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复旦学生在黄山遇险获救事件始末

2010年12月23日11:13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复旦学生在黄山遇险获救事件始末

复旦学子悼念黄山遇难民警

本报记者 龙婧 实习生 路琳娜 发自上海

死神来得猝不及防。

12月13日,一支由复旦大学生、校友和校外人员组成的18人探险队,在黄山登山探险时迷路报警,在搜寻归来途中,黄山风景区公安局民警张海宁不幸坠崖牺牲。

张宁海牺牲后,媒体和公众陆续质疑队员对牺牲民警过于冷漠,而随后网上曝出的“复旦媒体公关”等各种言论,让此事件迅速升级,最终演变成了“黄山门”。

复旦学生黄山遇险

在登山队领队侯盼的记忆中,他们大约是凌晨2点听到搜救队的声音。那时,他们已经在翡翠谷被困了7个小时。

这支登山队一共有18人,10名男生,8名女生。7人有10次以上的户外探险经验,7人有1次以上户外活动经验,4人没有经验。他们同样是在复旦BBS上看到信息,报名拼团的。因都曾属复旦登山协会,大部分人彼此认识。

按照计划,他们将穿越黄山东海大峡谷。这是一处没有开发的景区,但对驴友来说,却是一条比较成熟的户外路线。2009年5月,复旦登协曾经组织一支28人的队伍,在有向导的情况下穿越了这个大峡谷。

侯盼说,这次队伍里有参加过那次穿越的队员,他们还带了GPS、等高线地图等装备,队伍里又有测绘地图的专业人员,而以前穿越过的老队员给过他们攻略,这让他们最终决定无向导穿越。

一切都很顺利。虽然到达后(12月11日)当天下午GPS就因落水不得不关机,但他们还是凭借指南针和地图,顺利抵达了计划露营的通天塘营地。侯盼说,12日凌晨,黄山下起了小雨,这让雾变得大了很多,因为分辨不出山形,又没有GPS,队员们在越过一个高地后下到山谷,开始分不清方向。

GPS被重新打开,定位却出现了100米的偏差,队伍开始偏离原定路线。到了下午4点,侯盼跟探路的领队在如何前进路线上发生分歧,而队员在得知今晚走不出大峡谷时,也开始变得焦急,有人提出要报警。

侯盼说,关于报警,队伍里也有人反对,但当探路的队员表示,体力透支且有失温的情况发生后,他最终也投了赞成票。

“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信号,时断时续。”登山队队员施承祖回忆,报警是大家一致同意的,当时电话不能打出去,他们一群人轮流往外发短信,都没有回音,而他用手机给自己姨父发出去两条,都被收到了。

施承祖的姨父报了警,上海警方联系了黄山警方。最终,黄山方面出动了一个230人的救援团,开始搜救。

尽管在求救信息里附上了坐标,但队员所处的云谷寺一号地区,由于过于偏僻,加上天黑雨大,到了凌晨2点,才被救援队伍找到。

救援民警坠崖牺牲

队员们开始一个个随着民警走出去,张宁海在旁边打着手电探路。侯盼最后一个离开,他走出不到5分钟,听到后面有人喊“有人掉下去了”。

掉下去的是张宁海,黄山景区一个25岁的民警。当时,他正拿着手电,给往下撤的队员照明,在一个湿滑草地,他脚一滑。在旁边的人,只来得及看见电筒翻滚而出的光线。

有人掉下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队伍,侯盼说他赶紧冲到前面,这时已经有消防队员拿着绳子下去了。他听到有喊声从下面传来:“是个警察,有警号。”那声音顿了顿:“用手拍他的脸,已经没反应了。”

张宁海掉下去的消息,负责压队的唐清威也知道了,那是他后面的救援人员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是警察,人没了。”

“我的脑子嗡了一声。”侯盼说,他叫队伍停下,让队员报数,但河边水声太大,人又太多,他决定让大家退回原来露营的地方,等天亮再走。侯盼说,张宁海掉下去后,他们在原地等了几个小时。天亮了,另一支救援队来了。

唐清威和侯盼证实,他们出山时,队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有人掉下去,但由于当时太乱,张宁海已经牺牲的消息,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下山途中,登山队遇到了从上海赶来的东方卫视记者冷炜。

在下山之前,冷炜采访了3个人,一个是第一个下来的大一的女孩,另一个则是发出短信的施承祖。接着采访了领队侯盼。“我在前两个刚采访完的时候,就觉得,他们有点……很冷静。”他问侯盼:“为什么队员们看上去好像都很冷静,看上去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侯盼回答:“你说谁?你把他揪出来!”

快出山时,侯盼找到了冷炜,拜托他帮忙给张宁海的家人带一句话,就是他代表他们的团队向张宁海家人表示极大的歉意,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