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楼市 > 2010今日要闻 > 正文

过渡期政策不明处罚不清 "一房一价"难落实

2011年05月03日09:21北京商报齐琳 李子君我要评论(0)
字号:T|T

  5月1日起,商品房销售须按要求“一房一价”,然而正如市场担心的一样,本报记者在“五一”假期(5月1日-2日)中对销售的新房和二手房进行实地调查后发现,在京“一房一价”目前依然只是一纸空文。而过渡期政策如何执行未定,二手房多家委托难统一定价,对于房价高报低卖没有处罚的措施,以及牵头监管部门不明确等,是导致“一房一价”遭遇顽强抵抗的核心原因。

  过渡期如何执行无明确规定

  “我们早就领证了,现在剩下的房源不多,市住建委的网站上什么都有,自己去看一看就行。”在“一房一价”执行的首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在售项目中景未山赋,在售楼大厅内记者发现,该楼盘只在墙壁上挂着“五证”。新规要求公示的每套房价格、容积率、绿化率、车位配比率等,没有进行公示。

  对于记者询问的“一房一价”应公示的疑问,一名女销售人员表示,目前处于节假日期间,售楼中心里挂的东西都是沿用过去的,还没来得及改,并且楼盘早已开盘,剩下的房源并不是很多,目前处于过渡期,还没有接到如何公示的指示。就在记者询问后,两名购房者前来向这位销售人员咨询所售房屋的相关情况,但并未关注该楼盘是否按照新规贴出应公示的内容,该售楼人员也并未提醒购房者有相关的信息。

  根据国家发改委及北京市发改委公布的“一房一价”相关文件,已取得预售许可和销售现房的房地产经营者,要在公开房源时,按照该规定实行明码标价,换句话说,该政策的执行时间并非“新”领取预售证的楼盘,而是溯及过往。

  “但有很多楼盘之前是分几期申领预售证的,各期房源在销售的过程中有所重叠,不排除一期还没卖完又申领下一期,开发商便以剩余房源信息难统计为由,无限拖延过渡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开发商指出,由于上述监管措施中并未明确给出“过渡期”的长短,因此未来监管是否能够落地将成为该漏洞是否能堵住的关键。

  二手房多家委托难统一定价

  在首次纳入“一房一价”的监管后,京城的二手房中介开始用“撤贴”来应对相关部门的监管。

  如果不是标志性的红色店面,记者很难看出中大恒基和平东桥店是一家正在营业的中介店面,原本贴在橱窗里的售房信息已经全部被撤走,留下空荡荡的玻璃橱窗。该店经理曹先生表示,撤下房屋信息是因为“上面有规定,这两天公司就会有新的要求,现在不能擅自张贴”。

  无独有偶,记者随后在我爱我家位于和平西桥附近的一家店也看到,光秃秃的玻璃橱窗与黄色的门脸在一起显得十分尴尬,玻璃上留下的不干胶痕迹显示着这个橱窗曾经的样子。在玻璃门后面,堆放着几张出售房屋信息的广告,单价都用最大号的字体显示。“售房信息都是这两天摘下来的,上面不让贴,究竟怎么办还得听信儿。”该店经理唐仁华告诉记者。

  并非全部中介都用“撤贴”的方式来应对“一房一价”。

  记者昨日来到链家地产新光熙门店,看到在店内橱窗上,整齐悬挂着至少8个房屋出售的广告信息,单价从185万-295万元不等。“上面的价格能商量,至少能减2万-3万元。”当记者指着一套橱窗内标价185万元的两室一厅询问时,该店置业顾问王会彬痛快地表示,这上面标的所有价格都能商量。“能在外面挂出来的都是房主急于出售、价格不高的房子,所以最后的成交价格都比上面标的价格低一点。”王会彬指着其中一套标价210万元的房子告诉记者,其实这套房子前不久已经出售,成交价格为208万元,只是店里还没来得及把这个信息从玻璃门上摘下来。

  “不是我们不想贴,二手房跟新房还不一样,除了极个别独家代理的房源外,很多房源的房主都是一房多委托,可能在我这挂个牌,在其他中介也挂,每家中介给房主评估的价格或多或少都有些出入,这就让我们很为难。”上述多家中介的店员均告诉记者,在二手房的买卖过程中,房源共享是行内的“潜规则”,既有连锁门店内部的共享,也有房主一房多个委托的共享,前者由于有总部统一管理,监管起来尚属容易,而房主的多家委托却是无法控制的。“明码标价对二手房来说太难了,很多房主自己也不清楚能卖到多少钱,可能在我家少报5万元,在其他家就多报5万元,最后能卖到多少是多少,而且根据规定,得拿到卖房者书面认可的委托书才算真正的明码标价,这几乎就是不能完成的任务。”一家中介的店员告诉记者,卖房者怕被一家中介“套牢锁定”,往往不愿轻易签合同委托。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houseb]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