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要闻 > 正文

陈绪水回来了伤口基本愈合 不知众人在找他

2010年10月12日07:25西安晚报陈绪水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见到陈绪水,妻子喜极而泣。 记者 翟小雪 摄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回顾:志愿者支援灾区受伤危及生命 拒绝捐助离开

事件回放

【8月30日】本报最先推出报道寻找陈绪水

【8月31日】马红娟才得知丈夫陈绪水受伤,她发短信恳求陈绪水—— “赶快回家吧,看好病才能做更多好事”。

【8月19日】西安、兰州两市文明办致信陈绪水:回来吧,有难我们共承担。当日,本报刊发评论《寻找陈绪水 寻找良知的归宿》。

【9月26日】凌晨4时,已赶至西宁市的马红娟终于拨通丈夫的电话,陈绪水称自己病情已稳定,15天之内就赶回西安。

【10月11日】陈绪水回到西安和家人团聚,在火车站出口受到热烈欢迎。

本版稿件文/记者 王晓英 李媛 图/记者 翟小雪

昨日上午10时45分,西安火车站出站口,拥挤的人流中,终于出现了陈绪水的身影。看见丈夫那一刻,妻子马红娟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在场所有人悬着的心也都放了下来。

8月30日,本报独家报道了陈绪水在玉树受伤后失去联系的消息,随后,还联系兰州当地媒体共同寻找陈绪水,并和雁塔区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一起前往西宁。这一个多月时间里,陈绪水的情况一直牵动着西安市民的心,马红娟也感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怀和温暖。10月7日下午,马红娟接到陈绪水的电话,得知了他要回来的消息。

昨日凌晨4时许,马红娟就起床了,其实她一晚上都没睡着。从4月16日陈绪水离开西安,至今已经6个多月没见着丈夫了。马红娟认真地梳头洗脸,丈夫不在的这几个月里,她大把大把地掉头发。

一直坐到6时许,叫儿子起来,儿子不愿意去上学,说要去接爸爸,马红娟劝说了好长时间,才把儿子送出家门。她赶紧就往长延堡街办走,市文明办、雁塔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约好从这里出发,去火车站接陈绪水回家。

8时30分,他们一行十余人到火车站的时候,陈绪水的好朋友郭卫林和3名志愿者朋友已经在出站口等候了,手捧鲜花的郭卫林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说:“要见到陈大哥了,我刚才专门给他买了一束鲜花。”

在等待的过程中,马红娟始终没有说话,拳头攥得紧紧的,眼眶里总有泪光闪闪。

10时05分,郭卫林拨通了陈绪水的电话,他叮咛陈绪水:“一会出来时走出站口东边的门,人多你别走丢了,我和嫂子在外边等你。”

10时39分,晚点了的列车终于抵达西安。10时45分,一直站在出站口最前边的马红娟突然冲向出站的人流,紧紧抱住了还未走出大门的陈绪水。

陈绪水穿着一件黑色大衣,戴着帽子,胸口佩戴的“西安志愿者”的徽章格外显眼。他精神状态很好,不用拄拐杖也能快速行走。此时的马红娟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回来了就好,回来了我就放心了,所有担心他的人也都能放心了。”

面对这么多人来接他,陈绪水很意外,激动得连连说谢谢。他说,现在身上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希望关心他的人不要再为他担心。

陈绪水离开时带走的18000元只剩下了105元,但是,他所带的行李中多了4面当地居民送给他的锦旗和唐卡,还有5封感谢信,上面写满了感谢他的话语。陈绪水说,送的太多了,没法拿,挑了几个带回来,是个纪念。

坦露心声

对家庭充满愧疚

终于回家了,从到玉树灾区支援到现在,陈绪水已经半年没有见过妻子和两个孩子了。他说,“我对这个家充满了愧疚,以后会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去玉树支援时,陈绪水拿走了家里的积蓄;受重伤时,陈绪水不愿和妻子主动联系。马红娟说,她也曾在心里埋怨过丈夫,但现在丈夫平安回到家里,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陈绪水告诉记者,他之所以不愿和妻子联系,是因为对这个家充满了愧疚。“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忙着在外边做公益,妻子一个人照顾孩子很辛苦。家里的钱被我给灾区捐完了,可妻子还是支持我,陪我走过了这么多年。”陈绪水说,没有妻子的支持,他就不可能做这么多的事情。

“我当时伤得很严重,妻子要是知道肯定会担心。孩子那么小,看见我受伤的样子也会难过的。我是健健康康离开家的,回来时也一定要健健康康。”陈绪水说,“我愧对妻子和孩子,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家庭,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政府援助

街办已安排公益性岗位

昨日,记者获悉,雁塔区长延堡街办已经为陈绪水安排好了公益性岗位。马上又能从事公益性工作,陈绪水激动地说:“谢谢大家对我的关怀,我会好好工作的。”

街办党工委书记周艳利告诉陈绪水,前段时间换届选举时,街办专门为他在电视塔社区安排了一个公益性岗位。周艳利说:“这个岗位主要负责做一些公益性活动,陈绪水才回来,好好休息休息,到医院检查后,身体没有大碍的话,随时都可以上班。”

得知马上就能从事公益性工作,陈绪水高兴地说:“其实我也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我觉得为社会奉献爱心很有价值,我一定会坚持做好这份工作的。”

陈绪水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大家都还在为他的身体状况担忧。目前,长延堡街办已经为陈绪水联系好了一家医院,医院承诺为陈绪水免费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

被恶狗咬伤 回西安途中下车治病 摔坏了手机 一月后才知众人找他

“失踪”之谜

离开西安前往地震灾区救援,志愿者陈绪水“失踪”了。40多天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事?为什么在家人和志愿者的苦苦呼唤中保持沉默?昨日,回到西安的陈绪水向记者讲述了他“失踪”这段时间的经历。

4月16日

离开西安 前往玉树灾区

今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发生地震,当时陈绪水正在西安北郊一家建筑工地打工。从报纸上了解到玉树受灾的情况后,当天他就想着去灾区,但工地上一直没有结算工资。4月16日,他向工地负责人说明情况后,顺利地拿到了6000多元的工资,陈绪水立即回到家拿出家里的存折,从14000元的全部积蓄中取出了12000元。当天,他就坐上了从西安开往玉树灾区的火车。

陈绪水说,到达玉树后,他先在一家学校参与救援工作。看到当地群众受伤严重,他便利用自己有一些医疗知识的特长,组建了“绪水医疗服务队”。他说:“服务队成员大部分都是学医的大学生,我们主要为当地一些受伤较轻的群众处理伤口或者扎针。”他每天睡在随身携带的帐篷里,每天吃方便面和压缩饼干,几乎是24小时工作,只要有伤员,他随叫随到。

在玉树的近4个月的时间,陈绪水就这样过着艰苦又忙碌的生活,直到8月9日那天的一场意外。

8月9日

医疗点外 被6只恶狗咬伤

8月9日下午6时许,陈绪水打扫完医疗点的卫生,将垃圾拿到帐篷外准备倒掉。就在这时,一只流浪狗扑向他,一口咬住了他的左腿。

陈绪水说:“当时血流不止,我疼得受不了,下意识弯下了身子,可刚蹲到地上,5只恶狗又扑向我,我身上的棉袄被狗咬破,背上也被咬得到处是伤。”

昨日,在陈绪水的家里,记者看到,他腿部、胯部、背部的多处伤口仍然清晰可见,他当时所穿的蓝色棉袄上,有6条长长的口子,陈绪水说“这都是被狗咬破的”。

被狗咬伤后,陈绪水用自己学过的医疗知识简单处理了伤口。8月10日他就到当地防疫站打了狂犬疫苗。

他说:“我以为自己处理处理伤口,病情就会有所好转,没想到8月20日左右,伤口里面开始化脓,腿也肿得特别厉害。我疼得实在受不了,8月23日就独自到西宁看病了。”

相关新闻:

妻儿QQ群里传递寻找失踪志愿者消息 儿子盼回家

重病灾区志愿者失踪续 妻子唤丈夫回家(图)

寻找志愿者推测陈绪水已离开兰州 市民自发找人

兰州全城寻找陈绪水 他电话响了一声就挂断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newsf]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