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要闻 > 正文

渭南强拆引发集体跪访 8名保安围殴15岁孩子

2011年05月19日10:02中国经营报成锦 赵锋我要评论(0)
字号:T|T

渭南强拆引发集体跪访 8名保安围殴15岁孩子

大秦报料台一个三好学生的遭遇

陕西渭南强拆引发跪访调查

特约撰稿 成锦 本报记者 赵锋 陕西渭南报道

“三贤之乡”渭南,被称为陕西关中东府的大门。

然而,随着渭南市重点工程——渭南市中心城市东入口区域改造项目(简称东入口改造项目)实施,原来的渭南老城区,却不得不再次变迁。这一涉及当地数千人的未来命运的拆迁工程,也很快演变成为强拆风波。

隐含在强拆风波背后的,是陕西省渭南市如何“帮助”农民上楼的意愿,以及农民拒绝上楼的诉求。

何以集体跪访

4月1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渭南市临渭区抱丰村采访。已当了多年村干部、89岁高龄的王淑芳老人说:“此次强拆是当地政府把抱丰村这块地卖给开发商。说实话我们村民都不愿意,我到抱丰村近70年了,从学习张秋香(张秋香是上世纪全国劳模,曾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年代,到现在我一直不落伍,但是这次强拆我落伍了,因为是政府把我村的土地低买高卖,还要撵走村民,那为啥不让我们就地改造。”

王淑芳说,“要是国家真的要建设重点工程,我毫无怨言,大力拥护,而且还要做好其他村民思想工作。现在是当地政府以建设重点工程名义圈地,偷梁换柱,打着幌子又把土地卖给开发商。拆迁公司的人骂我‘老东西’,我这‘老东西’就是死也要死在家,不能让他们胡作非为。”

王淑芳其儿子介绍,3月31日上午,抱丰村近百人之所以集体到渭南市委门口跪访,原因是就在前一天下午,渭南市临渭区东入口指挥部向阳街道办拆迁公司(以下简称拆迁公司)的8名保安将该村一名15岁的学生打伤。

据学生母亲李冬利口述:3月30日下午18时30分许,拆迁公司几辆车架着扩音喇叭在村街道宣传拆迁政策,严重影响到小孩写作业,导致孩子烦躁,跑到家门口玩手机,此时拆迁公司一队保安正好从家门前经过,保安以为小孩给他们拍照,与小孩发生口头争议,随之8名保安将年仅15岁的孩子围起来殴打。当时在场的多名村民劝架,又有几名村民遭到保安的推搡。

54岁的村民杨惠民告诉记者,他当时去拉保安,被一名保安用头戴的钢盔砸伤左胳膊。“一直到现在,晚上睡觉左胳膊都不敢动,一动就疼”。这是此事件发生多日后杨惠民对记者说。

一位曾在小孩被打现场的目击者回忆,孩子被打时,还有两名干警在现场。他们是当地向阳派出所民警,其中一位是驻地片警,村民都认识。他们和拆迁公司保安一起来的。

随着时针转向当晚20时左右,抱丰村近百人自发到村口对面拆迁公司驻地去质问,村民要求严惩凶手。此时,拆迁公司经理薛全义出面,声称打人事件应由当地公安机关处理。

由此引发了3月31日上午抱丰村村民集体到渭南市委门前的跪访事件。

小孩蹊跷被打?

小孩何以被8名保安围起来殴打?这一事件背后,却是拆迁公司在抱丰村强拆的事实。

据村民透露,抱丰村村民虽然现在还没有开始大规模搬迁,但经常有拆迁公司保安已经上门撵房客,不是用脚踩门,就是睡到人家沙发上,要不就是跟着你,你到那他到哪。另一方面,扩音广播从3月8日到现在每天在村道中喊,家中年龄大的老人都受不了。整个一个野蛮拆迁前期的工作。

“现在还谈不上搬迁,主要是拆迁公司对村民房屋和土地还有地表附作物没有任何补偿,对村民没有任何安置,让村民怎么搬迁”。

一名村民代表这样告诉记者:“我们还没搬迁,现在已有房地产商在渭南市四马路与前进路十字,打着明泽坊豪华住宅销售广告。现在就有人到我们村看地理位置,说我们村以后就是明泽坊豪华住宅。”

另一方面,有学生家长告诉记者,附近最大的学校——育红中学的老师,已经通过给学生开会等形式,明确告知租住在抱丰村的家长必须尽快搬离该村,否则,孩子就别上学。

在抱丰村拆迁事件中,拆迁公司拿出的房屋拆迁评估结果表既无公章,也无评估公司落款。村民告诉记者,“就这样,拆迁公司拿来后也只让你看一眼,不让复印”。村民认为这是向阳街办和拆迁公司出具了一份假房屋拆迁评估结果表来糊弄村民。

在村民提供拆迁公司所谓的假房屋拆迁评估上记者看到,房屋拆迁评估结果表只是两张纸,一张写有附属物评估结果表,一张是房屋拆迁评估结果表。在两张纸上,没有任何公章。法律人士认为,这明显不和法律程序。

村庄将变豪宅

村民还没有搬走,开发商的巨大广告牌却已经将这里描述成为盛世豪宅。

这其中,明泽坊楼盘格外醒目。这家号称渭南最大的首席水景园林的生活城,在什么都不存在的情况下,广告牌上写着盛大开盘。

在位于渭南市火车站南的民生园经济适用房的售楼处,售楼小姐杨艳自称明泽坊在沋河以东老城里,现在均价3600元。知情人表示,渭南市明泽地产是当地企业,近年来开发的楼盘,与地方政府职能部门有着神秘的关系。

在向阳街办书记办公室,一名神似向阳街办书记杨玉英的男子婉拒采访。但随后不久,一名叫杨继超的男子自称受杨玉英委托,要见记者。

在拆迁公司,杨继超称自己临时在项目部帮忙,他的单位是向阳街办,一直负责财务工作。

杨继超解释,拆迁公司和村民发生纠纷后,当地派出所把拆迁公司人带到派出所,至于打架没有把小孩打得多么严重,隔了一天就上学了。当问到抱丰村地方是否有房地产商开发时,杨继超说房地产开发的地方没在抱丰村,在另一块地方。

在拆迁办公司门口,有两名身着迷彩服、头戴钢盔的保安站立在两边。拆迁公司的墙上还挂有抱丰村村民给送的锦旗。对于锦旗解释杨继超只是岔开话题,在采访近一个小时里,杨的话语少之又少,说话相当谨慎,有些话题干脆就直接岔开,有些话题就直接不答。

由此可见,地方政府和拆迁公司的关系并非同一般。据了解,拆迁公司成立初期,当地政府向阳街办有10多人在拆迁公司“帮忙”,记者采访时仍有7、8名向阳街办还在拆迁公司。

在一条招标公告显示,明泽坊地产进入东入口改造项目是按安置房招标的。抱丰村村民质疑,明泽坊地产是按安置招标,那安置的是谁?招标是否透明?

不难看出,总投资约3.8亿,有21栋6层和9栋高层普通住宅组成安置房项目,将不是安置抱丰村村民。

据一知情人在渭南市规划局了解的消息,渭南市临渭区将东入口改造项目已报上级主管规划单位,其中包括明泽坊楼盘,但都得到没有批复。上述人士称,临渭区政府给抱丰村在离城较远比较偏僻的另一地方规划住宅楼,也没有经过渭南市规划局审核,曾经开出巨额“罚单”,都被临渭区政府协调,现在依然施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newsb]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