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空调拆卸工4楼坠亡 当事公司称不认识他(图)

2010年11月13日04:05华西都市报罗琴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死者妻子悲痛不已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搬家公司向中间人提供信息,由中间人找人装卸;出事工人未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自称搬家公司委托人的陈先生说,如果客户有装卸空调需要,搬家队会向中间人提供信息,由中间人在外找人来装卸。邓小刚并不是搬家队的员工,但“我们愿意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赔偿,当然,当事者愿意走司法角度,我们也按法律规章办事。”

11月10日下午,36岁的邓小刚在跟随搬家公司入户拆卸空调时,从4楼坠亡。事后,邓小刚的家人找到当事成都全兴搬家服务公司,得到了负责人“认都不认识邓小刚”的说法。原来,邓小刚并未与该搬家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不仅如此,该公司大部分员工都未签订劳动合同。

记者调查了解到,空调拆卸是搬家业务中高风险低收益的业务,大多数由个体工商户组建的搬家队将此业务“外包”,由中间人在外找工人承接。由此带来了空调拆卸工出现安全事故后,屡屡索赔无门的情况。

对此,多家搬家队负责人表示,行业竞争激烈,这种行业“潜规则”已成惯例。

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文说,这种“潜规则”过于短视,将搬家公司和员工同时置于“高风险”中,双双成为受害者。

事发过程

拆卸空调工人从4楼坠下

11月10日下午3点,大石西路13号小区。家住小区4楼的林先生请来了成都全兴搬家服务公司搬家,4名穿着工作服的搬运工首先上门,2名拆卸空调的工人随后赶到。

装卸工李双林是邓小刚的搭档。他说,两人作业前拴好了安全绳,各自系在绳子的两端,绳子的中间段扔在屋内,由一名女工踩着。在拆第2台空调挂机时,在窗外阳台作业的邓小刚无法拆下螺丝,李双林随后从屋内跨到屋外帮忙,两人双双站立在仅容双足的阳台上。因空间狭小,正当李双林准备拆第3颗螺丝时,邓小刚提出返回屋内。

为了让邓小刚从自己身前通过进入屋内,李双林下意识双手攀上正在拆卸的挂机,惨剧瞬间发生。松动的挂机无法承重,骤然脱离墙面,李双林和邓小刚犹如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蚱蜢,双双仰面下跌。

屋内的女工意识到不妙,紧紧踩住安全绳,这让拴在绳子前端的李双林逃过一劫,安全绳拉直后,他落到了3楼平台。邓小刚却快速下滑,径直落到了地面,只剩下那条从他腰间松动的绳索,晃荡在2楼平台。

搬家公司

不认识坠亡工人

事后,邓小刚被送往华西医院,遗憾的是当晚12点过,抢救无效身亡。当晚,当事搬家公司的负责人王秀英前往医院探视,但并未垫付医药费。

前日,邓小刚的家人从资中赶来后找到王秀英,双方未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昨日上午,邓小刚的妻子、大哥和父亲再次来到位于高新区的全兴搬家公司。这家搬家队位于高新区天仁南街的一小区内,一套3室1厅的房屋内,放着8个上下铺的铁床,20多名工人在这里吃住。

上午11点,一名自称公司委托人的陈姓男子匆匆赶到。陈先生说,负责人王秀英是个体商户,她名下的全兴搬家队营业了10多年,这次意外出现后,王秀英表示“认都不认识邓小刚”,“搬家队只有搬运工和司机两个工种,没有空调装卸工”。

陈先生说,如果客户有装卸空调需要,搬家队会向中间人提供信息,由中间人在外找人来装卸。邓小刚并不是搬家队的员工,但“我们愿意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赔偿,当然,当事者愿意走司法角度,我们也按法律规章办事。”

中间人

装卸工只赚材料费

李武林(音)是全兴搬家队空调装卸业务的中间介绍人。他说,他和王秀英认识多年,两人7年前签订过合作协议,约定王秀英向他提供业务信息,装卸工向搬家队返全部的拆卸费和安装费以及部分材料费。

“邓小刚是今年3月开始加入的。”李武林说,他的3个亲兄弟常年承接这项业务,邓小刚是生手,年前跟着他的3个兄弟当了2个月学徒。如今,邓小刚意外身亡,李武林也很歉意。他说自己做中间人纯粹是帮干忙,愿意从人道主义适当赔偿。

“搬家行业竞争激烈,空调装卸工接一单活儿,只能赚取材料费。”李武林说,如果客户不重新安装空调的话,装卸工就一分钱赚不到,“装卸费全部要放给搬家队,就算这样,也有人愿意干。”

搬家行业

多不和员工签合同买保险

同样拥有一家搬家队的个体商户刘先生说,据他所知,成都仅有10%的搬家队叫公司,还有40%的是个体工商户,俗称“搬家队”,其中甚至混杂着连营业执照也没有的“黑搬家队”。

在这种情况下,仅有正规公司会和员工签订合同,为员工购买保险,“其他的小搬家队,面临着人员流动大的问题,想买保险也不现实。”

在全兴搬家队工作的吴师傅说,负责人曾为他购买了综合保险。但他把保险退了,“我每个月工资才1000多元,买保险就是100元,也不晓得能干好久,买来做啥子嘛?”

在邓小刚的家属和陈先生协商过程中,同样拥有一家搬家队的刘先生说,去年,他外包空调业务时也出了事故,一名装卸工摔成9级伤残。

刘先生自称得到了教训,“现在我都给员工买了保险,不属于公司的装卸工,也劝他们自己买一份。”

律师说法

为规避风险逃避合同手续无一方受益

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李文说,上述案例中,邓小刚和全兴搬家队存在“事实用工”关系。

这是依据两个要件确定的,第一,邓小刚的工作与搬家公司的业务存在直接联系,客户在默认他是搬家队用工后,才允许他进入室内作业;第二,搬家队客观上从邓小刚的用工中得到实际利益,即返还的安装费和材料费折扣等。

李文说,双方既然存在事实用

工关系,那么搬家队理应承担相应责任。但邓小刚未与搬家队签订合同,也未购买保险,则无法认定为工伤。这意味着,邓小刚无法获得工伤基金,搬家队也将成为唯一的赔偿方,面临高额赔偿金。双方为了规避风险逃避合同手续,结果却各自承担了更高的风险,无一方受益。

华西都市报记者罗琴摄影刘亮

(华西都市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news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