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一评 > 正文

晏扬:不要苛求南科大的教改生而完美

2011年06月26日14:36大众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变总比不变好,只有通过变革,通过不断试错,我们才能找到正确的方向,而没有变革,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正确的彼岸在哪里。对于刚刚起步的教改,外界的一些批评即便有些道理,也不免太苛刻。

□特约评论员 晏扬

6月16日,香港科技大学3名教授离开南科大团队,并发布联名公开信《要改革不要口号》,直指南科大现存的多种问题。6月22日,南科大学生家长发表公开信支持南科大和朱清时,称3名教授无视南科大的努力。朱清时看过公开信后表示,现在南科大正处于最困难时期,家长们能站出来写公开信,与南科大同甘共苦,他很受鼓舞。对于港科大3名教授的质疑和批评,朱校长也一一作出了回应。(6月23日《新京报》)

作为一名65岁的长者,朱清时校长一向给人温文尔雅的印象,但是这一次,他对港科大3名教授的激烈“反击”让人有些意外,比如透露他们离开其实与报酬有关,批评他们的做法不厚道,与45名学生相比,“某些老师应该汗颜”,等等———这几乎是与旧日合作伙伴撕破脸皮了。

朱校长的激烈反应,印证着南科大“内忧外患”之严重,南科大教改既没有得到教育部的支持(虽然他们口头上表示支持),又得不到其自身团队的一致认可,而社会上对于南科大教改的质疑也越来越多。至于深圳市政府能支持南科大多久,同样让人心怀疑虑。南科大教改何去何从?大家都在这样问。

港科大3名教授对南科大教改提出的批评意见,单纯地看有其道理,比如“自主招生、自授文凭”绝不是高教改革的核心,不应该鼓动学生拒绝参加高考,“高校去行政化”不能沦为哗众取宠的口号,等等。但是,若把这些批评置于现实国情的大背景下考量,不得不说,这3名教授有些想当然了。“自主招生、自授文凭”在香港已经不是高教改革的核心,但在内地,这也许就是目前最重要的教改突破口,是必须迈出的第一步;南科大45名学生集体拒绝参加高考,是毅然决然地与旧体制彻底决裂,以激烈的方式表明“不合作”的态度,以免被旧体制“收编”、同化;至于南科大“去行政化”让3名教授不甚满意,则更加容易理解,南科大毕竟是官办大学,内地教育的大环境如此,要他们一下子将行政化痕迹去得一干二净,恐怕勉为其难。

当然,与其把3名教授的批评视作苛求,不如视之为希冀。社会舆论对于南科大的种种质疑也是如此,大家都是出于好心,是希望南科大教改取得成功。只不过,我认为有一点似乎需要明确:南科大教改的意义,首先并不在于它是对的、好的或者一定能取得成功,而是首先在于求变。

即便坚定支持南科大教改的人,也不能断定南科大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但即便出现问题,有变革也比一潭死水要好。现行高等教育体制积弊丛生,已经让人忍无可忍,不仅误人子弟,更重要的是它严重不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甚至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阻碍。当前情况下,我们首先需要求变,不管这种变革的步子有多大,方向是否有偏差,变总比不变好,只有通过变革,通过不断试错,我们才能找到正确的方向,而没有变革,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正确的彼岸在哪里。

南科大就像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人,他可能迷失方向,甚至可能摔倒,但我们首先应该鼓励他走下去,不能因方向之争或者害怕摔倒而踯躅不前,畏首畏尾。这就是南科大教改的首要意义,冲击旧体制而寻求变革,这本身就具有了不起的意义。对于刚刚起步的教改,外界的一些批评即便有些道理,也不免太苛刻。所以,我们应该尊重南科大的选择,支持朱清时校长的矢志不移,理解45名学生及其家长的信心和决心。他们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同时,他们的选择是在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探路。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