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嫌跳舞规矩多要回乡下 老年人娱乐成难题

西安市政府拟立法管理广场舞噪音,这让不少深受广场舞噪音困扰的市民拍手叫好,但这也让只能靠跳舞来打发时间锻炼身体的大爷大妈们伤了心。其实,广场舞不扰民,广场舞制造的噪音才是市民反感的根源。在本报记者的采访中,有的老年人甚至为此动了离开城市回农村老家的心思。“如果没了广场舞,老年人的精神寄托该如何安放”,这也成了很多老年人提出的问题。

城里跳广场舞限制太多老江准备回农村老家了

这十多年间,西安土门街道62岁的孙亚娟大妈发现了一件事,自己所在的老街区早已被高楼大厦取代,街坊邻居们也不怎么往来了。而广场舞目前已经成为她们中老年人聚集的一个平台。

“在乡下大家可以随便跳,但在城市里,老年人的娱乐活动和精神寄托该怎样更好地安放?”孙大妈反问。

老江是湖南衡阳人,今年已经72岁高龄了。老江有两个儿子,去年4月份他搬到西安跟大儿子一起住。老江二胡拉得也不错,曲子听上一遍就能拉出来,因此他虽然是位男士,但也颇受利君明天小区大妈们的欢迎。

孩子们工作忙,白天里老江基本都是一个人在家。由于社区里没有其他娱乐活动,老江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晚上的广场舞时间。听说广场舞扰民,西安市还要为此立法,老江又失落,又有点想不通:在城里跳个广场舞怎么有这么多要求?老江说他准备回老家了,村里自由、热闹,适合他们这些老年人居住。“城里的生活不适合我。”老江摆摆手说。

25日21点30分,北稍门联志小区里,持续了两个小时的广场舞进入尾声。记者上前和领舞的刘女士搭话,刚开口问“今天是几点开始跳的舞”,刘女士马上警惕起来:“你是谁?问我这个干什么?”记者表明来意后,刘女士打开了话匣子:“我们这个队伍小,队员也都是小区的居民。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在家带孙子,平时还要洗衣做饭,其实我们跳舞的时间也很短,每天也就一两个小时。”

旁边的孙大妈开口了:“我们老年人的文化活动本来就不多,广场舞不仅娱乐身心,还能锻炼身体,现在对这个的要求太多了。谁都有老的那一天,这个小区住了好多独居老人,平日里孩子工作忙,顾不上我们,如果政府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文化娱乐活动,那我们也不至于一门心思全放在广场舞上了。” 记者 凤晨 实习生 向利利

跳舞成大妈社交方式怕扰民关掉音响也要跳

7月26日是星期六,19点的丰庆公园好不热闹。由于附近两个城中村改造小区回迁,晚上出来散步、纳凉、唱歌的人很多。这个公园不大,可消夏的人群来了一拨又一拨,跟农村赶集一样。跳广场舞的人群里不仅是大妈,还有不少中年妇女,另外还有一些女孩子和老头。记者“混入”跳舞人群里,边跳边和身边的人聊天。

一场舞跳下来,记者换了很多位置,对十名跳舞者进行了采访。受访的十位女性中,年龄最小的13岁,最大的70岁,剩下的年龄在50岁到68岁之间。十人中,有七人是城中村回迁小区的业主,三人是从农村来西安投靠儿女的外地人。除过一名13岁的初一女生外,九人中有三人是初中毕业,六人是高中或技校毕业,一人是大专毕业。九名成人中,有三名妇女有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三位老人有居民养老保险,还有三位外地妇女没有任何养老保险。

谈到跳广场舞的原因,城中村的大妈张雪梅说,大家回迁后都上了楼,很不习惯。“去人家家里次数多了,自己也不好意思,自己家里人又少,晚上跳舞热闹,熟人都要见面,我们也都已经习惯了。”张大妈说。

7月27日20点,公园北门新修的广场上围了一圈人,记者走近一看,人群中央二十多位大妈挥手、转腰集体跳舞。不同的是,放在不远处的音响并没有开,也没有高分贝的音乐,大妈们就这样静悄悄地跳舞。不对呀,没有音乐,大妈们也没有戴耳机,怎么控制节奏呢?原来,队伍前面有五位大妈领舞,她们姿势标准利落,大家都跟着她们跳,除了脚步声,没有人说话。偶尔有一两声笑声,也是有人跳错了舞步,把自己逗乐了。

55岁的侯女士说:“广场对面就是小区,我们不愿意开音乐,是为了不扰民。现在政府提出广场舞噪音罚款,我们都自觉,过了时间我们就把音乐关了,没有音乐照样可以跳舞。” 实习记者 权乐

制造噪音还危险比起广场舞打陀螺更招人“恨”

与广场舞一样,打陀螺更会发出巨大的响声,不仅如此,打陀螺或者响鞭时更让人望而生畏,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打中。

长安广场西南角,每天早晨都会传来“啪、啪”的巨大响声。走进一看,十多个中年人围成一个半圆抽着陀螺,打着响鞭。其他的晨练者和都选择绕道而过,其间有小孩子不小心闯进来,旁边的家长会一把拽回去。“整天在这里打,人都不敢靠近,就看他们在那抽得嗨!”家住长安广场旁边的李女士说,“鞭子响的一瞬间噪音太大了,听得我心脏都不好了。”

“现在耍的这个陀螺有八斤重,鞭子长六米,靠近把手的是铁链子,发出响声的是皮鞭末端。”一位陀螺爱好者说。而在鞭子的巨大爆响中站了一会儿,记者的耳朵一阵刺痛开始耳鸣。

网友“叫什么叉叉”是西安本地的上班族,曾在上班路上几次碰见大爷们抽陀螺,直接被声音吓倒。她说:“这种活动既危险又有噪音,不适合在城市里的公共场所玩。锻炼有很多其他的方式,打太极、慢走或者随便活动活动,哪怕是广场舞都比这个强。”

“还是挺怕的。一是声音大扰民,二是怕伤着自己或家人。”说起打陀螺,利君明天小区的王先生说,小区里也有个打陀螺的老人,最开始老人是在小区楼下玩,后来不断有业主投诉噪音大又危险,老人就换地方了。

同住利君明天小区的杜女士说:“我觉得,首先这是一种锻炼方式,但这种锻炼影响到了住户的生活,这就不合适了。老人刚开始是在小区院子里打陀螺,路过的住户觉得提心吊胆,也曾劝说过请他换个地方,但老人又到小区门口打了几天,这下子不管是小区住户还是过路的人都受到了影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yuli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