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今日E报 > 正文

榆林繁华散尽之后会一地苍凉吗?

2011年06月03日12:14辽一网-华商晨报彭兴庭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彭兴庭

  厦门大学经济学博士

  继山西、鄂尔多斯之后,同样“因煤而富”的陕北,正在成为民间资本的新贵。近日,新出炉的《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显示,地处陕北的榆林市所辖神木县、府谷县人口合计71万,“因煤而富”的亿万富豪多达4000人,而整个榆林市“因煤而富”的亿万富豪则超过了6000人。(6月1日 人民网)

  “与中国一般小县城不同,神木、府谷县城最繁华的街道两侧,密布的不是小型超市或小发廊,而是鳞次栉比的投资公司。在神木县城最主要的街道密布着50多家银行及上千家挂牌和未挂牌的投资公司。”在这份报告撰写者看来,榆林是个经济发达、富得流油的地方,是一个幸福指数不断攀升、消费指数逐步升级的宝地。然而,在我眼中,我看到的却不是这些夺目的奇观,而是一个个巨大的“生态疮疤”,一个未来“油尽灯枯”之后可能的废墟之地。

  煤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总有一天会消耗完。因煤而立,因煤而兴,也可能因煤而困,因煤而衰。如果资源没有带来创新、公平和可持续的生产方式,现在的榆林,就像许多资源型城市、地区一样,繁华散尽之后,必将是一地苍凉。

  有数据统计,截止2008年底,榆林市因煤炭开采形成的采空区面积达419.41平方公里,其中塌陷88.143平方公里,受灾人口过万人,而全市湖泊由开发前的869个锐减到了现在的79个。一将功成万骨枯,在那些光鲜亮丽的亿万富豪脚下,是数万生活步履维艰“生态灾民”。此外,因煤而富的陕北富豪,也并没有打算回馈这片给予他们财富的土地。在北京,陕北神木、府谷的投资客们,与山西、鄂尔多斯的资金一道,成为首都房价高企中的推手。总有一天,榆林的煤会挖完,当资金一一撤走,那么,除了满目疮痍的田野,就只剩下苍白空洞的城市。

  一个资源丰富的地区,最后走上的却是贫穷之路,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在世界经济史上,资源大国却积贫积弱,往往是一种普遍现象,人们常用“资源劫难”来形容。比如,刚果(金)是非洲大陆各种自然资源比较丰富的国家,有“世界原料仓库”之称,然而,即便自然资源禀赋得天独厚,独立40年来,刚果(金)的经济发展却每况愈下,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排名榜上,每年都名列前茅。正因为资源的易得性,刚果(金)政府将矿产资源牢牢掌握在手中,由少数企业垄断了开采权,最后,终于形成“只富官商不富民”的局面,不公平、层出不穷的腐败和经济政策的“有意失误”将刚果(金)一再拉入了痛苦的深渊。

  除了资源配置不公平带来的社会隐忧,还有“因煤而痛”的发展困局。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江西萍乡。当年,红顶商人盛宣怀主办之下的“汉冶萍公司”,是中国最早的近代化钢铁企业。藉此,萍乡搭上了中国近现代化的早班车,成为赣西工业重镇,被誉为“江南煤都”。虽然煤炭的利润,造就了一批批新富,然而,最后给这座城市留下来的,除了触目惊心的山体滑波、地面塌陷,就是农田的减产和绝收,以及难以磨灭的伤痛。

  现在,山西的临汾、陕西的榆林,似乎正在成为另一个萍乡!“有井没有水,有田不能种,裂缝到处有,走路要小心”,在山西,晋商精神已经从三晋大地一去不返,只留下一座深宅大院,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夜暴富的煤老板以及他们令人惊叹的悍马,是污浊的空气,生态的失衡和层出不穷的地质灾害。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yu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