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湖南武冈要求市民限时倒垃圾 法学硕士质疑

2010年12月09日11:44法制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0年8月,崀山“申遗”成功。此举,不仅让新宁县看到了美好的发展前景,周边的城市也跃跃欲试,想从崀山这个世界自然遗产名号带来的无限商机中分得一杯羹,其中武冈市也在其列。

武冈市与新宁县相邻,同属邵阳市。崀山“申遗”成功后,武冈市政府提出,要把武冈打造成崀山的“后花园”,“让游客玩在崀山,消费在武冈”。一个决策由此而生——把武冈打造成湖南省级卫生城市。

2010年10月19日,武冈市人民政府颁布了《关于整治城区市容环境卫生和交通秩序的通告》(武政通字[2010年8号])(以下简称《通告》)。并拟从2011年始,在全年3个多亿的财政收入里,拿出1.2个亿来投入创卫。《通告》一出,如火如荼的创建工作在受到市民好评的同时,也夹杂着不同的声音,“凭什么要限定时间、地点倒垃圾?”“所有手续齐全的摩托车凭什么要禁行?”市民质疑。

湘潭大学4名法学硕士研究生联名向邵阳市法制办发出了规范性文件审查申请书,申请对武冈市政府制定、颁布的《通告》的相关条款予以撤销。目前,邵阳市法制办对此高度重视,已受理申请书,并已启动审查程序。

对于主街道限时禁行摩托车和限时限点投放垃圾等相关问题,武冈市法制办主任刘怡高回应,“虽在细节上可能存在些问题,但是大的原则肯定没有问题。”

“政府无权规定 我倒垃圾时间”

11月28日,邵阳武冈市,各个街道、要道口或站着身穿黄色马褂的劝导员。

市民周华(化名)系政府某科局下属机构的工作人员,每个月800多元的收入,注定了他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为摩托车。

周华介绍,武冈市区自10月初开展创卫以来,最明显的改变是城区卫生状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垃圾肆意堆放,随处可见生活垃圾、市场废旧物随手丢弃,尤其是在夏季气温高时,水果之类的垃圾发酵、腐烂,发出恶臭,严重影响了居民的生活质量。

“从10月开始,政府聘请了一些卫生监督保洁员,对城区卫生进行规范,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周华称,政府为了改善城市卫生状况,是为了创建省级卫生城市做准备。

谈及城区卫生状况的快速改变,一位小卖店老板也是赞口不绝,“以前的卫生状况,让外来人一看就会感觉这个城市品位不高,现在好了,卫生状况改善后,市民生活质量也相应提高了。”但这位老板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几个月后,我们倒垃圾没有按时、按点都可能被罚款”。

小卖店老板担忧的依据是《通告》中的第一条“城区居民生活垃圾必须在规定时间(晚上7:00以后,早晨7:00以前)投放到指定的垃圾容器或收集场所,单位生活垃圾必须倒入垃圾围或垃圾容器,严禁随意倾倒、抛洒、堆放。违者,对个人每次罚款20-50元,对单位每次罚款200-500元。”

小卖部老板的担忧,成了多数市民的担忧。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多数市民对此条款提出了质疑,“政府可以规定倒放垃圾的地点或者容器,但有什么理由规定倒放的时间?”“假如早上和晚上刮风下雨,中午艳阳高照,还不准我中午出去倒垃圾了?”

周华还有一个担忧,自己驾驶证照齐全的摩托车上班时,必须得绕道行使,否则将会被罚款。这一担忧来自《通告》第十六条“在城区主要街道实行摩托车(包括助力车、电动车)限时禁止通行。”

据悉,目前武冈市区约有15万人口,其中有5000左右市民从事摩托车营运;约2万人以摩托车为主要交通工具。

崀山“申遗”后的政绩冲动

“武冈准备用三年时间创卫。从9月开始,政府拨款3000万;从明年起,拟从3.3亿的年财政收入内拨款1.2亿投入创建。”武冈市创卫办负责人刘某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提出创卫的初衷之一,就是想利用地理优势从崀山这个世界自然遗产名号带来的无限商机中分得一杯羹。

一辆市区的士司机告诉记者,的士司机大多赞成禁摩。目前市区内的士只有150多台,而摩的有5000台,大街小巷,无处不在,“最可恨的是,这些摩的司机根本就不管交通规则。”从交警部门数据显示,武冈市区的多半交通事故与摩托车有关。

为了创卫,武冈市政府专门成立了“武冈市创建省级卫生城市工作协调领导小组”(下文简称“创卫办”),拟向邵阳市编委申请批准为常设机构,为正科级。

刘某此前为某乡镇党委书记,调任创卫办副主任(主任由市领导兼任)被同僚称为领导委以重任。刘某介绍,目前武冈市上下的工作核心就是创卫,并相继为此出台了一系列措施。

创卫的首要任务就是整治城区的市容环境卫生和交通秩序。为此,武冈市人民政府于2010年10月19日下发了关于整治城区市容环境卫生和交通秩序的通告。《通告》下发后,政府相关部门聘请了专职的交通劝导员和卫生监督保洁员,对《通告》上相关条款进行监管和落实。

谈及武冈创卫的初衷,刘某称,崀山“申遗”成功后,游客大增。出于区位优势的考虑,市委、政府决策,拟将武冈打造成为崀山的“后花园”,“让游客玩在崀山,消费在武冈”。同时,将城市卫生搞好了,也将成为武冈招商引资的亮点。

“目前,邵阳好几个下属县都在创卫,我们压力很大,但也信心十足。”刘介绍,为了表决心,市里主要领导曾在干部会议上立下了军令状。

“对于一个未来前景尚不明朗的举措,进行这么大的投入,是不是太过于冒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武冈市政府离休干部如此评价政府的创卫工作。

来自法学院的质疑

“武冈市政府制定的《通告》第十六条规定在城区主要街道实行禁止摩托车、助力车、电动车通行,并对违反者进行行政罚款,违背了《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法》、《行政许可法》、《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湖南省规范行政裁量权办法》等,应予以撤销。”湘潭大学法学院以彭超、苏静、李新芳、杨艳等四名研究生为代表,公开质疑《通告》的合法性。

彭超认为,政府单独采取“限摩”,而不限制其他机动车,有“嫌贫爱富”之嫌。《道路交通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采取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该法律条文只是允许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进行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这些措施都是道路和交通流量具体情况下的临时行为。交通流量发生变化之后,临时措施也应随之变化,因此该法律条文决不允许在整个城区都实施禁行令。

《通告》长期在城区主要干道实施“禁摩令”,显然超越了临时措施的范畴,违背了《道路交通法》的明文规定,应予以撤销。

“禁摩事关成千上万摩托车主的切身利益,稍有不慎,就会影响社会的稳定大局。郴州千人散步的事件就是例子。”杨艳称,株洲、湘潭曾拟定禁摩,但是经过听证会或征求民意后,就放弃了禁摩,“武冈市人民政府在出台规范性文件之前,没有依法召开听证会,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问题。”

“在主城区笼统地禁止摩托车行驶是典型的‘措施过当’。”苏静和李新芳表示,《湖南省规范行政裁量权办法》第九条规定:“行政机关行使行政裁量权应当遵守下列一般规则:所采取的措施和手段必要,可以采取多种方式实现行政目的的,应当选择对当事人权益损害最小的方式,对当事人造成的损害不得与所保护的法定利益显失均衡。”因此,行政机关进行交通管理决策时,应根据程度轻重,逐级采取“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而不是不考虑具体情况的轻重程度,一概采取禁止通行的措施。

目前,湘潭大学法学院的四名研究生已经向邵阳市政府法制办书面提出对《通告》中的相关条款的审查申请。

据悉,近年来,在尝试规范政府行为上,湘潭大学法学院师生持续发力,先后有废除“驾考合一”制度、删除“身高歧视”、挑战“出租车特许经营”、质疑“国家药监局医院自制医用氧红头文件”、取消“夫妻投靠户口不合理条件”、申请“湘潭市两大职能部门公开财政预算与决算”等成功案例在全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力,为法学界所赞道。

“摸着石头过河, 难免出错”

“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难免出错。”武冈市法制办主任刘怡高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刘怡高在调任法制办主任前,在法院工作,是一名老法律工作者。对于主街道限时禁行摩托车和限时限点投放垃圾等相关问题,他称,“虽在细节上可能存在些问题,但是大的原则肯定没有问题。”

对于“主街道限时禁行摩托车”问题上,刘表示,武冈市政府的《通告》是有法可循的,“《中国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采取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

而就“限时限点投放垃圾”问题,刘表示依据为,《国务院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第四章罚则的规定“不按规定的时间、地点、方式,倾倒垃圾、粪便的”。

刘怡高介绍,在禁摩过程中,事实上政府已经作出了让步,起初是准备全城禁摩,之后拟4条主干道禁摩,到目前实施的是对2条主干道进行限时禁行,而且将会在本月的12月8日进行城区交通秩序听证会。

12月1日,按照《通告》上的相关规定,主城区主干道摩托车的限时禁行的禁令如期而至。

当日清晨,记者在被禁行的解放路和都梁路上看到,各个路口站满了前来疏导交通的交警和交通劝导员,其间还有不少志愿者在发放《武冈城区摩托车绕行示意图》。

在都梁路口,一位被交警指挥绕行的摩托车车主扯开嗓子争辩:“凭什么说交通拥挤是摩托车的错,小车比摩托车占据的路面宽多了!”

12月2日,《法制周报》记者在邵阳市政府法制办了解到,法制办已经收到湘潭大学研究生研究生书面提出对相关条文的审查申请。“邵阳市法制办对此事高度重视”,工作人员介绍,目前,邵阳市法制办对武冈市政府颁发的《通告》启动审查程序,将会在30天内作出处理,“暂时不便对武冈市政府这个规范性文件进行评价”。

湖南省法学会程序法学研究会会长、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表示,湘潭大学4名法学硕士对武冈政府的这次质询,事实上是促进政府遵循规范性文件制订的相关程序。“武冈市政府在实施之后再举行听证,本身就和《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的要求相背离,是一种先下手、再给说法、随时准备付学费的行为”。

黄捷认为,规范性文件的颁布,不论内容或形式皆应当遵循《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的要求。如果地方政府不能严格响应和遵守,则意味着对该法规有所保留和抵触。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