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医疗健康 > 健康资讯 > 正文

中国每年1万医生被殴打 脆弱医患禁不起重压

2011年11月11日08:00人民网-《生命时报》田 野 胡楚青 王 月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医院本应是救死扶伤的场所,却频频成为了“犯罪现场”。11月3日中午12时,广东省潮州市男科医院发生了一起血腥惨案。。犯罪嫌疑人黄某花了3000元治疗费后,认为治疗效果不好,遂混入该院,砍死副院长宋某,砍伤一名医生和一名工作人员。

大大小小的“医闹”事件每天都在医院上演。近日,一项针对全国270家医院的调查显示,73.33%的医院出现过病人及家属殴打辱骂医务人员的现象;61.48%的医院发生了病人去世后,家属在院内摆花圈烧纸设灵堂、多人围攻威胁医生等事件。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被殴打受伤的医务人员已超过1万人,2000—2010十年间,共有11名医务人员被患者杀害。

“医生和患者本该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他们共同的敌人是病魔,为什么现在医患双方倒打得不可开交呢?”中国医师协会会长殷大奎的话值得人们深思。

每年1万多医生被殴打

翻开今年医患冲突的大事记,医生遇害的噩耗接二连三传来——9月15日,北京同仁医院发生一起惨烈血案,43岁的女医生徐文被一名患者连刺17刀,倒在血泊中。此后一周,又有一名眼科医生被患者打伤。9月21日,湖北武汉协和医院一名七旬患者因病情复杂,抢救无效死亡,家属纠集数十人持械闯进医院。8月23日,江西南昌市第一医院发生一起血腥械斗。上百人手持棍棒、渔叉、钢管到医院闹事,与保安发生冲突。8月16日,广东东莞市长安医院发生恶性伤害事件,一名男子因治疗后病情不见好转,持菜刀冲入诊室,致医生一死一伤。5月30日,江西省上饶市人民医院一患者家属纠集近百人封堵医院,一名医生下肢被打残……

医生们不得不采取自卫措施:有医院设立“委屈奖”安抚医护人员,奖金为500元,用来奖励那些忍受委屈的医护人员;有医院为大牌专家配备了贴身保镖;有的医生护士甚至戴着头盔上班。还有人总结称,目前医患双方冲突最集中的科室是:儿科、产科和急诊科。医患纠纷内科少于外科,中医院少于西医院。

日前,专业医学网站“丁香园”发布了一份《医生工作场所防暴力行为中国版指南》。据称,这份指南综合了2000多名医生会员的意见,制订得非常细致,医院、医生需要注意的情况都交代得十分清楚,并罗列了32条具体措施。比如建议每个诊室和办公室的桌子下面安装隐蔽的紧急呼救按钮;值班时尽量避免独处一室,切勿背靠大门;如应对时间充裕及时脱掉白服、混在现场人群中迅速脱离现场;注意与患者保持一定距离,防止镜碎片造成二次伤害;发生暴力事件后,医院宣传人员应保存好现场照片、伤痕照片和监控视频,及时寻找目击者做笔录等。

从专业上讲,医生可能比患者更有发言权。但在安全方面,他们或许比某些患者更弱势。不久前,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第四次医师执业状况调研报告》显示,48.51%的被调查医师对当前的执业环境不满意。一名医生在网上发布了这样一篇博客:“和很多同行一样,我对这个职业充满了无限的热爱,对每一个生命都示以应有的尊重。但这个糟糕的6月里,炽热的心却遭遇了飞雪般的冰冷,恐怖的医闹一次次地血溅白衣。无比偏激地指责着医生的人们,你们真的了解医疗这个行业吗?你们真的了解医生这个群体吗?”在患者看来,这些血淋淋的事件同时是医患矛盾极端化的表现。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李先生表示:“看病已经成为了老百姓的一个心病。这些个案虽然极端,但也反映出现在医患关系中的一些问题,这种水深火热已到了不得不改善的时候。”

医患矛盾为何加剧

那么,到底哪些原因导致了医患矛盾的加剧呢?

一、看病难、看病贵。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表示,由于看病难、看病贵的现状,医院和医生留给患者的第一印象就不是正面的。此时,如果发生医疗事故,哪怕是轻微的失误,患者内心淤积不满情绪便会被激发,一旦调解、处理再出现问题,医患冲突便无可避免。作为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批医院市场化的亲历者,既是医院员工又是患者的洪志华对此深有感触:“我当时在医院做会计,之前医院会有很多政府拨款。结果有一天,上面一声令下,放权让利,扩大医院的自主权,实际上就是只给政策不给钱。这样带来的问题就是,医院必须自谋出路。政府投入不够,只能从医疗服务中、从药品里收取利润,这些全部都转嫁给了老百姓。”

二、双方信息不对称。中国医院协会门(急)诊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吉善说,医学是非常复杂的学科,加之人类对疾病的认知本身就很有限,导致在沟通层面,医患间就容易出现明显的代沟。目前,现代医学已经命名的疾病有7000多种,但能够彻底治愈的仅有少数几种。更何况,再成熟的治疗技术,都有发生意外的可能。但患者往往觉得“能叫得出名字的病就该有得治”、“别人能治好自己就能治好”,这些信息的不对称,往往是医患间矛盾的诱因。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王仲表示,不少患者认为医生无所不能,希望彻底解决病痛,其实医生没有这个能力。医生能做的通常有三件事:减轻痛苦、适当延长生命、提高生活质量。

三、沟通环节出了问题。《生命时报》一项大型调查显示,在患者最不喜欢医生说的话中,排名第一的就是“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怀孕5个月的小张告诉记者,每次去大医院做B超,不到5分钟就检查完,多问一句就会遭医生白眼。“后来我选了个私立医院,虽然花钱多一些,但至少我能把想问的问题都问完,比较安心。”广东省律师协会医疗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宋儒亮表示,他常听到医生抱怨,我今天已经看了五十个病人了,怎么可能好好跟你解释?也有医生认为,面对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深奥的医学知识我能和他解释清吗?其实这都是沟通方面出了问题。

四、部分媒体推波助澜。今年的“八毛门”、“缝肛门”、“茶水验尿”等一系列媒体热炒的事件,都给本已紧张的医患关系再次上紧发条。廖新波说,爱岗敬业的好医生事迹往往出不了医院大门,只在病人群体中口耳相传。坏医生虽是少数,但更容易广为传播,甚至成为行业“代言”,造成不信任的情绪在患者中扩散。

医生恐惧,遭殃的是患者

“如果医生受不到保护,谁来给患者看病?”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今年两会的提案就是关于“医患矛盾”。她说:“医生的工作需要非常缜密的思考,如果外界环境混乱,他们可能会变得畏首畏尾,甚至开始质疑自己工作的意义。这样受害的其实是患者,尤其是后来的患者。”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助理袁钟一针见血地指出,医生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只能让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离开这个行业,只能助长“多做多错,索性不做;救人次之,自保要紧”成为医疗行业的“潜规则”,百姓们会放心把自己的生命交付给这样的医生吗?

医生也要学会和患者沟通。北京安贞医院副院长周生来表示,目前,医患沟通是医学教育的“短板”。医生本来有“三件宝”:语言、药物、手术刀。但是,很多医生只会用后两件,不会用第一件。很多人当了一辈子医生,却没有学会和患者说话。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则表示,医患双方对医学的理解是不同的,医生应努力降低患者不切实际的期望值。例如,有一位直肠癌晚期患者需要手术,他提出的要求是保住肛门。但医生告诉他,第一是保命,第二是保排尿功能,第三是保性功能,第四才是保肛门。这么一说,患者就理解了。天坛医院副院长王拥军告诉记者,在美国,医生会尽力用日常化的用语代替专业词汇,询问病人理解了多少,并鼓励病人提问。日本等国家则鼓励医生和患者自由交谈,加强信任,缓解疾病给患者带来的心理负担。

我们同样需要反思,医疗纠纷救济机制是否真正发挥了作用。北京大学医学部卫生法学教研室副主任王岳认为:“即便责任在医院,患者维权的成本也太高了。可以考虑尝试已经在部分地区试行的‘第三方行政调解机制’。规定一定数额下的医疗事故争议,一律通过司法局设立的‘医疗事故争议调处中心’调解,或直接向法院诉讼。公立医院无权与患者协商,患者自然也不会再缠着医院和院长了。”

最后,一名网友的话最应代表大多患者的心声:“当医生受到暴力侵犯时,整个社会应该和医生站在一起。我们不是在偏袒医生,而是应该想明白一个道理:我们离不开医生,更离不开好医生。”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aceyji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