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要闻 > 正文

现代细节里汉唐影子:从金城千里到土颓土颓

2010年10月11日08:52阳光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现代细节里汉唐影子:从金城千里到土颓土颓

■本期主题语

2010年10月1日,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盛大开园,它与“大唐芙蓉园”“曲江遗址公园”“大唐西市”“大唐不夜城”一起,再度将人们最自豪和感怀的唐代记忆带回现实,也仿佛在诉说着所有西安人对于城市复兴,文化复兴,荣耀复兴的殷殷期盼。

截止到10月7日,已经有逾百万游客前往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参观,记者对入园游客进行采访,当被问到 “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最吸引你的是什么”的时候,大多数游客的答案为 “在这里让我感受到了大唐盛世的气息”。

大唐的气息,是别于现代西安的独特气场,正是由于有了盛唐长安的种种辉煌,才有了这个“十三朝古都”遗存到现在的庄重气质,才有了西安的国际形象和吸引力,也才让国际化大都市的梦想之花有了扎根的土壤。

然而,城市综合实力全国排名20以外,经济总量偏小,现代化程度较低,城市建设水平相对落后,市民素质不高,这些种种都让西安——这个和长安仅一字之差的城市,不得不顶着“二线城市”的帽子。

如今,要想再见长安盛景的影子,只能从那些躺着的遗址遗迹中去寻觅,而非站着的这座城市,从“长安”到“西安”,这一段路是这个城市落寞的“沦落之旅”。

从长安到西安,从 “金城千里 ”到 “土颓土颓 ”

走出西安内城的“安定门”,经过红光路,西宝公路,一路向西,在一片村落中,会看见一条南北流向的水流与这条西行之路相会,这条水流的名字叫“沣河”。3000年前,人类文明开化的婴幼儿期,在沣河的东西两侧,营建起了两座颇具规模的城市——酆京和镐京,后来享誉世界的长安城,由此孕育。

公元前202年,秦王朝的权力与奢华象征的阿房宫已成废墟,勇武的西楚霸王也自刎于乌江河畔,唱着“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刘邦走上了历史的舞台,一个大一统的东方帝国逐渐成形,而在这个帝国轰隆运转之前,还差一个最最核心的部件——帝国的中心城市:首都。

这是一场“洛水之滨”和“关中平原”的激烈PK,最终,“长安城”中选了,它之所以会在朝堂一片反对声中击败“洛阳城”胜出,主要在于张良对其的分析评价:“关中左殽函,右陇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地。”于是,长安正式走进了历史发展的主流,并一步一步,随着其背后整个民族国家的强盛,盘踞在世界与时代的中心地带。

“闻道寻源使,从此天路回。”诗圣杜甫在自己的一首诗中这样写道,“寻源使”带着汉天子的威名和对外界的无限遐想与向往,两番颠簸西进,并开通了一条交融东西方文明的“丝绸之路”。正如世界上最伟大的那次地理大发现一样,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促成了哥伦布、达伽马和麦哲伦等探险家对全球世界的探索。地理大发现之后,整个地球顿时亮了起来,而在早于这项人类伟大进程1500余年的时候,东方世界就已经闪着耀目的光芒了,光芒的中心,便是西方世界的人们,向着东方追梦之行的目的地——长安。

公元618年,中国历史走进最鼎盛的时代,李渊建立了一个新的朝代,汉长安城在一段毁灭复兴后,升格为了“唐长安城”,他的子孙们,以此为据点,打造出了一个威震四方,空前强大的帝国,这个帝国的中心,也随即成为了世界的中心,发出号令,接受膜拜。

波斯人派出了自己的王子,来到长安乞求唐王朝的保护和恩惠,同样穿梭于长安城朝堂街坊的,还有突厥来的王子,阿曼来的珠宝商人,日本来的参拜者,新罗来的歌舞伎,回鹘来的高利贷者,印度来的佛教徒,以及可能来自遥远的斯拉夫地区的奴隶。

然而,大唐的绚烂华章落下之后,长安的光辉也一同褪去。

1379年,明太祖朱元璋改置西安府,并在唐长安城皇城的基础上,修建了西安城墙,把这座城市严实地包裹起来,西安之名由此得来。

名字是个符号,又何尝不是命运的映照?从“长安”到“西安”,一字之差,这座城市的历史运程便流转直下。

自此之后,西安的被选择,都是作为中华民族落后于历史发展脚步,又无法抗拒外来先进文明侵袭的退缩固守之地。

李自成曾在此建立大顺政权,却只是昙花一现,满清的铁骑一来,便脆弱地瓦解;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烧了圆明园,洗劫紫禁城,无力反抗的统治者们退守到西安,只是在此静待侵略者获得满足后主动的撤去。

1934年,在一则私人通信中,鲁迅曾写下这么一段话,讲述自己西安之行的体会:“五六年前我为了写关于唐朝的小说,去过长安。到那里一看,想不到连天空都不像唐朝的天空”。因为这里的天空已经完全寻不见旧日的影子,鲁迅便放弃了自己想要在中国社会陷落之时写一部描绘唐朝景象小说的计划,他甚至连小说的名字都想好了。

直到两年后,为促民族团结抗战的“西安事变”才又让这座城市参与到了书写历史的活动中去,体现着尚存于此的历史价值。

贾平凹曾这样说:西京的居民坐拥最丰富的文化遗产,却在某个节点上错过了历史的因缘际会,成为内陆的黄土文明传统的遗民。正因为西京如今连颓废也失去了传承,成为“土颓土颓”的,它所显现的历史的怅惘,还有它承受的时间的断裂,才更令人触目惊心。

来到新的千年,历史的罗盘似乎要转满一周了,随着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在整个全球经济疲软的大背景下,中国的世界角色越来越显著,甚至出现了“G2”(美国和中国)时代到来的声音。且不论那些依旧让人揪心的人均GDP以及悬殊的贫富差距,我们从中国近年越来越频繁地参与国际事务,承担国际义务,积极在全球进行国家形象推广,广建“孔子学院”抢占文化高地,建立国际话语权等种种实际行动和各国反映中,已能看出中国实力的上升和历史主流地位的回归,或许,再现“大唐盛世”已经不远了。

但,在中国这轮红日转过寂静长夜再度升起的时候,晨曦的光芒下,西安的影子却微小并偏居一隅。

当下的中国,政治文化在北京,科技金融在上海,体制创新在苏浙,改革前沿在深圳,国际磁力在香港,思想自由在广州。根据《东方早报》的报道,美国《外交政策》最新一期发布的2010全球城市排名,中国7座城市上榜,与西安同处中国西部内陆的重庆跻身其中,并被认为是“中国新的未来城市”,由此揭开中国城市发展“东渐西进”的序幕。而与重庆不过一小时航程之遥的西安,在中国凯歌高进的新历史时期,站于何地?

我们确有值得骄傲之理由,已经打出国际品牌的“十三朝古都”,有兵马俑,始皇陵,华清池,大雁塔,大明宫,但这些哪个不是祖宗留下的呢?而曾经创造这些奇迹的先辈们,所活跃于内的城市,只有一个名字——“长安”。

杜牧的时代,唐长安城还雄踞世界都城之首,他依旧从秦王朝的废址——阿房宫读出了“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的警示良言。

我们生生站立的这片土地,若依旧沉浸于对往昔的追忆而 “不暇自哀”,或许,我们能拥有的,就只有惆怅中的一声叹息:何处望长安?

西安魅力展示:

文化陕西确定十大标志性文化项目 秦腔杂技列入

经济陕西"十一五"GDP有望达万亿 经济增速接近14%

生活2010年最具幸福感城市 西安再次被幸福“点名”

旅游十一黄金周到达人气城市排行:西安第四位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yu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