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遭2次性侵 19岁嫌疑人下跪给钱求私了

13岁女孩被性侵两次 已患上双重感染妇科炎症

13岁的初一女学生美美(化名)小学遭遇高年级学生殴打;升入初中的她以为能逃脱威胁,没想到更大的危险离她越来越近。她称遭到一名19岁高职学生的两次性侵犯,且相同遭遇的还有自己好几个女同学。她们无一例外的遭到来自于校园内的暴力威胁,有些人已经是直接受害者。

性侵美美的犯罪嫌疑人樊某被刑拘一月后,未被批捕,警方目前正在补充侦查。美美和家人希望那些缄默的同学都能勇敢站出来,不再做沉默的羔羊。美美所在学校以这些事情发生在校外和没有学生向校方反映为由,坚称校园内很安全,对于校园周边存在的那些危险因素,表示无能为力。

“两次,我都不愿意”

13岁的美美永远忘不了4月19日和26日这两个日子。她被19岁的高职学生樊某带到附近城中村里的小旅馆“办事”。“每一次都是我不愿意的。但是我都没有办法。”

事发前三四天,美美再次被19岁的樊某在校外拦住,叮嘱她周六见面。当晚美美“一会睡着,一会又惊醒。做的梦都是他拦住我要‘办事’。”这个13岁的女孩子对“办事”最深层次的认知,就是“很丢人,小孩子想都不能想。”

“你不答应‘办事’,那瑞瑞要是打你,我就不管了;要是‘办事’了,我就保护你,再也没人敢惹你了。”在恐慌和纠结中煎熬到19日。美美还是不愿意想象接下来的遭遇会是什么结果。19日这一天是周六。一个人在家里没有主意的美美下楼找朋友玩,她想忘记这一切,也想找个同伴给孤独无助的自己壮壮胆。不一会发现樊某远远地盯着她。美美说自己感觉是逃不过去了。

“那天他还说如果我和他不办事,瑞瑞会把我打得很惨,然后把我衣服扒了拍裸照发到网上去。”美美向记者强调那天自己内心是不想去的,但遭到樊某的言语威胁,除此之外,樊某还举例对她做思想工作说,自己的同学黄某和美美邻班的一名女生办事后,现在那个女生没人敢惹了。

“办事过程中我很不愿意。他说你不干,干嘛白花我30元开房钱。整个过程中他都让我学学我同学的态度。”第一次性经历留给美美的“只有疼痛,很想结束,但是他仍在继续,让我忍一忍。”

接下来的日子在美美的脑子里如梦如幻。上课听不进去,莫名其妙会浑身发抖,就连上体育课也会突然发呆手里拿着羽毛球拍却不知自己在干嘛。晚上更是噩梦不断。她期盼过去的一幕能尽快被忘记,没想到仅仅是一个开端。第二个周的相同日子,她再次被同学告知,樊某让她周六去找他。

“4月26日那天我哭了。樊某再次威胁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去,还亮出手机里和自己女朋友的床照让美美想开点。”不同的是随即带着美美在街上的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要求立刻口服,又买了一瓶维生素C片叮嘱按时服用,“你太虚了,要补补钙。”

临走时樊某提出下一个周六继续。但因其随家人外出旅游,没有实施。

“娃的遭遇让我崩溃了”

今年5月的一天晚上,美美的伯父被一位在学校门前摆摊的老同学拦住了:“他说有个话要给我说一下,憋了好长时间了。但让我不能打骂孩子。他说你侄女美美经常在学校外面被樊某拦住,有一次还被带走了。让我教育孩子少和那个小混混来往。”

美美伯父连忙询问弟弟,是不是侄女有什么遭遇不敢给家里人说。美美父亲突然想起女儿今年四五月份期间,经常咬住自己的胳膊不松口,两侧上臂全是带血的牙印。纳闷地问孩子怎么了。孩子不说,只是反问道,妈妈离开这个家有没想过我。

“我把美美接到我的家里,和颜悦色地做了半下午的思想工作,甚至给她说就是早恋也没什么。没想到孩子哭着给我说她被性侵犯了。而且在学校内外遭遇着长时间的暴力威胁。”

美美告诉伯父,樊某除了要求美美和自己办事外,还要求再给他介绍别的女学生认识。同时开导美美还要和自己19岁的同学小阳办事,这样能获得更多的人身保护。

“他们两个人要走了我的 网络聊天账号。挂在小阳的手机上,我要和我的同学联系,都要经过小阳的允许。樊某还经常用我的微博说我很爱小阳。他说还不是为了撮合你们俩早点把事办了。”

在樊某外出旅游期间,美美说小阳找到自己要求一起玩耍,把她带到居民楼一处偏僻的楼梯下,强行接吻,抚摸全身。“我真的不想这样。他比我低一头,但我还是没办法,也不敢反抗。因为他们是一伙,有一大群人。我怕我不答应,他们会报复我。”

随着侄女边哭边倾诉自己的不堪经历,美美伯父和父亲不断降低自己的心理承受底线。“即使孩子早恋我都能想通,就是她在高中期间偷吃禁果我都能接受。可她现在还是13岁的孩子呀,是被别人胁迫的。这让我们家长如何接受这个现实。”6月3日,家人带着一丝侥幸心理带着美美在医院进行了医学检查,结果无疑是当头一棒:化验单显示这个13岁孩子已经患上了霉菌和细菌双重感染的妇科炎症。“有了那种事情后我的下身就一直搔痒、疼痛。又不敢给家里人说。我就咬着胳膊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想死的心都有。”

“遭受侵害的不止我一个”

美美向家人说出事情和原委后,坚决不愿再上学了。“樊某家人获悉后跪在我家门前称给几十万元赔偿要求私了。现在还不断托熟人关系找上门想坐下来说说事情。”美美家人均没有答应。随即向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等驾坡派出所报案。警方迅速对樊某进行了刑事拘留。一月后对其取保候审,补充侦查。

美美家人向记者说,当初为了孩子的名声也想低调处理,没想到樊某家人到处托关系,搞得小区住户都知道了。这让我家孩子以后怎么活人。

“他们欺负我,我要让他们受到惩罚。”支持家人和美美坚决报案的另一个缘由则是,“美美告诉家人,和自己相同遭遇的还有学校里的其她女同学。这在同学中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只是许多人都不愿说破。”

在美美印象里,今年四月初的一天,自己和同学在结伴上学路上被樊某拦住问了她的名字和班级。

之后樊某便经常在美美上学的路上等待,并主动搭讪。接着又很神秘地告诉她:初二一名女生要打你。你要是和我“办事”,我就可以保护你。樊某一一列举美美同校的几名初一、初二女生在遭受挨打威胁时,通过和附近高中美术班的学生及社会青年发生性关系,寻到了人身安全的“保护伞”。“你看看是不是她们都没人敢惹了。一个女生与两名以上的社会青年办了事,为的就是多一份‘保护’。”美美说,樊某甚至还穿着借来的校服混进教室找她。有一次还带着她现场观摩如何修理一名不老实的男同学,那个同学的胳膊都快被扭断了。

樊某有一次还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腹部一块刀疤,说这是和其他高中学生血拼的战果,最后自己赢了。“他的意思就是你不和我办事我凭什么帮你。”

记者到美美所在学校,希望能联系各班主任,再找到相关学生,了解受害详情。校方称美美这个学生看起来还蛮乖的,樊某是本校初中部多年前的辍学生。学生遭受强奸和暴力威胁的事情,没有一个学生向校方报告过,但可以肯定的是,校园内是安全的,虽然校门外经常有闲杂人员游荡。但没有发现学生被拦截或遭受威胁的情况存在。校方称8月1日警方也来索要相关学生的住址和家长电话,但由于放假都联系不上。只肯定地说一位女生今年清明节就不来了,因为联系不到本人和家属,辍学详情也不清楚。

“我很孤独也很害怕”

今年13岁的美美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母亲在她4岁时离异改嫁到了外地,从此杳无音讯。在周围人眼里,“美美父亲是一个活得很窝囊的男人,除了非常老实,再就是没有话,几棒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这个男人历经多次失业后,终于谋到一份送快递的工作,每天早上7点就赶着去上班,晚上9点多才能回家,只有过春节的时候才有6天休息时间。

爷爷奶奶去世后,美美被父亲接到身边。“我一个人在家很孤独,也很害怕。我害怕晚上关灯,我更害怕在学校和社会上被人欺负。有时想给父亲倾诉,他会说自己很累。小孩子别想太多了。”当得知自己孩子遭受性侵后,这个父亲悲愤交加之下以头撞墙,血流满面的他嚎啕大哭称自己太失职了。

美美每天会从父亲那里拿到8元钱的生活费。都是在外面打理自己的一日三餐。早上一个人出门,晚上一个人回到家里。就是一张纸一个杯子掉在地上,你出门前不去管它,回到家还会是那个模样。“放学后我就回家,有时上上网看看电视。我只有一个朋友,是一个院子的,但有些话还是不能说。我不敢乱跑,父亲说外面很危险,让我少惹事。”

美美小学三年级时,因为说了同班一个同学的坏话,之后不久就受到隔壁中学几名初二学生的围殴。“轮流扇我耳光,拿脚踹我。还说和我没仇,就是替别人出气教训我。”

美美吓得不敢独自上学,央求邻居奶奶送自己进出校门。伯父知道她受欺负后找到学校,“校长说又没受啥伤,还搞这么大动静。再说这属于校外的事情,家长调解一下,不满意可以报警吗。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几个孩子家长叫来,都说自己的孩子管不住,最后算是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目睹整个处理事件过程的美美认为伯父出面“也没什么用。她们见了我就拿眼睛瞪我,或者狠狠地说小心着。”

整天盼望自己长大、离开小学学校的美美,升入初中后为自己能摆脱那些同学的纠缠着实庆幸了一番。没料想她和一名同学谈论“有个高年级女生很厉害的老欺负人”这番话正好被那位女生听到了。美美当时失声嘀咕“这下坏了。”果然一语成谶。本报记者孙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yuli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