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我国私人飞机频繁"黑飞" 成各地不明飞行物

2010年12月07日00:03中国日报网王颖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日报网消息:英文《中国日报》12月7日报道:七月,一个酷热难耐的夏夜,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候机大厅的人群中突然出现一阵骚动,“天上有UFO!”这一爆炸性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家争相向窗外眺望。很快,这个不明飞行物消失在天际,但人们对它的兴趣并非减少,网上论坛、新闻媒体都纷纷跟进。

可是,就在大家发挥想象,准备迎接外星人光临中国的时候,官方向公众通报说这其实是一次未经登记的飞行,俗称“黑飞”。

在中国,任何未取得民航总局许可的飞行都是不允许的,但是一些私人飞机的拥有者却耐不住寂寞,他们年轻、富有、有想象力,更有挑战现有“陈旧之规”的魄力。

“其实,中国大陆上空出现的不明飞行物是私人飞机,只是因为没有向官方登记,”一名知情者告诉记者。

虽然有消息称中国将进一步开放飞行限制,但专家警告说频繁的“黑飞”活动只会造成航空管理的混乱,有时甚至是灾难。

从今年六月开始,中国各地的上空已经出现过至少九次不明飞行物,包括湖南、云南、四川、山西、山东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七月,某不明飞行物让超过20架航班滞留在杭州机场;9月11号,内蒙古包头二里半机场也因某不明飞行物而影响飞机起降。

专家说,每次“黑飞”将面临最高1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但这笔钱似乎还不足以减弱中国新贵们争先恐后一飞冲天的兴趣。

温州人许伟杰今年32岁,自从2004年在飞行员驾校经过培训后,他一直在从事私飞活动。他说每年会花200小时飞行,但很少向官方提前通报飞行。

“我很多飞机的型号,像轻量运动型飞机,在中国根本不允许上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我一般到遥远的地方试飞,”他说。许伟杰目前有10架飞机和一架蜂鸟260L直升机。“我挑战这些规定也是为了引起官方的注意,希望对现有规定能做些修正,”他说道。

管洪胜今年四十四岁,他在温州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从事服装、鞋帽、建筑材料的进出口工作。他也认为“黑飞”事件就是为了对抗现在的“过时规定”。

一般来说,为了保证飞行安全,飞行器必须事先向民航总局登记,经由官方检查是否符合在中国上空飞行的条件。飞行员也必须在每次飞行前上交飞行计划,比如时间与路线。

管洪胜自己有五架飞机,三架在中国,另两架托管在美国。管洪胜兼任温州鹿城海陆空俱乐部副会长一职,他抱怨说申请飞行的程序非常复杂,常常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费用甚至比每次私飞的罚单更高。

“三月,我们俱乐部没有向民航总局登记就飞了两架罗特威 Exec 162F型直升机,飞行超过了20分钟。后来,浙江民航浙江监管局罚了我们两万元。”管洪胜说他们的俱乐部有100多名会员,其中百分之八十是温州当地的“富二代”

通常来说,申请飞行的手续根据飞行线路以及所涉及的航区而略有不同。同一空管区的飞行一个工作日就可以完成审批,而跨空管区的飞行则需要约一周的时间。同样的,申请费用也会根据航线和空管区的变化而有所不同。例如申请从西安飞到上海,所需费用在1000元左右,同时因为行程跨航区,所以申请过程需要约一周。

“总需要有人来挑战现有的规定,我愿意在这方面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管洪胜说。

然而,西安中飞航空俱乐部的市场总监易红认为现行的限制对于预防潜在的航空事故很有必要。

“如果在机场附近发现不明飞行物,空管部门将不得不推迟或暂停所有民航航班的起飞和降落以防止在空中发现碰撞事件,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易红说。

对于像许伟杰和管洪胜这样的飞行爱好者而言希望之窗已经打开。上月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颁布了关于逐步开放低空的意见,旨在中国的通用航空。

这一建议意味着相关部门将逐步放宽现有的对私人飞机在1000米以下空中飞行的限制。

通用航空是指使用民用航空器从事公共航空运输以外的民用航空活动,包括从事工业、农业、林业、渔业和建筑业的作业飞行以及医疗卫生、抢险救灾、气象探测、海洋监测、科学实验、教育训练、文化体育等方面的飞行活动。通用航空可以是公务航班、不定期航班、私人航班、飞行训练、降落伞、热气球、滑翔飞行、空中摄影、救护航班、特技飞行、空中巡逻警察或森林消防员。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王斌说,他在义乌经营一家装饰材料公司,“我对此非常期待。”

这位义乌商人于2006年在美国客户的建议下从法国买了第一架飞机。然而直至2007年底,加上维护、保养和每年400万元的托管费用,王斌的这架飞机已经花费达2000万元,而他只在义乌和东阳的上空飞过几圈,飞行时间总共36小时。

业内人士表示欢迎政府的这一决定,有些乐观的人甚至觉得这将带来中国的下一个经济增长点。

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纪工委书记张炎告诉中国日报,在美国,通用航空业非常发达,大概有19000座机场,59万飞行员和22万架飞机。相比之下,中国的通用航空业目前仅有不到1000架飞机、2000名飞行员和300座机场。另一差距是飞机的私有化对比,美国百分之六十的飞机为私人所有,而中国的比例仅为百分之二十。

“每年,美国的通用航空业将带来1500亿的收入,占到全国国家生产总值的近百分之二,”张炎说。

“其实,中美的差距恰恰说明中国在低空飞行方面存在巨大的商机,它有可能成为拉动下一叔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张炎说。张同时是西安西北通用航空协会会长。

他解释说,通用航空业可能是投入产出比例最高的一个行业,每一元钱的投入会最多产生10元的回报,而汽车制造业中这一比例仅为1比4。

大力发展通用航空业的另一好处是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该行业的每个工作会产生12个新的工作,因为它的产业链很长,包括飞机及零部件制造,销售,飞机保养与维修,飞机行培训等。

中原证券航空分析师路永光告诉中国日报说,私人航空服务的需求增长极快,但要进一步发展通用航空业,政策松绑是不可避免的。

张炎说:“在我的印象中,除了中国,还没有哪个国家会对低空飞行有限制。现在,通用航空业发展得很快,所以开放低空是大势所趋,不过,在发展的过程中,也要注意科学严格的管理。

一些投资者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一领域所蕴含的巨大商机,并开始行动起来。

在学习和比较了中外通用航空市场特点之后,牛衍凯在浙江平湖成立了九龙山航空俱乐部。“第一阶段,我们会投资六千万人民币在浙江九龙山机场,之后,我们会招收直升机飞机员,提供探险服务,”他说目前俱乐部也在和美国的一些合作伙伴商谈引入更多的硬件设备。

张峰是飞机拥有者和驾驶员协会(中国分会)负责人,他说中国目前有30多个注册飞行俱乐部,但还有更多未向官方注册的飞行俱乐部。他说中国应该鼓励民间利用这次政策松绑来发展通用航空业。包括提升地面基础设施的建设,飞行管理系统和飞行员培训。

九月份,美国波音公司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中国在未来20年将需要70600 名飞行员和 96400名机组人员。

许伟杰说未来会有更多的人自己驾驶飞机驶向蓝天。“我觉得每个人都有飞翔的愿望,这好比人类一次次冲破自身极限到达更高境界的奥林匹克精神,”他说,当你亲自驾驶飞机飞向空中的时候,那种兴奋的感觉是不可替代的。(中国日报记者 王颖 上海记者 虞然 对本文亦有贡献)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news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