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一评 > 正文

赖昌星被遣返的概率有多大?

2011年07月13日11:21大洋网陶短房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陶短房

  加拿大西部时间7月11日,从加拿大联邦边境服务局传出消息:赖昌星又被拘押了。

  边境服务局的律师布斯罗伊特称,之所以羁留赖昌星,是因为在2009年3月-2010年3月的监控中,该局发现赖昌星违背当初解除软禁的承诺,继续与俗称“大圈帮”的华人黑帮分子有过从,其同居女友曾在新西敏市星光赌场用筹码兑换现金达15万加元,且赖在此期间多次变换地址,也违背了当初的承诺。而赖昌星本人对《环球邮报》记者称,他是在7月7日13时左右“突然”被拘捕,并送到他再熟悉不过的北菲沙预审中心的。

  比这更轰动、更让人关注的消息,是久无动静的遣返又有了消息:根据边境服务局和联邦高级法院的消息,赖昌星将于7月21日出庭,届时将裁决是否延长其遣返暂缓令,如果裁决赖昌星败诉,联邦服务局最早将在7月25日遣返赖昌星。

  不少国内媒体据此认为,这次赖昌星恐怕“赖不下去”,最终被遣返的概率很大。更有人将之与7月17-21日,加拿大联邦外长约翰。贝尔德对中国的访问相联系,认为赖昌星遣返重新被启动,和加拿大当局希望借此搬开阻碍加中关系发展的“大石”不无关系。

  但仔细分析就可以发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按照《环球邮报》援引边境服务局的说法,赖昌星原本计划在周二(12日)上午被遣返,但其律师在7月11日的聆讯中成功为其争取到“遣返暂缓令”,使其得以继续留在加拿大境内,等候7月21日的裁决;赖昌星的被拘,是边境服务局以他违例接触黑社会人物为由,认为他存在逃跑可能,必须加以限制,而赖的律师在次日即以“5年来赖一直循规蹈矩并无逃亡意图”为由,成功说服法院将他有条件释放,赖可在家中等候21日的裁决。

  由此可见,此次边境服务局的举动,不过是重启2007年4月5日,被联邦法官伊夫。德。蒙蒂尼推倒重来的遣返风险评估程序,赖昌星第一次被裁定“应予遣返”,前后经历4年,此次同样等了4年,属于加拿大司法程序所规定的遣返常例,并无特别之处。加拿大是司法独立的国家,政府无权干预司法裁决,因此不应对加拿大外长的即将访华,与赖昌星再入遣返程序,作过多的联想。

  当初法官之所以推翻原案,让赖昌星遣返一拖又是4年,理由是认为联邦公民身份及移民部于2006年5月所作出的“赖昌星遣返风险评估”“ 缺少对赖昌星回国可能遭到虐待的机制上的可信保证”,需交由另一名遣返前风险评估官员对赖遣返中国风险,并重作报告,以重新裁决是否应遣返赖昌星,潜台词则是认为中国存在死刑及所谓“监狱虐待事例”,而赖案多名从犯业已被处死或死于狱中,赖遣返回国有被判死刑或在狱中受虐待的风险。近年来,中国官方多次担保不处死赖昌星,去年还承诺一旦赖被遣返,将允许加拿大官员定期去监狱探视,以确认其未受虐待,这些承诺在很大程度上扫除了遣返障碍,也是部分观察家对此次赖被遣返感到乐观的关键。

  然而必须看到,赖本人近年来虽多次作出“思乡”姿态,但滞留加拿大的决心并未改变;加拿大司法程序存在一定漏洞,从体制上保证被引渡(被遣返)人得到尽可能多的法律援助选择,只要有钱打得起官司,就可以在“申请-行政决定-不服上诉”圈子里来来回回打得没完没了,一般国家半年至两年就能完成的引渡(遣返)仲裁,在加拿大拖上几十年绝非奇事,目前遣返搁浅的最长纪录,是杀人嫌犯、菲律宾人罗德尔浮。帕西菲加德,他1987年偷渡来加,迄今已24年,是赖昌星的整整1倍。而赖的律师大卫。马塔斯恰是公认最擅长打类似官司的律师,他不仅在2007年帮赖翻盘成功,此次本人出差不能出庭的情况下,仍在外地多方活动,他对《温哥华太阳报》等媒体称, “中国政府的保证不足”,“酷刑和任意处决在中国司空见惯,一些人会莫名其妙死在狱中”,并称“中国政府已裁定他有罪,因此他不会受到公正审判”,他还声称,中国政府不是民选政府,因此必然滋生腐败,而赖昌星“只不过是官员抛出的替罪羊”,尽管裁决前途未卜,但从近两日来,赖昌星相继获得遣返暂缓令和有条件释放,并因此赢得喘息之机便可看出,对这位律师的能力决不可小觑,对赖昌星遣返的难度也绝不应低估。

  由上可知,21日的听证会,赖昌星未必一定输,即便输了,已积累了丰富“斗争经验”的他仍然可能弄出其它变数以拖延时间,上次遣返功亏一篑,赖昌星在机场以头撞墙,拖到了法官的翻盘裁决,是至关重要的一步,谁也不能担保,困兽犹斗的赖昌星不会再祭起什么新法宝。

  加中关系的改善,和赖昌星遣返程序的再度启动,的确让他近期被遣返成为一种可能,但也仅仅是可能,而绝非什么板上钉钉的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yu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