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硕士讲述艰辛求职路:险些被“关系”挤掉

文学硕士讲述艰辛求职路:险些被“关系”挤掉

压题照:6月8日,广东工业大学大学城校区,大学生专场招聘会上,求职者在观看招聘单位信息。由省教育厅主办,面向广大应届生的专场招聘会在此举行,众多学子冒着高温、顶着烈日前来寻找合适的职位。今年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程度甚于往年,699万的高校毕业生创历史新高,1000人以上的大型企业用工需求降幅达3.6%,“结构性失衡”矛盾突出,被称为“史上最难毕业季”。CFP供图

文学硕士讲述艰辛求职路:险些被“关系”挤掉

6月29日,浙江工业大学举行“2013年暑期勤工实习招聘会”,近150家企业进校园招聘600多个实习岗位,吸引了在杭高校的1000多名学子前来选岗应聘。施健学 摄

今年,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达699万人,比去年多出19万人。“没有最难,只有更难”成为毕业生求职季无奈的感叹。

因此,能找到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不仅被社会广为关注,也成为高校毕业生们走向社会的第一考试……

●杜羽(硕士,汉语言文学):在心仪国企成功就业

险些被“关系”挤掉

空闲的周末,身在南方家乡的杜羽总会架起画架,画上几笔。她喜欢描摹向日葵,黄灿灿的,充满朝气,“我的心已经静下来了。”此时,距离找工作遭遇“变故”已过去快3个月了。

在一家外企工作3年之后,杜羽成为北京某高校的一名硕士研究生。对于读研,她没有过多的想法,而是否会继续留在北京也随着“年纪渐长”和“心理状态”的改变产生了变化,“一切都要看工作的平台和机遇”。家乡在广东某市的她,对二三线城市并不排斥。

2012年9月,一年一度的就业季来临,杜羽加入到求职大军之中。彼时,谁都没有预料到这会是“史上最难就业季”,近700万应届生蜂拥争取有限岗位。

当年10月,杜羽如今所在的这家广东国企开始在北京、上海、武汉以及广东等地进行校园招聘。在上千人的竞争中,她顺利通过网申、笔试,进入面试名单。杜羽记得很清楚,第一轮面试时,有好几页纸的名单,经过三轮的层层筛选,最终只剩下11人。而这才是招聘的一半进程,接下来还有见面会和实习期。

进入12月,北方的冬天变得格外寒冷。包括杜羽在内的11人,被接到该国企的某分公司,这里也是杜羽的家乡,气候温和,珠江贯穿全境。见面会之后,有7人签了两个月的实习合同。

今年4月5日,该公司正式确定录取杜羽,并签订了三方协议。“历时半年多,一颗心终于踏实了。”那种轻松感杜羽似乎还能体会到。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在一个月后发生。

5月17日下午3时,杜羽突然接到了电话“我们不能录取你了”,对方给出的理由是“专业不对口”。这一“变故”让她非常不理解,她随即拨通了部门领导和人力资源总监的电话,在陈述了3点理由后,总经理最终同意再给她一次面试的机会。

杜羽很清楚,她没有任何退路了。下午5时订机票,9时上飞机,直到深夜2时多,杜羽才赶回家乡,“不敢告诉父母,母亲身体不好,怕他们担心”。

仅仅一天时间内,杜羽做了精心的准备,对单位领导的工作方法、个人喜好、面试目的等都做了研究。面试后的第3天,正参加毕业论文答辩的杜羽接到电话,得知“书记已经点头同意了”,只是工作部门从“一个挣钱的换到了花钱的”。为了确保签约,杜羽又匆匆赶回家乡,“不停地奔走在路上,一下子瘦了5公斤”。

事后,杜羽才知道自己遭遇了“拼爹游戏”,之前所在的岗位已经被人“顶替”,而这个“顶替者”是当地政府一领导的子女。所谓“关系”,成为杜羽在求职“变故”中绕不过去的因素。

在一份针对“最难就业年”进行的调查问卷中,约有21.5%的受访学生承认自己为求职动用过“关系”。此外,还有21.5%学生因为“关系”、性别、户口等因素,在求职时有“被挤掉”的经历。

杜羽险些成为因为“关系”而“被挤掉”的一员,她自嘲道,“谁叫咱没有爹可以拼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iliazh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