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每日一评 > 正文

药家鑫父亲索赔1元并非儿戏

2011年09月07日08:24南方网詹万承我要评论(0)
字号:T|T

9月5日下午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向法院提交申请,要求判决被告张显公开在网络、报纸上道歉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张显回应称还不知道此事。张显为药家鑫案原告代理人,因其在网上多次发表对药家鑫家人的评论引起药家不满(9月6日《中国青年报》)。

药父的诉讼请求为:判令张显连续30天在各新闻媒体刊登不少于3000字的道歉信,以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元。但张显给出的回应却是:“这是个无聊的游戏,我陪他玩”。此时张显的这番表态却无疑将其推到更大的争议漩涡之中。

张显既是原告的代理人,同时又与死者有着亲属关系,几乎垄断了原告方信息的披露,所以,网民和舆论把张妙定义为弱者一方,同时又认为药家鑫是“富二代”和“官二代”,这当中无疑是与张显的因势利导有关的。如果判断的做出是基于事实,那当然是无可异议,关键之处就在于,引导网民和舆论做出判断的许多事实,本身并不见得清晰准确。

严格意义上来说,网民和舆论针对案件提供的事实发表看法,不管准确与否,都是允许也必然会存在的。但是,考虑到目前具体的司法和舆论环境,谁也无法轻易作出判断,一个案件被舆论高度关注之后,判决结果是否与无人关注一致。实际上也就是说,现在谁也无法去估量张显所发布的那些并不准确的事实,对药家鑫案的判决起了何种作用。

药庆卫选择在药家鑫死刑执行之后起诉张显,对案件判决本身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但重要的是药庆卫勇敢地站了出来,他试图以行动告诉网络围观者,以正义推动网络言行应有所边界,否则就可能是建立在伤害他人基础上的维权模式。

相比之前药庆卫所提出的因为“网络伤害”而指张显名誉侵权,要求其“澄清网上不实及恶语攻击的言论,并作公开道歉”,可以看出此次的诉讼请求变更提出的要求更具操作性,但是操作的简便却并不能与意义的轻重一一挂钩。对药庆卫而言,这可能既是平复伤痕恢复正常生活的一种自我救赎,同时也是对亡子的某种慰藉,当然,这也势必将引发张显及其拥趸的反思。

(南方网)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enman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