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媒体称南科大与教育部门博弈面临摊牌

2011年06月09日04:57舜网-济南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朱清时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6月7日,全国高考日,南科大45名学生无一人赴考。设在南科大校内的两间专门准备高考的考场,因无人领试卷,在开考15分钟之后,考试被迫取消。与此同时,南科大与教育行政部门的这场或明或暗的博弈,终于走到了最后摊牌的时刻。

让南科大学生参加高考的思路,其实反映出教育部门和深圳市政府都对南科大在体制内走通“自授学位”这条改革路不看好。专家认为,此举甚至可以看出,教育部其实并不准备推进上述教改。

专家指出,南科大的去向,除了朱清时校长和学生的坚持,现在的关键,其实不在教育部,而在出资办学方——— 深圳市政府。但耐人寻味的是,后者在这场风波中却始终“沉默是金”。

南科大到了“最后时刻”

“如果深圳市允许南科大不走老路,宁可不要国家承认学历,而一段时间在体制外以非学历教育机构进行探索,南科大还保有继续推进改革的可能。”熊丙奇说。

朱清时坦言,南科大正在承受颠覆性压力。

5月27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回应有关“南科大45名学生今年必须参加高考”传言时表示: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以制度来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

南科大筹建4年,深圳市政府两度向广东省提交筹建申请,直至2010年底,教育部方批准筹建,但至今未获招生权。

今年3月,“不能再等”的南科大绕过高考统招体系、自主招收45名学生入学开课。

官方此次晦涩未明的表态,和来自校方的阶段性回应反复,使得这场高考风波在短短数日内呈非线性逻辑走势。

5月28日,朱清时主动联系安徽等外地媒体并表示,纳入高考轨道这一举动,将颠覆南科大改革核心。

就任南科大创校校长以来,朱清时多次表示,南科大教改实验的核心内容就是自主招生、文凭自授。

5月30日,朱清时接受广东本地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不表态。参不参加高考,由学生和家长自己决定。我们负责改革,但学生的前途要由他们自己决定。”

高考倒计时4天,6月3日,有报道称南科大已布置好两间考场,受访学生亦称,已接到学校通知,要求其参加高考。

6月4日,又据校方有关人士透露,高考期间,南科大将正常上课。

高考的主角——— 南科大部分学生,则早在5月30日,就以“私方”之名,通过网络发表公开信明确表示:教育部的决定,可以理解,但难以接受。

公开信的背景音乐,名“殇”。“这45名非常优秀的热血青年,拿他们一生的前途参加我们的教改实验。他们来参加,应该值得珍重。”朱清时在6月初最新一次受访时表示,学生的公开信让他最受鼓舞。

他同时坦承,南科大确有收到行政部门下发的文件。“当时上级找我谈话,告诉我说一定要按照教育部的要求来做,让学生参加高考。我当然据理力争,无效,但又不能让学校出面抵制。”朱清时说,“毕竟南科大是市政府办的,于是,我只能让学生自己选择。”

为回避,朱清时一度在外,至今未回南科大。

此前数日,朱清时就南科大未获教育部批准2011年度招生资格一事回应时亦提及,作为受聘校长,下一步会继续努力争取获得教育部认可。“但最终决定权在深圳市政府。”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记者表示,南科大的去向,除了朱校长和学生的坚持,现在的关键,其实不在教育部,而在出资办学方——— 深圳市政府。“如果深圳市允许南科大不走老路,宁可不要国家承认学历,而一段时间在体制外以非学历教育机构进行探索,南科大还保有继续推进改革的可能。”熊丙奇说。

熊丙奇认为,在政府愿意放权的前提下,尽快出台一个经深圳市人大审议,政府、教育部门、教授、学生等多方参与制订的大学章程,为时未晚。

沉默的政府出资方

如何既能顺利实现与上级管理系统驳接,又保证不受该系统影响、保持自身办学的独立性——— 是南科大教改之路上,一个始终围绕的命题与困顿。

记者注意到,截至6月6日,深圳市政府在整场风波中仍未有公开表态。

但5月24日,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的《南方科技大学管理暂行办法》,对南科大的定位表述为:南科大以实施全日制学历教育为主。

熊丙奇认为,这就意味着,深圳对南科大的设计,绝不是要走“非学历教育机构”的道路。

朱清时曾感慨,南科大遇到的都是黄灯,没有亮红灯叫停,也没有亮绿灯放行。

如何既能顺利实现与上级管理系统驳接,又保证不受该系统影响、保持自身办学的独立性——— 是南科大教改之路上,一个始终围绕的命题与困顿。

厘清学校与政府、教育部门之间的定位权责,熊丙奇认为需处理解决三层关系:

从教育管理部门争取下放行政审批权,进而在国家层面通过立法修法争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权;通过合理设置大学治理结构,从地方政府争取财政和人事制度的独立性;在学校内部层面,实现行政审批权、教育权及学术权分离,即管评办分离。

熊丙奇认为,以上三个层面的关系困境,南科大皆有遭遇。

南科大学生受访时说,发表公开信缘于近期受到很大压力。有人曾找他们交谈,并给家长打电话,反复劝说他们参加高考。

学生公开信中对此亦有提及:我们学校面临的问题除了当下高考问题外,还有就是人事问题。

公开信称,由于学校相应的章程出台较缓慢,有些人并不理解朱校长的本意,将源自官场的恶劣习气带到了这所新鲜纯洁的学校,这是其一;其二,管理人员对教学活动不尊重。为了开会讨论一些问题,最近两次打断正常的教学内容,甚至还要停课复习。

另有南科大学生甚至坦言,由于南科大当初是由政府筹建,一大半的老师来自政府。“他们不考虑南科大的教育改革。”

这位学生认为,以校长朱清时为代表的“改革学派”,力量明显薄弱。正因如此,学生们才坚决要在这时站出来力挺朱清时。

香港科技大学创校校长吴家玮曾是南科大校长遴选委员会的成员,但他发现委员会只开过一次会。“放在国际上,那是要开无数次会的。”吴家玮说。

参照香港科大建校模式,一步到位建成一所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是2007年深圳市委市政府为南科大确定的目标定位。

香港科大1986年成立筹备委员会,1991年正式开课,历时近5年;南科大2007年初开始筹备,2010年年底招收首批学生。

据吴家玮介绍,香港科大筹建的5年中,筹建委员会耗费近4年之力,才完成包括起草规章制度、招聘教授、与港督府沟通等工作,然后方进行招生办学。

吴家玮表示,香港科大筹建时期,当时的港英政府相当强硬死板。他们采取的对策,则是靠着智囊团队,主动制订科学详尽的办学方案,让政府看到可行性。

吴家玮亦曾向朱清时建议:组织智囊团队,解决与政府沟通等问题。因此朱清时2011年4月访美时,除招聘教授,也开始物色智囊团队成员。

只是,南科大筹建4年后,朱清时带着去行政化理念、风尘仆仆赴美选聘人才时,深圳市委组织部正在国内酝酿替南科大选拔正局级副校长。

熊丙奇在南科大获准筹建时即撰文认为,在我们急切等待南科大成立时,更应以理性的态度,关注南科大的每一步办学是否符合现代大学制度构建的要求。

“当下的问题是,深圳和南科大应将大学章程制定出来——— 这可让大家看到南科大将建立怎样的法人治理结构和内部管理体系。”熊丙奇指出。

2011年3月20日,南科大开学典礼上,朱清时特别提到,在深圳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南科大已经制定并上报“南方科大管理暂行办法”和“南方科大理事会章程”,一旦批准,将“依法治校”,不再以行政权力治校。

根据5月12日当地媒体公布的深圳立法计划项目名单,其中并无“南方科大理事会章程”。

到底该不该高考

“让学生参加高考的思路,其实反映出教育部门和深圳市政府都对南科大在体制内走通‘自授学位’这条改革路不看好。”熊丙奇表示,“此举甚至可以看出,教育部其实并不准备推进上述教改”。

据熊丙奇介绍,按照目前高等教育管理体系和制度,这批学生如果不参加高考,将不能注册,进而难以获得国家承认的学历证书。

熊丙奇分析认为,朱清时期待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改革,是能得到国家认可,即学校自授学位,并通过国家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