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今日E报 > 正文

嫌犯看守所死亡 监督机制“躲猫猫”

2011年06月02日12:23解放网-新闻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杨涛

  5月中旬,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看守所内发生了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有知情人透露,女警王银巧与家人争吵后,到看守所上班时,指使其他在押人员将女嫌犯杜会茜打死,该女警被刑拘后又得以取保回家。当地公安局政委称死者本来就有病,但看守所“在管理上也还有一些漏洞”。

  “躲猫猫死”、“喝水死”、“洗澡死”、“噩梦死”,近些年,看守所内非正常死亡现象一次次突破公众想像能力,现在临渭区看守所又出现 “心情不好死”不是犯罪嫌疑人心情不好导致死亡,而是因为看管女警心情不好,嫌犯被无端殴打致死,再一次在看守所历史上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西方有一句法谚云:法官的早餐决定了被告人的命运。这话是说,如果法官早餐吃得愉快,那么被告人可能被轻判;反之,则被告人可能被重判。这话是讽刺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大太,可能任意决定被告人的命运。然而,陕西渭南临渭区这位女警似乎比西方的法官要牛气多了,她不但能决定犯罪嫌疑人的命运,还能决定他们的生死,一旦她心情不好,犯罪嫌疑人就可能命悬一线。

  不过,有若干问题我不明白了:看守所内不是要安装摄像头吗?看守所不是同时有很多警察值班吗?看守所不是有驻所检察室吗?怎么能任由女警发挥心情呢?我更不明白的是,“躲猫猫死”事件后,公安部不是多次开展了看守所内涉案人员非正常死亡问题集中整治运动,出台了若干严厉的整治措施,公安部不是多次表态 “导致涉案人员非正常死亡的,对直接领导、分管领导一律先停止执行职务,待查清事实后再依纪依法处理”吗?怎么在2010年,临渭区看守所照样发生数名在押人员殴打同监室一名在押人员致其重伤的事件?怎么现在,又会发生女警心情不好就能随意组织在押人员打死犯罪嫌疑人事件呢?

  不过,细想想,也没有什么想不开的。的确,在“躲猫猫死”等一系列事件后,公安部开展了前所未有的大力整治行动,然而,举凡专项检查、教育整顿、全面推进“三项建设”等,要么是进行内部整顿,要么就是完善看守所的硬件设施,这些措施有一个共性,叫做“内部监督”。专项检查,教育整顿,都是上级对下级的检查督促,推进看守所硬件建设,安装的摄像头,也是靠看守所自己来监督。问题在于,内部监督太软早就为实践所证明,比如,当女警王银巧心情不好,指使其他在押人员殴打杜会茜时,其他警察也能在摄像头上看到,不过,他们也许会想,这家伙不服从管教,该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监督如何能到位?

  其实,在“躲猫猫死”等事件后,有识之士也开出了不少药方,让外界的阳光普照进看守所来。比如,诸多学者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看守所由公安机关管辖弊大于利,建议改由司法行政部门管辖”。不过,公安部的答复是, “我们认为公安机关管理看守所的体制符合中国国情,不宜改变”,并列举了如下三个方面理由:侦羁合一更利于打击犯罪、体现社会主义法制文明、刑讯逼供和超期羁押与看守所没关系。再如,在“躲猫猫死”事件后,有学者在吉林辽源搞了“羁押场所巡视制度试点”,让公众参与监督看守所,不过,这个试点已被叫停。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结果是,看守所内部监督加强了,但是外部监督、体制改革却仍然在“躲猫猫”。

  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过,执法者的坏心情乘以滥用权力则可能等于被执法者的梦魇。我们无法控制执法者的心情,但是,我们却能防范权力的滥用,关键在于,当滥用权力的警察在玩 “躲猫猫”时,我们的监督机制不能再玩“躲猫猫”了!

  (作者为检察系统人士)(解放网-新闻晨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yu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