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秦网大秦网 > 大秦教育 > 陕西教育 > 正文

陕高考今日“放榜” 高考状元期待究竟是谁之痛

2013年06月25日08:54三秦都市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公众由此疑惑,“状元”职场表现同社会预期相去甚远,是“状元”自身的问题,还是社会对“状元”的期待有问题?

在我看来,期待是一个一点都不靠谱的概念,特别在社会公众对状元群体的集体价值欲求方面,有着强烈的一厢情愿式意念绑架的意味。成了状元,是不是一定要成为行业领袖或业界大佬?是不是必须蟾宫折桂名垂青史?当然,从回馈社会的角度看,能有这样的作为固然欣慰,但谁能说一个家庭幸福,身体健康,自食其力的高考状元就不成功呢?

仔细想想,公众对状元的超强期待本身还是一个文化认知的问题,其核心则是职业均势和状元效应落差的严重不对等,你是状元,你就得成功,这样的道理显然是行不通的。几年前,因当年的陕西长安区高考状元,北大学子卢步轩操起杀猪刀摆摊卖肉而引发公众对人才浪费展开讨论时,时任北大校长周其风曾公开表态,北大毕业生为什么不能摆摊卖肉?

由此可见,还是公众对状元的期待出了问题!同样出问题的不仅是公众对状元们的心理期待,以“精英教育”为出发点的教育本身就偏离了其培养合格公民的基本初衷,已经蜕变为以利益为驱动,以极少数群体为目标支点的个人小灶几乎成为高考前的常规配置,这样突击造神式的状元生产不仅成为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政绩,同时也毫无疑问的成了所在教育单位下一年度吸引优质生源的砝码和炫耀资本。没有人去想过这些状元们未来的学业之路和职业前景,更没有人设身处地的思考过他们的专业素养及心理负荷能否和职场的现实相匹配?面对业界风云,面对职场变幻,那些曾经的状元们想不困惑都难!

当以育人为最终目标的公民教育变成了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精英打造,当全民瞩目的光环之后留给她们的是个体的种种不适和落寂,那一定是教育方向出了问题。

对于公众的期待,我们有不可推卸的引导之责。对于教育的变异,我们当亮出自己的观点!

因此,我们以时段为框架,以人物为轴线,将陕西三十余年来的高考状元一一记录在案,记录他们的生活,记录他们的时代,甚至记录他们的高考,全方位展现这个群体退去光环后或平凡或琐碎的工作和生活,以表达我们的关注,以矫正我们偏轨的期待,更能希望给教育者有所启示!

(三秦都市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ilia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大秦·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