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教育 > 陕西教育 > 正文

陕高考今日“放榜” 高考状元期待究竟是谁之痛

2013年06月25日08:54三秦都市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节点的交合催生了一种蛰伏了整整十二个年头的特殊种群的陡然蜕变。没错,就是今天,就在这个炎热夏天的正午,随着又一年高考成绩的公布,它们将破茧化蝶,在聚光灯和鲜花的簇拥中,它们有一个响亮的名称叫高考状元。

寒窗十载,能在几十万考生中拔得头筹者自然绝非等闲之辈,除去临场发挥和其他主客观因素外,仅其刻苦精神和良好心理足以为其他考生的楷模,得此殊荣也算是对多年努力的一种褒奖,一种国家层面对其学业上的公开认可,就此一点,就值得肯定!

如果褒奖和肯定只是局限在学术道德范围之内,定位在学业态度和基本素质培养的榜样效应之中,相信没有人会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可问题的症结完全跳出了学业态度和基本素质范畴之外,沦落为赤裸裸的被市场绑架的“状元经济”和“状元消费”,君不见,几年前的湖北,某一届的高考状元集体出镜陷入所谓的智能保健裤代言门漩涡,君不见,重庆高考狂人陈非屡次退学转战当地高考考场而赚得盆满钵满的极端个案。这些或许离我们有些远,就在几天前的6月11日,状元尚未出炉,而我们这座古都南郊的一家美容医院居然打出了“免费为今年高考状元美容的大幅广告”,可以说是提前消费了状元一把。

我们必须承认,之所以出现全民消费状元的现象和扎根在我们每个人骨子中的“状元情结”脱不了干系。从唐人孟郊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的科举中第后的狂喜忘形到《全宋词》中“雁塔题名惬意时”被众人捧月般的心理享受,从“披红戴花”,“游街炫官”的喧嚣招摇到“状元及第”,“独占鳌头”的目标设计,几千年的文化基因悄无声息的流淌在我们的血脉之中。正是这种全民的超理性关注从而使得这种“状元情结”变成了“偶像膜拜”,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膜拜本身就是理性缺位的一种具体表现。

但令人尴尬的是,尽管国家教育部早在2004年就明文要求不得再炒作高考状元,但每年夏天,各地的状元秀一定会定期上演,被金钱裹挟的状元消费也随之而来,且愈演愈烈。

更令人不解的是,短暂的喧嚣之后,一届一届的状元彻底消失在人海之中,其专业动态及个人发展更是鲜为人知。有媒体报道,从恢复高考的1977年到2011年的34年中,全国2000多位省级高考状元无一成为所在领域之权威翘楚,大多寂寂无名,从事着非常普通的公共类工作。对于这样的结论让人沮丧,而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的微博披露“几乎所有的高考状元在业界几无建树,于社会预期相差太远”的消息则更令人震惊。

2009年,中国校友会网发布《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经过对1977-2008年全国各地区高考“状元”的求学和职业等状况的调查,所得出的结论和罗厅长的发现高度一致。从近年来涌现的“杰出政治家校友榜、院士校友榜、杰出人文社会科学家校友榜、富豪企业家校友榜、长江学者等顶层人才榜”上,也都未发现高考“状元”的身影。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ilia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