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正文

葛优:所有的戏都在床上想出来 影帝已不重要

2010年11月10日03:35新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京报11月10日报道 2010年贺岁档。大导演陈凯歌、姜文、冯小刚在12月不期而遇,三雄争霸,硝烟四起。《赵氏孤儿》《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每一部都制作精良、大牌云集。“贺岁档史上最惨烈的厮杀”———业内人士如此来形容这场大战。其实在这场战役中,最幸福的是观众,因为可以看到好看的电影。自今天起,本报将陆续推出“大腕贺岁”系列对话,采访对象除了三位导演,还包括他们每位手中的王牌大将。而打响头炮的当属今年贺岁档“第一男主角”葛优。

记者与葛优“葛大爷”相识已有五年,亲眼见过他的很多小事,这些印象,很好解读了一个演员平易近人的含义。

上一张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谈个人风格】

想演英雄的心我现在也有

你说演一悲剧吧,观众看的时候没声,你说这是成功还是不成功啊?但演一喜剧现场没笑声,就瞎了。我演的喜剧多数不是胳肢人的,还有点小伤感在里面。真说那种胳肢人的戏,我还真不会演。

新京报:你的表演非常亲切自然,你的每个动作、表情是经过设计的吗?

葛优:有人问过我,比如说一个你拿着打火机看外面的镜头,你之前想了很多觉得这个好,那你要是拍十条是不是都这样?我说都这样。人家说不应该啊,你应该换一个啊。为什么要换?我已经琢磨过了,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啊,所以你是一定有设计的。

新京报:虽然你以喜剧成名,但是这些年你一直都在尝试别的题材类型,不想一直演喜剧吧,哪怕有些片子并不成功。

葛优:对。其实那些戏在表演上没什么,突破什么的都算不上,就是想尝试不同类型风格的戏。不过当时也没想到失败,谁会拍一戏冲着失败去啊,那就是说赶上了。但是这事回头一说,我敢实验啊,我敢尝试啊,然后自圆其说,尝试就有失败啊,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笑)。

新京报:喜剧演烦了吗?

葛优:我没有,真没有。你说演一悲剧吧,观众看的时候没声,你说这是成功还是不成功啊?但演一喜剧现场没笑声,就瞎了。我演的喜剧多数不是胳肢人的,还有点小伤感在里面。真说那种胳肢人的戏,我还真不会演。

新京报:你觉得观众喜欢你,跟你的形象有关系吗?

葛优:哈哈,我觉得有可能。没黄晓明精神,也没胡军那种男子气。我觉得还是我演的人物很让观众喜欢,很实在,而且可信。

新京报:男人都有英雄情结,你就没想过演一英雄?

葛优:我长这样啊,演王成、李向阳那些人不太可能。想演英雄的心我现在也有,但是得想想这是个什么样的英雄。英雄就是在关键时刻别人都不敢去的时候他去干这事,但是你要先把他演成是一个人。要让我演我可能会演成那样,就是看见大美妞他也得回头,嘣,撞电线杆上了,眼睛紫了,人家问你这是被人打了?我说不是,我是刚看一(个)女的结果撞电线杆上了。他可能第二天还会干英雄的事,但这眼睛紫了还真是因为一(个)女的,是不是这种可能会更有意思啊?

【谈入行】

本性不是做演员的料

你让我自娱自乐行,当众可不敢表演,但是那时候又有那欲望,我在学校是文艺宣传队的,有时候还跳一跳群舞。

新京报:你从小喜欢模仿别人演戏吗?

葛优:模仿啊,我幼儿园的时候的模仿我现在都能想起来。一帮人,男男女女,组成解放军,啪啪打仗,胳膊上还系条毛巾,这是受了伤。有一次在农村,跑到一土坎儿那,拿着假枪假刀,对面没人,我还瞄着,嘴里啪啪出声,打完了还扬土制造战场的硝烟,还躲子弹呢(比划着,大笑)。不过那个时候我演的都是解放军,还没演坏人。后来开始模仿我们家老爷子,在家拿着战刀演日本鬼子。

新京报:你要报考表演专业可把家里人吓了一大跳。

葛优:你让我自娱自乐行,当众可不敢表演,就连做操,前面坐着家长我都不敢看人。上学发言时我都是最后那两三个,声音特别小,那叫一害怕。但是那时候又有那欲望,我在学校是文艺宣传队的,有时候还跳一跳群舞,还上台独奏过二胡呢。你搁现在,见人多我还是怵,这是本能,确实不是做演员的料。

新京报:那报考时还那么坚定?

葛优:喜欢啊。还有一个就是心里觉得这事简单,干别的还得学这学那,不过首先就是受到老爷子的影响。他在演戏的时候经常把戏服穿回家,就变了一人,《小兵张嘎》的时候,他穿着一身日本军服,带着刀和枪就回来了,头发也秃了,实际上是戴了一头套。我那时才五岁,记得还玩了他的枪。

新京报:考了两个学校都没考上,对你打击大吗?

葛优:考多了,不只两个。打击肯定有,但不是灭顶那种。当时考了一圈都没戏,其实我已经准备回去了,还喂着猪呢。当工人呗,反正我也没觉得自己在表演上是特能的一人。没想到当天晚上,我爸一同事说全总文工团招生呢,有人,就这么着,特巧,就去了。

【谈票房】

拍电影没人看,你干吗

专干小众电影,只要你愿意,可以啊,但是你别拍小众电影要大众电影的票房,别拧。

新京报:你觉得票房重要吗?

葛优:不是重要不重要的事儿,你拍一电影没人看,你干吗啊。

新京报:你红了20年,历经了中国电影多个重要的转型变革期,不能简单用幸运来说明一切吧?

葛优:运气是什么啊,是机会碰上了你的努力。其实这事有好多因素,其中一个就是形象。别看我形象不济啊,但还是要看作品的材料,有时候剧本需要这种材料,这就是运气了。

新京报:你从来都不上综艺节目,平时做采访也很少,为什么?

葛优:不是因为电影的事,采访就算了,因为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会说了。我以前还想过,电影拍完不做宣传,直接贴一大海报,现在根本不可能,大家觉得我的想法很天真。

新京报:你很在乎观众。

葛优:在乎,可是谁不在乎?但是你说在乎吧,跟年轻导演拍几部戏也没成。(意指观众口碑不太好)

新京报:有人会说不是戏不好,是观众的素质低。

葛优:不行。(为人民服务的态度果然很端正。)端正,你说你有限的这些年干点什么啊,专干小众电影,只要你愿意,可以啊,但是你别拍小众电影要大众电影的票房,别拧。

刘嘉玲自曝与张曼玉抢戏 激情戏"吃死"葛优

点击浏览更多娱乐新闻 / 点击欣赏更多明星精美写真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