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专题 > 娱乐专题 > 《白鹿原》 > 正文

独家解读《白鹿原》两剧本 王全安与芦苇大PK

2012年09月23日18:58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娱乐讯 (文/曾剑)《白鹿原》越来越成为一个话题了。

先是芦苇向王全安开炮,指责王全安2005年在剧本送审过程中“狸猫换太子”,还针对王全安的剧本和电影本身,批其没吃透小说,散乱无章。没两天,王全安这边奋起反击,“主家不方便出声”,制片人王乐和宣传总监周洲指责芦苇是胡说八道,甚至称对方是在走向疯癫。

让事态白热化的是,9月23日,网上出现了两版《白鹿原》的剧本,一版是芦苇的,一版是王全安的。从这两个剧本,或许可以看出,到底谁的剧本糟糕谁的剧本威武。或许,两个人的剧本也没有谁劣谁优之分,每个读者都会用自己的标准做出自己的判断。

感谢所有的争吵,让平日里秘而不宣的剧本得以大白于天下,可以让闲人看个热闹,可以让好事者辨个是否,还可以让文艺青年学着怎么写剧本。

网上流传的这两个版本的剧本,王全安写的那版的日期为“2005年3月”,芦苇的则为“2004年9月2日”,并标明为“二稿”。

如果这上面署的时间真实的话,那么2005年上报电影局的就是王全安版的剧本,芦苇所说的被替换掉的剧本也就是这个“二稿”。芦苇虽然写了7稿,但芦苇在访谈中说,后来王全安没找他谈过剧本的事,现在公映的电影《白鹿原》的剧本便来自2005年3月王全安版的剧本。

一 王全安真的掉包了吗?

王全安的剧本完全是建立在芦苇的剧本的基础上的,主要故事上完全一样。两个剧本基本上都是按照“新的基层机构成立——黑娃与小娥好——黑娃与小娥入不了祠堂——杨排长抢粮——农会革命砸祠堂——田福贤报复,黑娃与鹿兆鹏跑路——田小娥被鹿子霖强暴——田小娥色诱白孝文——鹿三杀小娥——黑娃报复”这么一个主线进行,10个小故事内容一样,时间顺序也完全一样。不同的地方是,芦苇的剧本,“黑娃与小娥好”这一段交叉着“白孝文房事被阻”进行,而王全安的剧本,多了“黑娃劫商铺”和1949年的戏。

《白鹿原》这部电影的艰难,恐怕很大一部分程度来自于,如何从小说《白鹿原》这个庞大的母体中,找出适合电影来拍的人物和情节,做加法和减法,但同时又不能够失去小说的主题。应该说,这件伤脑筋的事,芦苇做了一大半。

芦苇说,他在2003年和2004年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来写作,每写一稿,耗时都在几个月以上。由此可见改编之难。但芦苇又说,王全安的剧本只用了16天就写完了,经验告诉他,速度与质量成反比。他以此批评王全安的剧本为快餐。

然而,王全安并不需要从浩繁的小说里提取故事框架,他只需要在芦苇的基础上做出修改和调整,从芦苇的“二稿”变成王全安的剧本,花上16天并不算少。

芦苇说王全安用掉包计,在审查中用王全安自己的剧本顶替了芦苇的剧本,但同时又借用芦苇的人头,来保证电影剧本得以通过,这个说法恐怕也很大程度上是芦苇的幻想。这部电影最难通过电影审查的,其实就是王全安加上去的,那些1949年的戏,而此次公映版大力删去的也正是这些戏。如果考虑到过审容易,恐怕是芦苇这版用“八路军唱起嘹亮的歌声开赴前线”来结尾的剧本更合适。

二 王全安是为老婆而写作吗?

很多人看不起王全安,是因为他把《白鹿原》拍成了《田小娥传》,人们还一厢情愿的认为,王全安是为了他老婆才这么做的。

这牵涉到如何去理解这部电影。影评人赛人认为,电影《白鹿原》选择田小娥是必然的,“田小娥是个很重要的喻体,她就是个土地的象征,就是个地母的象征,很多人在这上面想获得他们的东西。人们对这片土地是无可奈何的,是爱恨交加的,恨也不是,爱也不是,是很复杂的心态。”

而芦苇的剧本则更倾向于去强调白嘉轩和鹿子霖这种家族之争,几乎从剧本开篇,鹿子霖就抱着自己新生的儿子去向无子的白嘉轩挑衅,之后,更是处处相逼。芦苇花了很多心思,去刻画鹿子霖这个角色的可鄙可恨,也因此,他剧本中的鹿子霖要比王全安剧本中的鹿子霖要精彩得多。而到了王全安的剧本中,他淡化了白嘉轩和鹿子霖的争夺,比如,在芦苇的剧本和原小说中,都是白嘉轩挑唆农民去抗重税,以此挑战刚刚升官的鹿子霖,但到了王全安的剧本中,白嘉轩对此事一无所知。面对鹿子霖的进逼,白嘉轩不但不还手,还以德报怨,简直就是个大圣人。

此外,芦苇的剧本试图照顾得更周全一些,比如,他在写黑娃与小娥相好的戏时,同时交叉着白孝文晚上行房事被奶奶阻挠,芦苇也试图照顾到鹿兆鹏,他让鹿兆鹏和田福贤下棋,这种写法非常第五代,非常传统。

王全安则不打算平衡,国民党反扑杀共产党,鹿兆鹏从村里逃走后,他就从此消失了。王全安也完全放弃了白孝文房事被阻挠的那几场戏,他直接就让他不举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芦苇会说,芦苇要做的是土地史诗与时代变迁,而王全安则拍成了腻腻歪歪的男女关系。王全安抓到一个核心,对于家族之争,他用非常平淡的笔触来写。事实上,王全安对于土地史诗的描述是非常深入的,对于时代变迁同样锐不可挡。比照一下两个剧本的结尾就能看出,芦苇的剧本停在了抗日战争时期,王全安的则挺进到了1949年。

王全安的剧本末尾的时间是2005年3月,如果这个时间真实的话,那么王全安还真不是为了他老婆而特意拍一部《田小娥传》。

三 情节剧还是纪实片

芦苇说:“我觉得《白鹿原》是正剧、悲剧、情节剧的类型,但按王全安的老路子,以纪实片的风格、镜头语言来拍,必然超长,剪不进去。因为纪实类电影长镜头多、跟拍多,但《白鹿原》是不是这个类型,不能以这个方法来做,所以我感觉这个电影的镜头语言游离不清。”

芦苇的确坚持用“正剧、悲剧、情节剧”的路子来做剧本,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会强调白嘉轩和鹿子霖这两个角色,为什么他会让鹿兆鹏和田福贤下棋,为什么他在写黑娃与小娥好的时候一定要同时写白孝文的房事被人为阻拦。芦苇这样的好处是,节奏紧密,叙事流畅,方便理解。

而王全安就比较跳,他这件事还没说完,掉头就去说另外一件截然不同的事了。这里还没有铺垫,就直接插入主题了。这个场景好像还没有结束,下一个场景已经进行一小会了。

这看上去更多是创作者风格的不同,往大里说,这看上去更象是第五代和第六代的不同。所以,第五代的编剧不满第六代导演的处理方法,那又能怎样呢?

芦苇觉得《白鹿原》的镜头语言游离不清,何止游离,它还疏离呢?

四 王全安这一稿的人物很多吗?

芦苇还说:“我觉得王全安的剧本,情节散乱,人物众多,包括了郭举人、白灵、朱先生,这些人都有。我坚持一个电影剧本里,主角最多不能超过7个人的原则。王全安现在才明白了这句话的分量,他现在也这么说,但是最早是我说的。我反复强调剧本不能超过7个人,但是在他的那稿里人物很多。其实这部电影,只要白嘉轩、鹿子霖两个角色成功了,电影也就能够撑起来了。”是这样吗?

芦苇可能又记错了。朱先生没有在在剧本中出现,他要说的可能是冷先生吧,冷先生在剧本中就头尾出现了一下,也就是治病救人的功能性角色。白灵出现在芦苇的剧本中,但没有出现在王全安的剧本中。郭举人在王全安的剧本中的确出现得比较频繁。

从王全安的剧本里,不能看到芦苇所说的“他那稿人物很多”的现象。从芦苇的这句“只要白嘉轩、鹿子霖两个角色成功了,电影也就能够撑起来了”也能体会出,芦苇的确把他的剧本的重心落在白嘉轩和鹿子霖两个角色上。

五 盘点下王全安在芦苇的基础上做了哪些修改

比较大的改动有:

芦苇的剧本中,将白孝文的不举解释为白孝文纵欲时,奶奶在墙头捣乱,从而引发“一抹裤子就不行了”的古怪病症。而王全安的剧本中,则没有给出一个特别具体的理由,白孝文,他就是不行了。虽然剧本中暗示可能与其小时候被打有关,但没有点透。

黑娃怎么与小娥好上的,两个剧本处理也不同。原小说中,小娥非常主动,她假装岔气,让黑娃为她揉腰,两人就天雷勾地火了。芦苇的剧本中,同样岔气,同样揉腰,但因为黑娃提到了泡枣这个敏感词,被小娥赶了出去。后来因为小娥没给他开工钱,他直接就把小娥给强暴了。而王全安的剧本中,他们先是眉来眼去很多回,然后小娥才勇敢表白:“我就是到地里来看你了”,再互相约定“黑里来”,这样才好上。

芦苇的版本结束在国共合作抗日的时间点上,而王全安的版本中,当了土匪了黑娃最后被白孝文给枪毙了。

六 细节上的更改

1 删去了黑娃出生的戏。

2 删去了鹿子霖抱儿子去向白嘉轩挑衅的戏。

3 删去了白嘉轩娶妻的戏。

4 加了皇粮被抢的戏。

5 芦苇剧本中,私塾老师教的是“苛政猛于虎”,王全安剧本中,私塾老师教的是“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6 删去了孩子们下跪感谢革命万岁爷免除了他们一顿打的戏。

7 删去了白嘉轩不肯剪鞭子,鹿子霖带头剪鞭子得乡长的戏。加上了新县长剪老县长鞭子的戏。

8 删去了白嘉轩不让女儿白灵裹脚的戏。

9 删去了白嘉轩撺掇农民闹事的戏。

10 将鹿兆鹏给黑娃水晶饼吃改为白孝文给黑娃冰糖吃,为长大后白孝文杀黑娃埋下反差的伏笔。

11 白孝文和鹿兆鹏同时举行婚礼,加了拍照的戏。电影中,摄影师由王全安本人饰演。

12 删去白孝文的老婆对他进行性教育,以及白孝文的奶奶不让小夫妇夜夜笙歌的戏。

13 加了郭举人放炮惊马,黑娃救小娥的戏。以及大段大段黑娃与小娥好上的戏。

14 加了黑娃承诺给小娥买大烟,以及小娥戒烟的戏。

15 加了黑娃给小娥冰糖吃,还给她买了两只小鸡鸡的戏。

16 删除白嘉轩劝黑娃甩掉小娥的戏。

17 删掉鹿子霖给鹿兆鹏下跪,要他回家看老婆的戏。

18 杨排长抢麦的戏,王全安的剧本要丰富一些。

19 将白孝文被阻拦放火改为黑娃、白孝文、鹿兆鹏一起放火的戏。

20 删去放火后,黑娃与小娥做爱的戏。

21 删去黑娃上农民讲习所的戏。

22 黑娃砸祠堂的时候,让小娥也进祠堂参观了。

23 加农民运动时,妇女申诉被乡绅糟蹋的戏。

24 革命失败,鹿兆鹏和黑娃跑路,芦苇的剧本是黑娃要回去给小娥送钱因此被抓,王全安的剧本是黑娃要回家一趟因此被抓。

25 删去白嘉轩为吊着的乡民请求开恩的戏。

26 加上小娥诱惑狗蛋,同时被祠堂鞭打的戏,以及鹿子霖为其挑刺的戏。

27 小娥诱惑白孝文时,芦苇的剧本中是小娥拽他袖子,王全安的剧本中是,小娥抓住鸡鸡。

28 芦苇剧本中白孝文脸被打坏了,王全安剧本中删掉了脸被打坏了这一点。

29 加白嘉轩向白孝文买地的戏,以及白孝文和小娥在大烟铺、赌场、戏院的戏。加白孝文“这人不要脸了,可真舒服”的台词。

30 删鹿子霖带白孝文去吃饭,间接激使白孝文把自己卖了兵的戏。

31 将鹿三在槐树下杀小娥改为窑洞里杀小娥。

32 删鹿子霖妻向白嘉轩求救的戏。

33 加黑娃劫商铺老板的戏。加黑娃埋他爸爸鞭子的戏。加鹿三给自己化妆的戏。

34 删田福贤与鹿兆鹏下棋的事。删鹿兆鹏与媳妇对话的戏。删八路军开往前线的戏。

35 加解放滋水县城的戏,加白嘉轩替黑娃求情,并央求白嘉轩的戏。加这样的台词:“该咋个交代就咋个交代么,照实说么……你能亲手造塔压埋了你的后人,你就不要再指望门下还留后人的事情咧。” 加白嘉轩生病被冷先生挖眼治疗的戏。加白孝文送黑娃冰糖的戏。加黑娃被枪毙的戏。加白嘉轩和鹿子霖吃羊奶草,老人和解的戏。

(腾讯娱乐)

相关专题:

电影《白鹿原》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ent]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