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一评 > 正文

秦宁:体操冠军的落寞与迷茫

2011年07月17日11:39京华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尚武应该反思自己的行为方式。退役,天塌不下来,只是体操生涯告一段落。但退役后的张尚武却沉沦了,成为一个惯偷。十次盗窃,是张尚武的人生污点,更让他深陷囹圄。

从风光到穷蹙,张尚武的人生路充满了太多的跌宕起伏。10年前的大运会上,张尚武获得吊环金牌,还和邢傲伟、杨威等名将一起夺得了男团比赛的冠军。而10年后的今天,张尚武流浪街头、乞讨为生。张尚武的命运十年间急转直下,尽管身手依然矫健,可他再也无法找回往日的光荣。

命运仿佛给张尚武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如果不是跟腱断裂,如果不是无奈退役,这个冉冉升起的体操希望之星,这个被国家队着力培养的体操苗子,也许会书写华丽的人生,一如他队友邢傲伟、杨威。

张尚武应该反思自己的行为方式。退役,天塌不下来,只是体操生涯告一段落。但退役后的张尚武却沉沦了,成为一个惯偷。十次盗窃,是张尚武的人生污点,更让他深陷囹圄。如果张尚武能把持住自己,寻找一种实现自我价值的出路,哪怕是做苦力,即便日子苦一点、累一些,也不至于今日之不堪。

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余,更应该看到,张尚武其实是一个“弃儿”。他被父母抛弃——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婚,父亲由于被判无期徒刑一直关在监狱里;他被河北省体操队“抛弃”——张尚武由于已经受伤,提出想退役和上学,毕业后可以当老师,但是省队不允许;他被社会保障部门抛弃——他的“爷爷奶奶都得了脑血栓动不了了”,却没有有效救治,于是这个孝顺的孩子,“没有办法才去偷东西”。没有办法也不能偷东西,但面对这样的哀伤叙事,相关部门为何不及时伸出援手,释放体制温情?

张尚武的命运不是孤例。举重冠军邹春兰当搓澡工、亚洲举重冠军才力当门卫、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摆地摊,他们都有一个共性,运动员生涯虽未夺得奥运冠军,但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最值得强调的是,他们一身伤病地退役,身体状况不佳、谋生能力不强,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困境。面对张尚武的困境,邢傲伟很感慨,“希望运动员公社、中国运动员教育基金、冠军基金等一些公益组织能关注他。”应该强化对运动员的保障,有关部门不仅应着眼于运动员的现在,还应关注他们的未来。

张尚武感叹自己“除了体操无一技之长”,这句话耐人寻味,除了举重,邹春兰一无所长;除了长跑,艾冬梅一无所长。在这种语境中,如何让运动员专注于自己的专业时,提高他们的知识水平和对社会的适应能力,同样需要有关部门思考。

本报特约评论员秦宁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