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新闻 > 人物 > 正文

李阳谈婚姻回应家暴事件:称很真诚揽起责任

2011年09月23日08:12南方都市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李阳谈婚姻回应家暴事件:称很真诚揽起责任

2001年8月1日兰州七里河体育场,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在讲课。资料图片

  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最近被卷入风口浪尖,不是因为英语,而是因为他的美国妻子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李阳对他实施家暴,并贴出她的伤痕照片。9月11日,李阳公开承认家暴。9月20日,在江苏兴化两所中学做培训讲座的李阳接受南都首席记者姜英爽专访,谈论他眼中的12年跨国婚姻和家暴事件。

  “当时我就想消灭她”

  姜英爽:这么多年,你作为一个good example,以李老师的形象存在于我们心目中,但最近不停有记者就家暴事件来采访你,你经常要接受所谓洗白式的采访,不知道你心情是怎么样的?

  李阳:实事求是去讲呗。描述这件事情的目的,是想让家暴得到一次探讨。

  姜英爽:你真的没有压力吗?

  李阳:我没有什么压力,但是我现在要有耐心去解释。

  姜英爽:今天早上,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些你打你太太的细节,包括你把她的头往地上撞了十次……你真的这么狠?

  李阳:对,是。

  姜英爽:当时你想的是?

  李阳:当时我就想消灭她,我就想我们同归于尽算了。

  姜英爽:你失控了?

  李阳:当时失控了,包括现在也是这样。因为每天都生活在压力很大的环境下,(她说)“我要让你付出代价,我要让你……”就是这些东西,沟通不了。其实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都喜欢工作,喜欢教英语,然后我也挺佩服她把孩子教育得很好,都很好。但……我一直在考虑,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比如说沟通不了。不是说彻底沟通不了,好的时候就很好,然后现在又开始变得……原来我们是一个月两个月吵一架,现在是随时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炸弹就爆炸了。

  姜英爽:你这样在全国东奔西跑,能够经常回家吗?

  李阳:还可以吧。我每个月回一两次家,但是我们也会比如说飞到哪里去见面啊,或者孩子到我演讲的现场来啊,都有。

  姜英爽:你觉得这桩婚姻到现在走到了一个胡同里?

  李阳:经常走到胡同里去,就像金婚的、银婚的人说,其实一天到晚想着分手。你也一样,都会的,迟早都会有那个点的。

  姜英爽:问题是,这个点是否是高频率的发生?

  李阳:我们现在就是高频率的发生。

  姜英爽:你有想过现在这桩婚姻是结束它,或者要继续下去?

  李阳:现在就是说呢,女人说话也很难懂,谁知道她真的想什么。比如(她说)我要离婚什么的,要真的离婚,她其实只是暗示而已。

  姜英爽:你呢?你的想法是什么?

  李阳:我很简单,只要她还愿意继续走下去,继续留下去。因为我们有三个孩子,我们之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我今天早上做梦还在想这事儿,她一条短信又过来,要在现场肯定马上又爆了。

  姜英爽:你是一个很容易过激的人吗?

  李阳:是,容易(过激)。比如说她会给我发短信说,你其实从来没有爱过我,只是想利用我。女人有时候就是喜欢过嘴瘾,但我就会当真了,我觉得怎么会这样呢,就会想辩解,就会激怒。

  姜英爽:她说这些话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你在某些场合说了一些让她会这么理解的话,比如你说你是为了研究家庭教育,才和她结合的?

  李阳:当初她是说她不喜欢听这个话。

  姜英爽:其实任何女人都不喜欢听这个话。

  李阳:没关系啊,不喜欢听这个话,告诉我不喜欢听就完了,但是没必要为这个事经常闹,明白吗?我们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在一起的目的是和谐,有一个温馨的家,能够过日子。别老是把过去的事提出来,就像她觉得家庭暴力后对我的惩罚力度不够,那目的到底为什么?对吧?美国人思维跟中国人不一样,我觉得。

  姜英爽: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

  李阳:那惩罚,什么叫惩罚力度够?像美国那样?

  姜英爽:在美国,是会把你抓起来的。

  李阳:对,把我抓起来。抓起来也得放了,也抓不了多久啊。

  姜英爽:给你举个例子。我一个大学同学和他丈夫结婚后,移民到加拿大。刚到加拿大的第一个月,丈夫就把她打了,因为找工作的事压力特别大。当时邻居就去报警,接着她丈夫接受了近一年的反反复复的各种审判,而且把这个列为她丈夫的污点,让他根本就找不到工作,除非我同学撤诉。

  李阳:是嘛。

  姜英爽:你觉得这样的惩罚是过度的吗?

  李阳:我觉得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和历史,如果再过五十年二十年,中国也会走到那一步。

  姜英爽:但你是学西方文化西方语言的啊!

  李阳:学习西方文化并不代表西方文化对啊!就像我觉得拉丹“9·11”炸得很好啊,“9·11”是全世界最廉价的战争,死的人最少,但是对世界历史改变最大。这是我的观点,那美国人肯定不同意对吧。所以我觉得,不一定要用加拿大的例子来说中国,每个国家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一定会有不同的问题。

  姜英爽:你的意思是,对于你现在来说,你并不赞同这种处理方式?

  李阳:我觉得中国人去了以后肯定会感受到震撼,肯定会觉得怎么这么麻烦。那是因为美国到了这个地步,美国人的个人空间感很强,女孩子是被彻底解放的,是个彻底独立的个人。在中国文化下,你去这样做肯定是吃不开的,就算中国有家暴法,它也是逐步来的。举个例子,可能是拘留十天,但是拘留十天以后夫妻关系想要再恢复到以前,就很难了,除非离婚。如果你认为打一架就要离婚的话,那你就不要打,或者干脆早点离婚。所以西方的那种方式在中国肯定暂时行不通。可以有初步立法。

  姜英爽:但是你的妻子是一个西方人,你娶了她以后有没有想过尊重她的国情或者习惯呢?

  李阳:语言暴力也是暴力,冷暴力也是暴力,这件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对吧。但是从结果来看,那是我对她施暴。

  姜英爽:对啊,就算在中国,打人也是犯法和挑战道德的,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李阳:那我和我太太在一起老打架,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她也很粗暴的。

  姜英爽:这是第一次吗?

  李阳:不是第一次。

  姜英爽:动手是第一次吗?

  李阳:动手也不是第一次,怎么可能是第一次。

  姜英爽:怪不得人家说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李阳: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有第三次就有第四次。除非双方都要改变。

  姜英爽:不然的话就一定会陷入这种恶性的循环?

  李阳:对啊,肯定会。

  “我已经很真诚地揽起责任”

  姜英爽:你打完她以后,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

  李阳:我打一会儿就清醒了。

  姜英爽:然后呢?

  李阳:然后她就已经暴烈了,那我清醒也没用啊。

  姜英爽:你不带她去医院吗?

  李阳:我没带她去医院,我也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子了,我头上一个包呢,耳朵上不知道怎么的出现了一些问题。

  姜英爽:当时有向她道歉吗?

  李阳:我发短信给她道歉,她不接受。女人是这样的,在我们之间,什么道歉之类的已经是没有意义的,过两天又互相爱一爱。人就这样子,情感是很纠结的。

  姜英爽:再想一想,当时真的没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了吗?

  李阳:再讲一遍,那时候血全冲到脑袋上去了,不可能去思考。我也在想啊,那时候为什么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二点半呢,我就想走出来,停一会儿,冷静一下,但女人她喜欢持续挑衅,持续语言上的挑衅。

  姜英爽:你以前也说很在意自己在别人心中做一个好的榜样。

  李阳:对,现在也是榜样啊,家暴榜样。

  姜英爽:对啊。

  李阳:这难道不是好榜样吗?

  姜英爽:没有遗憾吗这件事?

  李阳:当时觉得遗憾,现在觉得一点都不遗憾。首先,告诉所有的人,我也是人,对吧。名人暴露出来的,伪装(出来)的永远是好东西,所有的名人。

  姜英爽:你觉得这反而撕掉了你原来加在自己身上的那种伪装?

  李阳:对。

  姜英爽:说真的,你后悔吗?就是说打人这事。

  李阳:首先,它是错误的,毫无疑问;第二,我肯定后悔;第三,现在的问题是后悔没用啊!大家的行为模式不改,性格模式不改,那就不要在一起。

  姜英爽:你后悔的是什么?是指它影响了你的工作、名声,还是……

  李阳:它影响了我的工作、名声等等,我都丝毫没有怪她。

  姜英爽:你觉得后悔的是什么?

  李阳:我后悔的就是,打了她。

  姜英爽:你也觉得打人是一件很……

  李阳:也不一定啊。其他人不是天天也打架吗?老爸也打老妈,老妈也打老爸,父母也打小孩儿,不要把这个“打”变成多么了不起的事儿。那语言暴力算不算暴力呢?语言也可以把一个人毁掉啊。

  姜英爽:关键是看动手的程度。像你这么狠的,不多。

  李阳:哎,动手程度这么大肯定是有原因的。

  姜英爽:有原因?

  李阳:肯定是爆发式的。

  姜英爽:如果我要是把你这个话登在报纸上,读者一定会觉得你李阳是毫无诚意的。

  李阳:那没关系,说我毫无诚意就毫无诚意。道歉一次就够了嘛,我用微博道歉了。

  姜英爽:大家认为你只是就对孩子方面的影响道歉,没有对妻子的道歉。

  李阳:没有,我都写了。

  姜英爽:她也觉得你并没有诚意道歉,你亲自对她说了吗?

  李阳:我可以不道歉,这件事我甚至完全可以不承认,只要及时回复(微博),再把她的事列出来就够了。但这样做没必要,我就全部揽在我身上。而且我说了我对她实施了家庭暴力,如果我要婉转点,应该这么说,我们俩发生了冲突,因为性格不合,语言不和……我已经很真诚,把责任百分之百地揽在我身上,这件事再追究下去没有意义了。

  我觉得,女人需要反省,在对付男人的时候需要怎么办。女人有一个特点,喜欢把五百年前的事捞出来,从头到尾来一遍。这就是性格缺陷,我相信和谐的家庭不会这样。现在的问题就是家庭教育、从小的生活环境,一个好的妈妈会带出一个非常好的孩子。抱怨、语言暴力、威胁,都是带毒的。

  姜英爽: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爸爸,一个好的爸爸也会带出非常好的孩子。

  李阳:那当然了,还是那句话,一个巴掌拍不响,家庭暴力都要找原因。但从这个性质而言,肯定是我动手了,这个已经定性了。我也道歉了,派出所调解一下,我们也达成了一个协议。这件事情道歉就够了,现在问题是,谁能把这件事说清楚呢?

  姜英爽:其实最重要是当事双方的感觉。外人说什么不重要。

  李阳:外人说什么都不重要,我的名气受损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对大家有个交代。我试了一下,这两天我们的沟通还是不行,刚沟通两句就还是吵,她觉得我在外面接受采访是为了我个人形象。我就是为了个人形象关你什么事儿啊!你为什么为这件事儿要抱怨我?

  姜英爽:也就是说她还没有原谅你?

  李阳:心胸太狭隘,原谅只是瞬间的事。就像美国一个妈妈,原谅了一个黑人,那个黑人把她儿子打死了。要是一般人,肯定要以毒攻毒,把他吊死,对吧?就像药家鑫,法院就要判他死刑,我们应该想想,药家鑫那时候是慌乱的,他从小接受了什么教育?所有的教育都是要把事情掩盖起来。我们应该这么反省。

  姜英爽:你觉得在中国的环境下这不算一个很大的过失?或者说你自己找到理由原谅自己了吗?

  李阳:我必须原谅自己,我要是自责下去,难道要我剖腹自杀才能解决问题吗?我向派出所保证了,我以后再也不闹事,如果我今晚回到北京,出现冲突我立刻离开。我已经在做准备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aggy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