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专题 > 娱乐专题 > 《白鹿原》 > 正文

民族史诗与影像奇观 初议电影《白鹿原》

2012年09月18日15:58腾讯大秦网·娱乐频道李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小说《白鹿原》曾经摘引巴尔扎克的名言“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作为题记。这句名言准确地标注了《白鹿原》从小说到电影的史诗特质。从清末到民国白鹿原上升腾的历史烟云,是整个中华民族实现现代转型之初所发生的剧烈的社会—文化裂变与阵痛。而对这一历史巨变的艺术关照构成了一部雄奇壮丽的民族史诗。一般来说,这种气势磅礴的民族史诗式的叙事只有长篇小说和长诗的体式才能展示出来,而在影像作品,特别是只有短短两个半小时的电影中,是很难完成的。但电影《白鹿原》,从叙事结构到故事内涵,再到人物塑造,几乎全面再现了小说原作的史诗特质,构成了一部影像化的民族史诗。在这个意义上说,《白鹿原》是一部了不起的电影,它在很大程度上拓展了电影媒介的表现力。

影片并没有像坊间传说的那样,将小说《白鹿原》改编成了一部“田小娥传”,而是像小说一样以清末帝制的废除和现代民族国家的建立的历史转折为线索,以白鹿两族共同遵守的象征着封建文化秩序的”祠堂”和“乡约”为叙事支点,展示了白鹿两族两代人和国共两党在这一剧变中的精神冲突和历史命运。田小娥的故事只是其中的一个焦点,只不过是观众较为感兴趣的一个焦点。

同时,影片也不是坊间传言的那样以刻意展示床上戏来吸引观众的。影片中并不多见的性描写,都是与其史诗式的叙事结构密切相关和不可分割的。

作为一部 电影,《白鹿原》的史诗叙事与小说原作形成了鲜明的发差。这种反差主要体现在电影特有的奇观化的叙事之中。那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的麦浪,那一片莽原上飞舞的雪花,那一幅幅震撼心魄的黄土塬的自然景观,以及振聋发聩的老腔、撕心裂肺的秦腔、凄楚婉转的碗碗腔,这些让本土观众无比亲切,而让外域观众无比新奇的自然的奇观和文化的奇观,在富有质感的视听语言中展现出来,给观众留下与小说中完全不同的印象和感受。

这一个个自然的和文化的奇观,呼应着一组个性鲜明的演员的表演。张雨绮演绎的妖媚而富有叛逆精神的田小娥,在一声凄婉的“桃花源来咧”之后,伴随着凄楚的碗碗腔的一组动作,段奕宏演绎的鹿黑娃端着一老碗裤带面贪婪的吃相,吴刚演绎的鹿子霖的油滑和老谋深算,刘威演绎的鹿三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疯狂等等,都似乎成为白鹿原上自然奇观和文化奇观在人物身上的投影。在小说原作中,所有的人物都几乎没有直接的肖像描写,这使得每一个人物在不同的观众的想象中都会出现不同的形象。而在电影中,通过演员个性化的,甚至夸张的表演,这些想象中的人物一个个复活了,让人们看到了比小说更加真切、逼真的《白鹿原》。

有人早就说过,电影是遗憾的艺术。一部电影,特别是以一部由文学名著为基础改编的电影,一定会留下诸多遗憾的。然而,《白鹿原》不管给人们留下多少遗憾,它雄奇的史诗式的叙事与一个个令人震撼的影像奇观却是不可磨灭的成功。

作者系陕西师大教授、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相关专题:

电影《白鹿原》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ent]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