市13届人大常委会21次会议分组审议了《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修订草案)》。《草案》中有些内容涉及行政干预引发不少网民的担忧。有代表在审议中表示,“不应过多依靠政府的行政干预”,“更多的还是应引导业主在法律框架内进行自我管理”。

  比如,依《草案》的相关条款,今后,街道镇和居委会将全程介入业主大会筹备。不但建设单位代表、街道镇和居委会代表要加入业主大会筹备组,街道镇代表还要担任这个筹备组的组长。客观地说,街道镇和居委会等参与业主委员会设立的立法是有一定指导意义的,因为在我们的现实中往往会出现因开发商操纵前期物业等问题,造成矛盾激化,而此类问题往往是最基层政府介入后才得以解决的。但我们知道,业主大会是全体业主实行社区自治的最高权力机构,业主大会的筹备当然也应由业主来主导。建设单位、街道镇和居委会与业主及业主大会,并没有隶属关系,也没有任何委托与被委托关系。行政权“全程介入”业主大会筹备,于法无据。在《物权法》和国务院颁行的《物业管理条例》中,均未赋予街道办“全程介入”业主自治之权。对业委会的监督管理,《物业管理条例》也是授予给了“房产行政主管部门”。

  行政权介入业主自治的理由是,“当前业主自我管理意识、法律意识淡薄、能力不强”。这样的认知充满了对公民的不信任。法治的本源,是对公权力的不信任;法治的实质,是规范并限制公权力。行政权——而不是公民自治权——才是立法应规制和防范的对象。

  一直以来,我们的政府是个“全能政府”,行政权无处不在,私权利远未得到尊重。在近32年的改革开放中,我们得出了一条至关重要的经验,那就是应向“有限政府”、“法治政府”转变。行政权应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私权利而言,由于刚从公权力的包揽中挣脱,即便其行使中有一些问题,行政权也理应更多地给予信任、呵护和支持,而不是抱以怀疑、漠视甚至敌视。尊重和引导公民的自理与自治,则能促进公民与政府的合作,进而更有效地建立和维护基层社会秩序。

  至于居委会,本与业委会一样,同为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但在现行的制度运行中,居委会一直扮演着准官方机构的角色,自治色彩十分淡化。业主大会与业委会,恰好承载了在名不符实的居民自治之外实现社会自治的新使命。代表不了当地居民的居委会代表,介入业主大会筹备,名不正、言不顺、理不合。

  中国正置身于一场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熟人社会的渐次解体对社会管理带来的巨大冲击已不断释放出来。城市的社区化又使得解放初期国家费心架构的“单位社会”迅速瓦解,公民对“单位”的人身依附性也越来越少。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政府通过“单位”来管制公民个人的能力已经弱化,街道办、派出所等行政机构,以及居委会等“半官方机构”,对于重新组合的陌生人社区,在管理上也遇到了越来越大的难度。当政府对基层社会秩序的掌控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时,扩张行政权力就成了我们惯于见到的一大立法选择。

  社区的生成本身就是以“非行政化”为其指向的。社区秩序的维系有其不同于计划经济时代或单位社会的新特征。社区需要的是自治和自理,而不是无缝介入的行政管理。也只有当公权学会了尊重私权,当行政权懂得了尊重自治权,我们才有可能看到一个“有限政府”和一个“法治政府”的渐行渐近。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建议立法机关能够重视代表的忧心,并顺应社会的发展,用科学立法和前瞻立法,来为业主自治指引方向。另一方面,业主们也要顺应社会转型的需要,努力提高自治能力,抵御不当干涉,建设和守护和谐社区。

(上海商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