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敢死队壮士回忆台儿庄血战

陕西敢死队壮士回忆台儿庄血战

王范堂(1908—1987),原名王模,字范堂,号懿斋。1908年1月6日生于陕西石泉县后柳镇。1929年从冯玉祥举办的西北军官学校毕业后,在国民党部队任排长、连长。1936年被保送到武汉军校学习。返队后,历任营长、团长、副师长。1949年12月,与新任师长谢锡昌一起,在成都率国民党第30师起义,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调入第二高级步兵学校担任军事教员。1952年转业后,任汉中市文化馆副馆长。为汉中市历届政协委员,第三届人民代表。​

在八年抗日战争中,他先后参加卢沟桥附近地区的防御战、娘子关歼灭战、台儿庄大会战、武汉保卫战、中原运动战、安塞保卫战……等大小战役。特别是在台儿庄战役中,奉命担任敢死队队长,带领57名官兵和日寇展开了面对面的肉搏战,—举歼灭了驻守在台儿庄西北角阵地上的敌人,而名震中外。​

奔赴前线​​

王范堂,自幼生性好动,喜爱舞文弄棒打抱不平。父王文浩,早年在家乡经营油坊,后任过后柳镇民团团总。王范堂少年时即胆识过人,1922年读私塾时,军阀吴新田驻军兵痞2人下乡扰害百姓,王范堂藏起兵痞仅带的一支长枪,指使受害群众捆绑了失去武器的两个兵痞,推入汉江淹死。​​

1923年,王范堂入石泉县第一高级小学读书,1926年毕业后不愿随父经商,应聘到后柳镇石佛寺小学任国文教员。在学校里,他看到当时政府的腐败、地方官吏贪赃枉法、欺压百姓的种种行径,尤其是凤凰山抗暴首领郑克斗(8月12日石泉港微信)用土枪土炮领导农民闹革命失败后,被军阀吴新田在汉中杀害的事实,深深地震撼这个血气方刚的汉子。他感到只有拿起武器,才能抗暴除恶,伸张正义,便毅然投考冯玉祥举办的军官学校。毕业后,他随西北军出潼关,到河南,由于他拼搏作战,勇敢顽强,很快就由排长升为连长。 ​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王范堂正在武汉军校带职学习,这期学员是由整编部队的部分营、连长组成的。1936年底入校学习,原定学习期限为一年。“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武汉后,武汉各界民众义愤填膺,民众团体纷纷发表宣言,呼吁抗日,声援二十九军的正义行动。在抗日救亡思想的感召下,武汉军校一扫往日平静的气氛。王范堂想,国家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不要说是军人,就是普通老百姓只要还有一点中国人的良心,怎堪日寇肆意践踏我国领土,蹂躏我国人民,何况自己是有职有衔的军官!民族自尊心驱使他决心到抗战的最前线去,会同一些学员向校方呈递了参战的请求书,并作好了随时奔赴前线的准备。​​

就在王范堂要求奔赴抗战最前线的时候,接到了上级停止学习,立即返回部队的命令。当时,王范堂所在的国民党二十七师在江苏淮阴,淮安一带驻防。王范堂当时是二十七师七十九旅一五八团三营七连连长。在他返回部队的同时,部队也奉命北上。增援二十九军。王范堂赶到部队后,才知道局势已经十分危急。北平外围,中日双方都在调集大批军队,北平、天津已处在日军的包围之中,战斗规模不断升级,随时都有可能沦陷。二十七师奉命在保定地区良乡县一带布防,王范堂所率的七连就在良乡琉璃河畔。离卢沟桥只有60多里处。一次,在他连前沿阵地,突然发现一支日军骑兵小分队,有十来个人,不知是敌人没有发现有中国军队,还是故意闯入中方阵地进行侦察,一个个骑着日本战马,耀武扬威地窜来窜去。这时,王范堂已到琉璃河十多天了,一直没有和日军正面交战,战土们早巳按捺不住心头怒火,没等日军骑兵全部进入火力网,就迫不急待地开枪射击。前面的儿个日军应声落马,后面的日军抛下同伙们的尸体落荒而逃。这次战斗全连击毙日军骑兵3人,缴获战马3匹,是二十七师最早缴获的日军战马。初战获胜,王范堂所率的七连士气大振。​​

9月中旬,日军继续向南推进,这时,王范堂所在部队已处于日军的包围之中,他依然率领全连固守在琉璃河一带的阵地上。一天,部队突然接到向保定方向突围的命令,当时还有些想不通,怎么会不战而退呢?但他还是随着大部队撤退下来。撤退到保定时,这里已成为一座空城。​​

转移胜仗​

北平失陷后,华北战局急转直下,日本侵略军乘势向西推进。王范堂所在的二十七师由良乡县经保定撤到石家庄集结待命。到1937年10月,即奉命向山西太原转移。此时,路上已很少见到逃难的老百姓,过往军队也很少了。当进入山西境内的娘子关地区时,狭长的山道上就只剩下他们孤单单的一支队伍了。当时处境很危险。由于北平失陷,保定、石家庄先后弃守,日军在这一带如入无人之境,疯狂向西挺进。中国军队和日本军队已成犬齿交错状,七十九旅正处在日军腹地的齿尖上,随时都可能和日军遭遇。当王范堂所在部队进入娘子关地区的第三天上午,老百姓反映,有一支日本军队与他们同方向前进。后来发现,就在他们第一天夜里经过的官沟,有一支日本军队正在沟里村庄宿营,已隐约听得见战马的嘶叫声,从望远镜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日军的太阳旗。不用多想,决战就在眼前。旅长黄樵松果断地下达命令,发起进攻的信号,霎时间,所有轻重武器同时向官沟村里的日军开火,沟内日军一片混乱。这时,有一股日军冲出村口,向沟东逃窜,王范堂连受命作为先锋连绕到沟东,抢占山口,堵截溃逃日军。他命令三排正面迎敌,实行紧急堵截。三排士兵一边冲锋,一边射击,和日军混战在一起。王范堂率一排、二排迅速赶到,残余的日本兵才被赶回庄内。此时,冲锋号已经吹响,友邻部队呐喊着冲下山坡,日军被团团围困在庄内。将近50个小时的战斗胜利结束了,共歼灭日军一个联队约1000人,我方仅伤亡十分之二、三。在这次战斗中,作为先锋连连长的王范堂,实现了与日军正面作战的夙愿,并且为战胜日军感到无比痛快。​​

血战台儿庄​​

台儿庄这个山东省南部的一个小镇,是徐州的门户,军事位置十分重要。1938年3月,日寇在这里摆下了两个精锐师团,要和中国军队决战。当时,池峰城的三十一师主力驻守在台儿庄内,直接担负庄内的守备。师部设在运河以南,隔河指挥。王范堂所在的的二十七师驻守在台儿庄庄外东南地区,与三十一师守城部队遥相呼应。由于当时火车每次只能运送一个团,且要避免日军轰炸,部队到达台儿庄的时间参差不齐。池峰城的三十一师、张全照的三十师比黄樵松的二十七师先到一步。而二十七师的一五七团,一六O团又比王范堂所在的一五八团先到一步。一五八团赶到台儿庄东南地区时,台儿庄内外的战斗已经很激烈。一五八团作为预备队,在师部附近集结待命。

​3月27日清晨,日军攻破台儿庄北门,三十一师守备部队与日军展开激烈的搏斗,形成拉锯战。我方虽经多次反击,均未能将日军赶出庄外。部队伤亡惨重,形势十分危急。此时,庄外各部均遭到日军猛烈炮轰。二十七师前后阵地也与日军发生激战。当天上午,二十七师师长黄樵松命令一五八团三营副营长时尚彬,七连连长王范堂各率七、八两个连增援庄内守军。时尚彬、王范堂接到命令立即投入了反击战斗。由于庄内地形复杂,而且敌我双方已交织在一起,八连进庄后,遭到日军机枪火力伏击,不到半个时辰,官兵牺牲殆尽。当副营长时尚彬见到王范堂时,声泪俱下地喊道:“王连长呵!八连全完了!”由此可见当时战斗之激烈。 28日黎明,日军由西北角向西南方向猛攻,攻势十分凌厉,妄图切断庄内守军与三十一师师部的联络,置庄内守军于死地。守城指挥部迅速调集部队从两侧组成轻重机枪火力封锁网,封锁日军进攻路线,同时命令王范堂连在正面进行阻击。王范堂接受命令后,为了减少伤亡,有效地阻击日军进攻,他利用有利地形组成火力网,并有重点地配备兵力。将全连三个排分为三条战线:第一线在前沿阵地与日军对垒,全力阻止日军进攻;二线隐蔽其后,随时准备接应一线,应付突变;三线为后备队,抓紧时间休息。三条战线隔一段时间调换一次。就这样在友邻部队的大力配合下,经过2天3夜的激烈战斗,打退了日军—次又一次地进攻,守住了阵地。31日拂晓,日军停止了正面进攻,前沿阵地一片寂静。王范堂的全连尚剩57人,战士们激战了几夜,困倦已极,倒地便睡。王范堂发现阵地前100米左右的开阔地带,出现多条纵横交错的壕沟,偶尔可见日军太阳旗在沟内晃动。很明显,日军经过昼夜强攻,由于地面火力封锁太强,很难奏效。为避开中国军队的地面火力,他们通过构筑坑道,向前沿逼近。王范堂当即向守备指挥官王冠五报告,并建议尽快集中庄内迫击炮,强轰阵地,摧毁敌人坑道,然后组织轻重机枪扫射,歼敌于坑道内。王冠五听到王范堂的报告,亲自到前沿阵地观察,并采纳了他的建议。用猛烈的炮火进行轰击,部分日军被迫撤离了坑道。​​

当天,日军在这一线的攻势明显减弱。为了彻底击退由西北角侵入的日军,王范堂向守备指挥部提出,让他连交出前沿阵地的防务,由自己率领全连尚存的57名官兵,组成敢死队,绕到敌侧,前后夹击,以求全歼入侵之敌。守备总指挥王冠五接受了王范堂的请求,并拟定了详细地战斗方案。57人敢死队组织起来后,当时王范堂郑重宣布:“我们是敢死队员。敢死队员就是要以死报国!”他看着眼前这些从日夜奋战中幸存下来的敢死队员,想着那些朝夕相处已经为国捐躯的战友,王范堂的眼泪夺眶而出。​​

31日黄昏,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王范堂率领的57名敢死队员,迅速到达了目的地。此时,敢死队与日军仅一墙之隔。炮弹在墙内的日军阵地上炸成一片,日军的吆喝声、呻吟声时时传到墙外。为了不失时机地打击龟缩在西北角的日军,敢死队划分为6个战斗组,分别选择了越墙地点。我军炮击停止后,6个小组同时从掩蔽体内飞驰而出,越过城墙与日军撕杀在一起。敢死队员们见敌人举刀便剁,抬枪就打,一个劲地向前冲。王范堂带着几个战士刚冲进一条坑道,迎面就来了7、8个日军。王范堂正准备举枪射击,后边几个战士一拥而上,同时向日军开了火。这7、8个日军还未搞清是怎么回事,就做了枪下鬼。​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烈搏斗,日军丢下60来具尸体,向北狼狈逃窜。偷袭取得了成功,夺回了西北阵地。在这次战斗中,王范堂全连57名敢死队队员仅存13人。​​

战斗胜利结束后,负责庄内守备的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接见并嘉奖了王范堂率领的13名幸存的敢死队员,敢死队使参战的官兵受到极大鼓! ​​

台儿庄大会战后十余年间,王范堂先后被提升为副营长、营长、副团长,团长直到副师长。在抗日战争的决战阶段,他又参加了武汉保卫战等许多重要战役,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在蒋介石一手挑起的内战中,他为国民党出过力,卖过命。这是王范堂因受历史的局限性而造成的一段悲剧。但他最终认清了国民党政府的反动与腐败,毅然率部起义,投入到人民的怀抱。​

晚年余晖​​

1949年12月王范堂在成都起义后,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政大学学习。1952在12月毕业后分配到西南军区高级步兵学校担任训练部教员。1952年7月王范堂响应组织号召,转业回乡,参加地方建设。他携妻刘先涛回到渴别已久的石泉。县委安排他到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1953年底结业后,被分配到汉中市文化馆担任副馆长。​​

王范堂到汉中,便一头扎在文化馆里,想用昔日的敢死精神,为发展汉中地区的文化事业作一番努力。一年里,他有一半时间是在农村度过的,跑遍汉中市200多个生产大队,在农村积极组织文艺宣传活动,闻名全国的汉中张寨农二哥诗社就是王范堂亲自组建起来的。因其有过在旧军队里服过务的经历,被深深地打上了反动历史的烙印,在十年“文化大革命”动乱中,王范堂一度停止了工作。​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组织为王范堂落实了政策,恢复了工作。这时,他虽已退休,仍决心用有限的精力,将自己在抗日战争中所经历的事件写成回忆录,传给子孙后代。他给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人民政协报》、《团结报》,汉中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石泉县志办公室等单位写的多篇文稿,被发表或收进专著。​​

1987年,是抗日战争胜利四十周年,王范堂已进入了80高龄。正当他满怀激情,准备出席汉中市庆祝抗日战争胜利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时,突发脑溢血,于5月9日被病魔夺去生命!​​

伟大的抗日战争已经作为中华民族抵抗侵略的光辉历史载入史册。王范堂在这次战争中所作出的贡献,也将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enman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