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民间反腐网站面临困境 举报真实性难以判断

2011年06月26日13:49浙江在线-钱江晚报王曦煜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用低成本正义对抗腐败

  “我贿赂了”:一个个人网站的反腐理想

  本报记者 王曦煜 “我们不会放弃的。”记者联系上“我贿赂了”网站的负责人“千秋岁”,这个28岁的年轻人开门见山地表示,“网站只是被屏蔽,停止域名解析,没有关停,我们正在备案。”

  在很多人眼中,国内这些集中出现又倒下的民间反腐网站更像是个舶来品。6月8日,新华社等媒体报道了邻国印度由两位海归人士建立的 “I Paid a Bribe”(我行贿了)网站,成果显著。

  第二天,国内就出现了类似网站。北京网友“千秋岁”的“我贿赂了”网站就是在9日上线的。

  此后,类似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10多家,引来了大量网友,甚至有网站因访问量过大服务器瘫痪。

  热闹的围观改变不了现实。当时很多人就在猜测其关停时间,而这个时间仅仅不到1周:15日,“我行贿了”网站无法访问,接下来其他网站很快就陆续被屏蔽。就连此前据称得到上海当地政府部门肯定的反腐网站可可部落也已经无法访问。

  20日,北京市检反贪局副局长张京宏说反腐举报线索在网上公布容易打草惊蛇,不利工作;而北京市检控申处处长罗守梁则直接表示,这种形式是不合法的。

  22日,中央纪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吴玉良对“我行贿了”等民间反腐网站作出回应,他表示,要引导网民合法合理表达诉求,使网上反映的线索提高真实性和可靠性。

  QQ说明中写着“耐疼”的“千秋岁”说,既然如此,我们就争取合法起来。“我们明白反腐是一件复杂事情,我们努力,不管将来能怎么样,如果我们失败了,至少还可以给后人留下一些经验吧。”他这样表示。

  “我贿赂了”站长“千秋岁”:办个网站我掏了3000元

  我会坚持下去

  虽然现在举步维艰,但是在千秋岁的理想框架中,其蓝图已远远超越了印度网站,网站功能将包括:反腐投票,舆情监测,反腐搜索引擎,手机客户端,反腐数据库。

  他说,“我们将来肯定跟印度的那哥们的网站不一样。”

  实际上,除了时间和精力,钱反而是他们投入最少的,千秋岁直言,办起网站,他掏的钱只有3000元。成本很低。他说,“其实,我们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增加腐败者的成本。我们用低成本的方式跟他们对抗,长期下去,他们就会破产。分散出击,灭一个算一个,灭两个算一双。”

  他崇拜墨子,希望“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但是他明白这不是几个人能办成的事,“1个好人打不过2个坏人。但是3个好人就未必了,而且坏人毕竟没有好人多呢。”

  民间反腐网走红,海量访问背后是虚火

  6月初,印度“我行贿了”的网站在中国走红。很快,国内就衍生出类似的网站。到6月中旬,全国已有10多家类似网站。

  这些草根网站引来了海量访问。

  9日写完编码,完成网站上线的“千秋岁”告诉记者,才几天时间,会员就达到了5000多人,因为网站流量过大,服务器经常瘫痪,注册困难。“我挺佩服那些能注册进来的会员,我自己注册一个账号都要30分钟呢。”

  另一家“我行贿了”网站的站长陈先生说,短短几天,每天发帖就有上千。“根本没想到这么火”。

  但是,热闹背后却是明显的“虚火”。对此这些网站负责人也看得很清楚。“大部分是抱怨的、看热闹的、好奇的、围观的,真正提供有价值信息的不多。”“千秋岁”表示,“这是我们这些类似网站遭遇的共同点。即使写到行贿,也大多是几条烟、几瓶酒,几百几千的金额;此外,还有抱怨行贿后居然不办事的。”

  “我行贿了”网站的站长陈先生也表示,“大部分帖子的内容都是含糊不清,没有具体的举报。从此前的情况来看,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或者说效果不明显。”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