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西瓜使用膨大剂爆炸 引发食品安全焦虑

2011年05月25日02:15新京报黄玉浩我要评论(0)
字号:T|T

西瓜使用膨大剂爆炸 引发食品安全焦虑

  5月19日,瓜农刘明锁请的工人,正在将爆炸的西瓜处理成鱼饲料。本报记者 黄玉浩 摄

  过去的十多天,江苏丹阳市西瓜“爆炸”的消息,以爆炸式的速度传播,成为国内舆论的焦点。西瓜膨大剂,引发了公众对食品安全的又一轮焦虑。农技专家解释称适量膨大剂对人体无害,不过,当地西瓜依然滞销。随着消息传播发酵,膨大剂带来人们对西瓜的整体不信任,并波及各地。据报道,四川攀枝花、北京大兴等地的西瓜市场受到影响。

  记者调查丹阳西瓜“爆炸”发现事件背后是农村高效农业技术和专业人才的缺失。而基层农业生产中疑似安全事故无快速排查机制,信息不畅,也让产业链极为脆弱。

  “你说我这瓜是能卖呢,还是不能卖呢?”5月20日,江苏丹阳市延陵镇主管工业的工会主席束方,收到了该镇瓜农刘明锁发来的短信。

  他嘿嘿一笑,说,给我挖坑呢,他的西瓜用了膨大剂,我说能卖,到时吃出问题,追究起来我要负责任;不让卖,又要找我要赔偿,这问题让市长书记都无法回答。

  刘明锁是丹阳“西瓜爆炸”事件的主人公。他是延陵镇大吕村的西瓜种植户。今年5月7日,他的47亩大棚西瓜爆裂,持续“爆炸”面积达三分之二多。此事经媒体报道,引起全国关注。

  “这事都过去两周了,政府应该给我个结论,得告诉我,这剩下的西瓜到底有没有问题,对人体究竟有没有害处,还能不能卖?我得减轻我的损失啊。”51岁的刘明锁说,他已经一个多星期睡不着觉了。

  多年的积蓄与借贷的26万元,等于打了水漂。还有14个工人的工资、一年近2万的利息,刘明锁叹气:“怎么办?”

  当日,刘明锁收到束方回的信息,“你想卖呢,我也不阻拦你;你不卖,我也不鼓励你”。

  “这叫什么话?这叫负责任的话吗?完全在推卸责任嘛!”正蹲在瓜棚里抽烟的刘明锁,看到短信一下跳起来。

  正是刘明锁把自家西瓜爆炸的消息,告诉了媒体。引发全国关注后,当地西瓜滞销了,刘明锁觉得大家都对他有意见,为此压力很大。

  作为大吕村润民蔬菜专业合作社的一户,刘明锁觉得合作社也该负起责任,“从大棚、种子、育苗、技术指导、用药都是村里负责搞的,现在出了事,没人管我了”。

  难道要像山东那个菜农那样上吊自杀,才有人管吗?他又蹲下去,撂了句狠话。

  合作社种大棚西瓜

  47个大棚预计赚20多万,有了钱就能给儿子盖房娶媳妇。这是刘明锁种西瓜前的梦想

  这是刘明锁第一年种大棚西瓜。

  他多年来一直种植水稻,还养过几年鱼。去年底,他看到村里组织合作社要搞高效农业示范区的告示,还说提供全程技术支持,他开始尝试搞大棚。

  大吕村的西瓜种植,其实是从2009年开始的。村里在外做生意的张董升,回村竞选村支书后,拉堂弟张小祥等9户农民种了200多亩名为“日本全能冠军”的西瓜,当年一个棚赚了4000多元。

  随后,该村成立合作社,并向镇里申报高效农业示范区,鼓励村民一起搞大棚种植。

  示范区今年3月挂牌的。张小祥也承包了20多个大棚。他说大吕村的四五个村干部都向银行贷了款,支书张董升借给了合作社500多万。

  “一个大棚能赚5000块,47个大棚是20多万,有了钱我就能给儿子盖房娶媳妇。”5月20日,蹲在瓜地里,刘明锁描述他曾经的梦想。

  他的梦想在5月7日破灭。“啪”的一声,他形容。

  膨大剂带来爆裂

  西瓜每天都在“爆炸”,“啪啪地裂,像爆竹一样一直响”,刘明锁意识到与膨大剂有关

  “当时我的瓜是全村大棚里长势最好的,大的有十来斤。”刘明锁说,5月6日他发现西瓜秧上有了蚜虫,就给村委会聘请的技术员周茂才打电话,问有没有药给治一下。

  他说,周茂才推荐了西瓜膨大剂,说这个药能增重增甜、防裂防虫。

  周茂才后来则说,刘明锁的西瓜是出现开裂现象,才找他的。

  5月6日下午,刘明锁以每袋两元的价格,从周茂才那里购买了90多袋药。他说自己按周的指导用量,给47个大棚的西瓜进行了喷药。

  第二天到瓜地,刘明锁“傻眼了”:每个棚里都炸了80多个瓜,都是接近成熟的。“啪啪地裂,像爆竹一样一直响”。

  他把周茂才喊到了瓜棚。周茂才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炸,“反正药是没问题的”。

  刘明锁又喊来村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村副主任张小祥。张小祥看后说,看不出异常,离开了。

  8日、9日、10日,每天都炸掉近千斤的瓜。刘明锁意识到与膨大剂有关。他说自己几番找技术员周茂才和张小祥,但没人管。

  于是,他想到了向当地媒体求助。

  5月13日媒体报道后,次日,江苏省农科院研究员徐锦华、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汪良驹到现场考察。他们认为,西瓜爆炸与膨大剂的使用时机不当有关。

  专家说,膨大剂属于调节植物生长的激素,应在幼果期使用,接近成熟再用势必有开裂的危险,加上当地持续干旱后突袭暴雨,此外,这种叫“日本全能冠军”的西瓜本就皮薄易裂。

  在大吕村,除了刘明锁家,还有张国良、王德红等村民家的大棚西瓜不同范围爆裂,其中多家使用了西瓜膨大剂。

  “我种了一辈子的地,我哪懂什么叫膨大剂?我是完全听技术员的。”刘明锁说。他认为合作社的技术支持没跟上。他说成立合作社时,村主任曾说会组织种植户去外地参观学习并培训种植技术,“到现在一次都没有”。

  “土专家”与技工荒

  合作社的技术员老周一直强调自己是农民,他靠的是自己的种瓜经验

  周茂才是村里成立的润民蔬菜专业合作社聘请的技术员,负责大吕村700多亩大棚西瓜的技术监管。

  61岁的周茂才,是著名的西瓜产地东台市三仓镇官苜村的农民。

  他今年1月被大吕村聘为“万顷高效农业示范园”的技术员。根据规划,该示范园区包含700亩大棚西瓜、百亩葡萄等。

  面对记者,周茂才一再强调自己的农民身份。他说自己有20多年的西瓜种植经历,因种得好,闻名当地,曾到附近乡镇指导种植。

  他说自己多年种植的是“小兰瓜”和“早春红玉”两个品种,并没种过“日本全能冠军”这个品种。

  对于是否知晓膨大剂的作用原理及使用禁忌,老周称不知。他说自己只读完小学,没任何农技职称,也没经过专业培训,“是靠经验”。

  刘明锁后来咨询了一名农技专家,专家说西瓜种植的技术很复杂,因品种、土壤、气候、瓜的成长阶段不同,对用药和施肥等技术管理有非常苛刻的要求,经验并不可靠。

  周茂才月工资5000元,丹阳市公务员的工资是2000多。对于为什么找了个“土专家”,润民合作社法定代表人张小祥解释,2009年成立合作社开始搞高效农业时,就一直考虑技术管理问题。为了找技术员,村里找了镇政府、农业服务中心、南京各大农林高校,在网络发帖、报纸登广告等,但一直没物色到合适的人。

  他说有的学生不愿到农村,有的只懂理论村里不想要,“既懂理论又有实践经验的,工资太高我们养不起”。

  张小祥介绍,高效农业示范区在今年3月挂牌,这之前700多亩西瓜大棚要立起来,此时也是种植的关键时期,最后没法等了,托人从东台市“好不容易才请来了老周”。

  5月23日,延陵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郦友良介绍,目前江苏省在各地都有发展高效农业的任务指标,延陵镇只有大吕村这一个,去年刚做完的规划,目前还在报批阶段。

  郦友良认为大吕村的步子迈得有些大,农民没经验也没经过培训,“一上来就一户投20多万搞几十个大棚,失败了怎么办?”

  他介绍,项目规划中并无技术配套内容,很多农民都没有高效农业的经验,必须有专业技术人才配套。但目前基层的合作社很多都刚起步,经济实力薄弱,难有实力请较高层次的技术人才。

  乡镇的农业服务中心的设置,最初目的正是要解决生产中的技术问题,但郦友良说,目前服务中心已很难适应新需求。

  他说延陵镇农业服务中心只有11个编制,实际上农技人员只有两人,而且快退休了。他们懂得的,也只是基本农作物种植,对高效农业的种植根本不懂。要增加专业人才,则涉及财政拨款和编制。

  他觉得这需要引起政府重视,并加大投入。

  迟到的“辟谣”

  专家称还没证据证明膨大剂对人体有害。丹阳市农委副主任说,这个结论很好,但来得太晚了

  5月20日下午,东台市三仓镇主管农业的副镇长王秀芹,带着三名农技师造访了大吕村。她带来一个消息,东台市西瓜销售也全面受阻,湖南长沙和江西九江明确拒绝东台西瓜入市。

  王秀芹说,他们希望能与丹阳的干部一起商量,“尽快请省农委出面来协调,请权威部门的专家来出面辟谣”。

  王秀芹称,5月18日丹阳市农业执法大队到东台查周茂才自三仓镇采购的西瓜膨大剂,当天她接到几个瓜农电话说瓜卖不出去了,随后镇里向市里汇报,市里致电江苏省农委,请省里组织专家调研和鉴定,以消弭对瓜市的影响,不过至今没有下文。

  王秀芹说,目前国家没有膨大剂在果蔬中残存量与相关化学元素的具体限量指标,他们也无法鉴定到底对人体有无害处。

  5月21日,农业部网站上登出新华社专访中国农业科学研究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张朝贤研究员的文章。张朝贤解释称,膨大剂为农业部批准使用的激素类农药,美国、日本等许多发达国家将其列为不需要进行毒性管理豁免物质清单,其残留不需要制定安全限量标准,目前还没有科学的证据表明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

  “这个结论很好,但来得太晚了。”5月23日,丹阳市农委副主任武秀凤说。

  而刘明锁称他再也不相信专家了,他只想要政府告诉他,他的瓜还能不能卖,“村里大棚我租了十年,今年亏这么大,我明年连租金也交不起了”。

  刘明锁盼着能有补偿。延陵镇一名干部直言“顶多就是个同情性质的补偿”,投资有风险,不懂技术,盲目用药,“这个风险没人来给他承担”。

  排查机制不通畅

  郦友良认为,如果村里及时上报,政府部门及时找专家诊断并通报信息,会减轻农民损失

  “我们知道的太晚。”郦友良称,5月7日刘明锁的瓜“爆炸”后,村里没汇报。之后的一周时间,刘明锁多方求助,并最后求助于媒体。

  郦友良说,他是事发约一周后的5月13日才知晓,当时大吕村干部打电话说,很多记者去采访西瓜爆炸的事。郦友良称自己是镇政府第一个知晓此事的人。

  丹阳市随后请来了江苏省农科院研究员徐锦华、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汪良驹到现场考察。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膨大剂是农业部批准使用的农药,适量使用对人体不会形成危害。

  当时事件已广为传播。专家的说法没平息事态,而是引来了更多质疑,“什么叫适量?瓜都爆炸了,肯定过量,那对人体能没有危害吗?”

  各媒体也出现了各种专家观点。有的认为植物激素会导致人体细胞膨胀,有的称会让人呕吐免疫紊乱,有的专家称膨大剂为“西瓜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