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茶余饭后 > 三秦大地 > 正文

65岁老民兵敬老院凄凉离世 死时还穿着单衣

2011年11月08日07:52三秦都市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65岁老民兵敬老院凄凉离世 死时还穿着单衣

65岁老民兵敬老院凄凉离世 死时还穿着单衣

65岁老民兵敬老院凄凉离世 死时还穿着单衣

10月24日凌晨,被村干部送到安康市白河县大双中心敬老院三个月的冷水镇全家村65岁老人陈绪忠,黯然辞世在敬老院自己那张低矮的床上。这位在修筑襄渝铁路时光荣负伤,大半生贫病交加下肢严重残疾的“老民兵”,在秋末冬初像一片黄叶静静地凋落,带着对幸福的渴望,走到自己人生的终点站。

陈绪忠的四妹陈绪芳10月24日上午快9点时,被邻居告知,敬老院电话通知,自己的哥哥陈绪忠已经于凌晨一点半,在大双敬老院死亡了。虽有心理准备,但这个噩耗还是让陈绪芳姐弟内心无法接受。

65岁的陈绪忠这次真的走了

早晨8点钟,77岁的李景贵做好了早餐——红薯包谷稀饭。她习惯性地拿过案板上的不锈钢饭缸,先在锅底捞了满满一勺红薯,再添一勺稀粥,又给粥里放了两筷子咸萝卜条,拄着拐杖出了门。出家门右拐,爬上六级台阶,李景贵来到“大儿子”——陈绪忠的家门前。

闻听母亲端着饭碗又要出门给哥哥送饭,小儿子陈绪兵忙起床想阻拦。当他跑出来时,看到母亲正面对哥哥陈绪忠的棺材,哭着抹眼泪。陈绪兵看到这些,在母亲李景贵的身后也哭了。他伏在母亲耳边说:自己的哥哥陈绪忠真的走了。7月22日,65岁的陈绪忠被村干部送到安康市白河县大双中心敬老院,安享晚年。10月24日凌晨,他病死在敬老院内,两天后被安葬在养老院后山的公墓里。

“昨晚我又梦见你哥坐在大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喊着‘我要回家’。”李景贵自从这个小自己12岁的义子离开家门后,就经常晚上梦见他又回来了。“大儿子”陈绪忠要被村干部送走前,李景贵说自己看不出一点迹象。

当她得知村干部掏十元钱指使村里的那个“傻子”背着“大儿子”陈绪忠奔向下山公路出村子时,立刻跌跌撞撞追了过去。然而当她追到四五里外的大路口时,“大儿子”已经被村支书李宗海用摩托车带走了。李景贵当时瘫坐在原地嚎啕大哭,乡亲们好半天劝不住她。

三个月后再次见到“大儿子”陈绪忠时,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让李景贵无法释怀的,除了儿子陈绪忠的死因,还有就是“大儿子”死后,竟然没能带走家里为他准备的棺木。

望着空洞幽暗的堂屋,李景贵不住擦拭已经红肿的双眼。村里人劝她,不敢再难过下去了,否则眼睛会哭瞎的。李景贵这时更加伤心,再次泪如雨下,啜泣不已。她对着劝慰自己的乡亲解释道,自己就是禁不住地想,要是自己照顾“大儿子”陈绪忠,也许他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不会这么早就走了吧”。他不习惯吃米饭,临走也没吃上我给他擀的面条。

身后群山寂静,眼前蜜蜂嗡嗡作响。在这个深秋初冬的时刻,李景贵看着围绕儿子棺材飞舞的蜜蜂疑惑地自言自语:自从儿子陈绪忠死后,家里就跑来了十几只山里的野蜜蜂,在儿子陈绪忠的棺木中住下来建筑巢穴。这么冰冷的天气怎么会有蜜蜂飞来呢?莫非蜜蜂是儿子陈绪忠死后的魂灵化身?还是他让蜜蜂给我带信来,想说些生前还没说完的话?

贫穷疾病“老民兵”的凄苦一生

65年前,陈绪忠降生在陕西最南边的安康市白河县全家村。村子所在冷水镇与湖北十堰市只隔了一条汉江。记者一行到陈绪忠老家探访,在乡亲们看来,陈绪忠算是最早走出大山的那一批人。1969年陈绪忠作为村里的民兵,被抽调到距离村子六公里外的地方去修筑襄渝铁路。1971年在一次施工中发生意外,他从卡车上摔了下来,颅脑严重受损,二等伤残,留下了脑震荡后遗症。

李景贵向记者回忆道,陈绪忠受伤后住了半年医院,被送回来时人已经大变样,病情缓解时,陈绪忠还能挑水,放羊,下地干力所能及的农活,但还是养活不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妻子在贫苦交加之际,带着小女儿改嫁他乡,大女儿也投奔河北的姑姑谋求生存。孤身一人的陈绪忠和长自己12岁的婶娘李景贵两家合一家,他做了婶娘的义子。在户口本上,陈绪忠是婶娘李景贵的“大儿子”。

村里人说,陈绪忠是在婶娘李景贵的背上长大的。李既是陈的长辈婶娘,又是照顾他吃喝拉撒抚养他长大成人的母亲。陈绪忠和李景贵的七八个子女情同手足。四妹陈绪芳回忆道,陈绪忠长他们姐弟二三十岁,但在他们面前就是个老大哥,没一点脾气,经常身上背着抱着爬满了他们姐弟几人,陈绪忠老是笑呵呵的。

陈绪忠结婚后,李景贵和陈绪忠分了家。但陈绪忠上三线修铁路,李景贵又和陈绪忠的妻子生活在了一起。陈绪忠妻离子散后,李景贵为了方便照顾伤病致残侄子的生活,和陈绪忠商量后,两家又把户口本合在一起,变成一家。

在婶娘李景贵求医问药的照顾之下,陈绪忠头痛的后遗症竟然好了。但陈绪忠的四肢却开始萎缩,特别是下肢,在五六年前,双膝关节开始出现挛缩强直,只能蹲着行走。此时,陈绪忠只能在家看门,或者被婶娘带到责任田里,蹲在地里干些拔草等力所能及的活。

在被村干部接走前,陈绪忠已经好几年不能上床了,家里人只能在他的屋内用荆棘和麦草打造地铺。他一日三餐由婶娘把饭送到他的床榻之前。

陈绪忠生活在昏暗的屋子里,屋内没有电视也没有收音机,他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自己给自己唱歌听。“直至有一天,陈绪忠的歌声也听不到了,村民方知他被送进了大双中心敬老院。

村民向记者证实,陈绪忠并非无人抚养。受伤回家后一直由婶娘李景贵悉心照顾。陈不习惯吃米饭,李显贵每天都要擀面条。记者在李景贵的屋内发现了一大堆营养快线饮料瓶,陈氏姐妹称,目前把这些稀罕的营养品全给了大哥补养身体。村民王文秀回忆道,陈绪忠走之前她还看到李景贵在给大儿子熬排骨汤;陈绪忠走后不久,李景贵拿出桃子李子对她说,全是给大儿子准备的,还没吃完,人却被带走了。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percyx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