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正文

亲历被音乐弥漫的维也纳

2010年10月26日11:43时尚旅游我要评论(0)
字号:T|T

我们离开萨尔茨堡,乘车经过萨尔茨卡默古特湖区的圣·吉尔根、圣·沃尔夫冈、格蒙登以及林茨—它们都与莫扎特和其他众多音乐家有密切关联—我们乘火车来到维也纳,住进从窗子就能看见史蒂芬大教堂的“史蒂芬广场旁的旅馆(Hotel Am Stephansplatz)”。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今天是一段时间以来第一个好天气,今后连续四天都将如此,我想这是莫扎特给我们带来的好运气吧。

亲历被音乐弥漫的维也纳

第二天清晨,天色有点灰暗,我们决定去远一点的中央公墓祭拜长眠那里的音乐家。因为是周六,又赶在万圣节的前两天,所以往那个方向去的多为携带鲜花松柏花环的扫墓人。中央公墓本来就像花园一样美丽,现在到处都是人,一点也没有墓地的感觉。音乐家集中安葬的区域很容易被找到,从前在画册和书籍上看到的熟悉的墓碑现在十分真实清晰地出现在眼前,贝多芬与舒伯特比肩而立,勃拉姆斯与约翰·施特劳斯为邻,胡戈·沃尔夫与贝多芬背靠背,老约翰·施特劳斯和约瑟夫·兰纳在另一个世界也联手并排,虽然莫扎特的衣冠冢墓碑在这里处于中心位置,我们也为他献了大菊花,但我们还是要到他的葬身之地圣·马克斯公墓祭拜。阿诺德·勋伯格与萨里耶利等其他死于维也纳的音乐家都在另外的区域,他们都曾经为维也纳带来荣耀。

位于三区里贝尔大街(Leberstrae)的圣·马克斯公墓在我看来是一处离天堂最近的墓园,其景色之美,氛围之幽静,墓碑之古朴素雅,都令我在此一再流连,不忍离去。被假定的莫扎特墓显得有点孤独,白色的墓碑和天使塑像似乎与整个墓园的风格有冲突,即便如此,我们面对那低首垂泪的天使,心中仍充满了痛惜天才早逝的哀伤之情。关于莫扎特墓的不确定性,一直流传着有悖历史事实的传说,即因为莫扎特的贫穷,所以只能在一个雨雪交加的夜晚与其他几具尸体一道被草草埋在一个墓坑里,从而导致日后无法确认他下葬的准确位置。符合历史的结论是因为激进的约瑟夫二世的改革法令,不仅更加强化等级制度,要求平民只能葬在城外的平民公墓,而且下葬仪式一律从简,尸体没有棺材,只是裹上亚麻布再撒上生石灰,而且七年后要拣出骨殖另行掩埋,这个墓坑还需被新的尸体再次使用。不独是莫扎特,大多数与他同时代的人,他们在圣·马克斯墓园中的下葬位置也是不确定的。尽管如此,我们仍当慨叹莫扎特命运的不幸,因为就在他下葬不久,新即位的利奥波德二世就宣布废止了这道法令,因为民意从来都把死亡后的来世看得十分重要。按照提前的预订,我们出席了下午三点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一场康塔塔音乐会,指挥是当代最负盛名的巴赫及宗教音乐专家赫尔穆特·利灵,独唱者包括男高音米歇尔·沙德、女低音伊莉斯·维尔米伦这样的大明星,年轻的女高音伊迪克·莱蒙蒂和男低音阿德里安·埃吕德也是最近几年声名鹊起的新秀,登台出镜率极高。最感意外的是,我们居然在这里看到了维也纳童声合唱团,而且有几十人之多,他们在巴赫父子和莫扎特的三部作品中担任了整个女声声部。原本打算在以后的日程中安排去宫廷小教堂专门听一场他们唱的弥撒,而在那里的演唱每次都不超过10 个人,还要赶早排队,旺季时更需提前几天预约。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tour]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