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深度 > 正文

日本福岛半年“鬼城”记

2011年09月22日15:33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福岛半年“鬼城”记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林晓霞

9月,对于日本这个四季分明的国家,又到了秋高气爽适合户外活动的时节。

往年,日本各级学校都会举办校运会。但今年,对于东北福岛县的中小学生来说,显得有些不一样,他们只能在稍显狭小的校体育馆和礼堂内活动,游泳和田径比赛均被取消。

“这对孩子们来说有点可怜。”福岛须贺川市白方小学校长古川光一郎遗憾表示。当地政府已采取了一些举措来延续传统,市政府开放市体育馆给小学生进行体育活动,并派出专人为学生清扫鞋上的灰尘(尘土容易残留放射物)。

地震、海啸以及核泄漏发生已有半年,日本福岛的天空恢复了往日的湛蓝清澈,户外鸟语花香;但另一面,一个个空荡荡的城镇却又清晰标注着核辐射阴霾的存在。

“鬼城”坚守者

福岛核电站周边的许多城镇时间仍旧停留在3月11日。

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周围20公里半径范围内的居住区域里有数万居民不得不放弃了他们的家园,留下了一个个被称为“鬼城”的城镇,这些“鬼城”的未来如何,暂时无人知晓。

在曾经有近1.5万名居民的富冈町,大白天街头空空如也,到处弥漫着诡异的气氛。日本最常见的自动售卖机没有了闪光,一辆又一辆摩托车和汽车静静地躺在街头,甚似美国影片《我是传奇》中描绘世界末日的场景。

由于撤退得过于匆忙,富冈町完整地保持着灾难那天的场景。许多房子的门窗都敞开着。那些被地震和海啸破坏的设施未得到任何修复。一辆撞毁在灯柱上的摩托车,仍然保持着3月11日姿态。

广岛原子弹爆炸时,一些在爆心的人因为极度高温被瞬间融化,他们的影子印在了墙上,日本人遂称广岛为“影子地狱”。而对今天的日本人来说,“鬼城”富冈町何尝不是另一个“影子地狱”?

农民松村勇人是最后一个离开富冈町的当地居民,几个月以来,他一直试图重返家乡。让这里重现生机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梦想。“我们需要自来水、电和煤气,我们要让这里重新变成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年迈的父母也希望回来,他们称即使死也希望死在故乡。”

灾难使当地出现了一批新的“野生动物”,那些居民所养的牛、鸡、狗等,由于无人喂养,大部分饿死,但有一部分冲破护栏,游荡在附近。松村先生每次回来,都要准备一些食物喂养这些动物。这对他来说,也算是心灵上的一种安慰。

近日,日本的农林水产省请来英国著名的生态学家BrendaHoward博士对福岛未来的生态恢复问题进行评估,她曾经以对切尔诺贝利的生态研究而知名。

结果是令人鼓舞的,Howard认为福岛的问题没有切尔诺贝利那么严重。特别是日本的牲畜都是在室内养殖的,这样最大程度地避免了辐射污染。

“主要是在核电站5公里范围内的土壤污染比较严重。污染总体来说比较表层,谷物中的铯134和137的测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今年和明年的农作物不要食用,之后的应该就没有问题了。”东京农业大学的中西友子教授也表示。

在科学家们努力消除公众舆论对于核辐射恐惧的同时,松村勇人继续以一种前工业化时代的生活坚守着返乡的梦想,他以罐头果腹,用蜡烛照明。“我知道核辐射有害,不过还是二手烟对身体更加不好。”他自嘲道。

返乡路漫漫

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的各个居住区域,正在为是否能解除避难指令而争论不休。广野町的居民已经为此分裂成两派:一派是已经返回居所的居民,另一派则是主张等待核电厂反应堆完全冷却、污染物清除完毕以后再返回的“慎重派”。今年4月,日本政府将这里的政策从“强制避难”调整为“鼓励避难”。

在广野町的5000多名居民中,目前有300多人已经返回家园,他们大多系老人。但町内商店大多关闭,只有3000名寄居于町内旅馆内的核电站工作人员让这里残留了一点点人气。其实在广野町,除了公共汽车服务外,电力和自来水已经恢复。虽然唯一的超市还处于关闭状态,但如果要购买日常用品,除了几家开店的商店以外还可以去附近的磐木市购买。

经过测量,目前广野町的辐射剂量已经降低到安全水平,甚至比在警戒区以外的福岛市还要低。但是辐射并非居民不愿意返回的唯一因素。“即使辐射量降低到安全水平,还是希望国家继续维持‘鼓励避难’政策,否则我担心我们这么早回去了,从政府和东电那里得到的补偿就会减少。”一位属于“慎重派”的主妇就这么认为。

这位主妇一家在警戒区以外的磐木市临时住宅里居住。丈夫在市里上班,孩子也在附近的学校上学。全家人的心理已经开始动摇,觉得就这样一直住在这里不回去也可以考虑。

“干脆把我们并入磐木市算了”,这样的声音已经开始在多个避难区域的居民当中出现。相比于那些老人,年轻一点的人因为顾及工作问题而不返乡的现象很普遍。在磐木市避难的坂本奈奈惠一家,丈夫坂本望被原来工作的建筑公司解雇,她自己上班的公司也休业了,家里还有一个两岁的孩子。“现在考虑的就是尽快在磐木市找到工作,回家什么的都不重要。”坂本女士说。

“在清除完污染、保证孩子们的安全以后再让大家回来。”广野町的山田町长呼吁居民们继续“忍耐”。

在福岛核电站周围,总共有12个市町村被划为避难区域,其中在南相马市最多,有25184人,其次是浪江町,有20115人,还有55793人在福岛县以外避难。

经济和失业问题更加令人困扰。如果把2005年福岛县的工业指数定为100的话,现在只有86.1,比起5月份的79.9已有恢复,但是离地震前2月份的95.8还有差距。因为地震失业需要领取救济保险的有23862人,是去年同期的1.9倍。

为了解决失业问题,日本政府确立了国家和县政府保持雇用2万人的政策,最近又增加雇用2000人来照顾避难居民的生活。对于受害居民,东电进行了一些赔偿,不过已经出现了有人得到东电赔偿后无所事事,沉迷于饮酒及街头游戏机的现象。

家园凋敝

一些地方的居民开始陆续返乡,但满目的凋敝景象让他们伤心不已。

在警戒区内的川内村,从5月以来已经开始“一时归宅”(即可以不定时地回家收拾,但是还不能回归居住)。先后有92户227人返回仓促放弃的家园,但是每次回去,居民们总是感到“比上一次来更加凋敝”而心情暗淡。

警戒区内的农田全部杂草丛生,60岁的当地农民松崎安延在事故发生后一直住在老伴松崎君子的娘家,第一次回家发现自己的田地杂草已经长得连土壤都看不到了。“因为每次回家只给4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根本不可能清除田里的杂草。虽然对这样的状况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实景还是非常震惊和难过。”松崎表示。

而老伴君子则牵挂先人的灵位:“祖先的灵位孤零零地放在家里太可怜了。”现在这些灵位被放置临时住宅里。

而在警戒区内的另一处居民点大熊町,地震后在福岛县郡山市避难了半年之久的半谷好人第一次回到自己的祖屋,发现榻榻米上满布灰尘和老鼠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现在也只能拿点冬衣和照片了。”半谷叹了一口气。过去,半谷专门从山上引泉水使用,这也是他的养生之道。以后,即使可以回来居住,因为担心辐射问题,这样的好日子也不能再有了。

福岛式歧视

因为核辐射威胁的缘故,过去福岛县产的许多“名物”如牛肉、萝卜、松茸和银鱼都不再被市场接受。但是日本一些地方“闻辐丧胆”的程度已经到了烟花都害怕的境地,却是令人始料不及。

9月中日本爱知县日进市举办了传统的赏烟花大会。本来预定有11万人到场,要发射2000枚烟花弹。结果却因为当中有福岛县产的烟花弹而被临时推迟。

烟花大会的执行委员收到了20人次的电邮和电话抗议,抗议认为,“由于没有对烟花进行辐射测定,因此不能保证安全。”虽然人数不算特别多,但是对本地民意一直比较惧怕的官方最终做出了“不采用福岛产的烟花而以本县产的烟花来取代”的决定。

讽刺的是,这次赏烟花大会本来的主题就是“支援东北地震灾区的复兴”,特定邀请了几十名灾区人民作为贵宾参加。而且一般的赏烟花大会是不会特意公布烟花弹的产地。但是这次的组委会特地宣传使用了受灾地产的烟花,结果闹出了这次的风波。

对此,福岛县“菅野烟火店”的店主,77岁的菅野忠夫还算大度:“不能说特别难过,这个夏天收到了全国各地不少的订单,但担心核辐射的说法还是第一次听说。”日进市长荻野幸三也只能解释:“对福岛方面万分抱歉,但回应市民的不安也是必要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