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宿舍的“卧谈会”如今成了“静音模式”

[摘要]“我们现在有时候晚上会在微信或QQ群里聊天。”如今,这种夜间熄灯后,大学舍友间躺在各自床上,天南海北神聊的卧谈场面,似乎正在逐渐变少,舍友之间的交流方式也正在发生着变化。

曾几何时,每到夜深人静时,大学的宿舍内都会传出阵阵谈笑声,可以听出声音已极力克制,却还是能感受到其中那种难以抑制的情感。但是如今,这种夜间熄灯后,大学舍友间躺在各自床上,天南海北神聊的卧谈场面,似乎正在逐渐变少,舍友之间的交流方式也正在发生着变化。

现状

大一宿舍“卧谈会”并不多

手机群聊成了卧谈新形式

最近正值大学的考试季,对于大一的学生来说,他们大学的第一学期即将告一段落,这群90后“小鲜肉”们对于“卧谈会”会是一个怎样的看法?记者在苏州大学本部随机寻找了大学一年级男、女生各25名,做了一次关于“卧谈会”的不完全调查。调查结果如下:

50名学生中,有23人参与过“卧谈会”,这23人中,参与“卧谈会”频率每月2~3次及以上的有10人,参与“卧谈会”频率低于每月2~3次的有13人;觉得“卧谈会”对自己的校园生活很重要的有7人,觉得“卧谈会”可有可无的有12人,觉得“卧谈会”是自己的负担的有4人。而27个没有参与过“卧谈会”的学生中,有10人在宿舍关灯后都会通过微信、QQ等软件与除舍友外的其他朋友聊天,有4人直接睡觉,还有13人则是看视频、玩游戏;而他们之所以不参加“卧谈会”,有13人觉得与舍友没啥好聊的,有6人觉得自己挺想聊的但舍友不愿意,有8人觉得自己的事情来不及做,没时间。

在做调查的过程中,有好几位没有参与过“卧谈会”的同学甚至好奇地问记者,什么是“卧谈会”。从这次小型调查来看,女生方面,“卧谈”的话题多是围绕着周围生活的点滴和娱乐八卦,而男生则更多地围绕爱好和对未来、人生理想等内容。选择没有参与过“卧谈会”的同学中,有不止一个人问记者:“为什么舍友聊天非得在晚上睡觉前呢?”

“我们现在有时候晚上会在微信或QQ群里聊天。”大四的徐浩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一来,这样不会影响到宿舍想睡觉的人;二来,本来大家也都在玩手机,通过微信在与舍友们说话的同时,还能与别的朋友聊一聊。“有时候我们宿舍聊起劲了还会把班里别的同学一起拖进来,可热闹了。”

更有大三的学生告诉记者,如果宿舍有矛盾了,他们就会在微信上开一个“匿名群”,所谓“匿名群”就是参与群聊的人都用同样的名字、同样的头像,这样在群里很难将每句话与每个人对应,在这样的群里,宿舍每个人都会畅所欲言,“当面提一些意见总会觉得不好意思,以这样的方式说出来,能够让当事人知道自己的问题,更好地沟通。”曾经用过“匿名群”的同学这样评价它:“有的时候有些话会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不说出来又难受,用这种方式倾诉一下挺好的。”

追忆

感情、未来、鬼故事……

那些年80后们的卧谈会

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的85后田田听记者说起调查结果时比较惊讶:“‘卧谈会’怎么会不重要呢?”田田告诉记者,那时候宿舍里几乎每周都会有3~4次“卧谈会”,谈论的内容小到第二天吃什么、穿什么,大到10年后各自会过着怎样的生活。“不过我们说得最多的还是我们女生的小心思,谁要是有男朋友了,必须给她把关出主意!”田田笑着说,那时舍友的男朋友都会时不时请她们一群人吃饭,生怕“姐妹团”出什么馊主意。“我们现在聊微信还会说起那时候的事呢。我跟现在的老公在一起,也是她们当年在卧谈会鼓励我的结果。”

“我们总会有个人问‘你们睡了么?’有人接茬的话,卧谈就开始了。”田田说,不过卧谈也不是每次都进行得很顺利,“我大一有时候想睡觉,也会觉得她们特别烦。不过时间长了就习惯了,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在潜移默化中也就学会了包容。”

1983年出生的小磊半开玩笑地告诉记者:“我年轻的时候喜欢过几个姑娘,我宿舍哥们儿记得比我还清楚。”除了聊女生,鬼故事也是小磊他们卧谈的必备节目,“那时候网络还不发达,大家知道的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比较少,我们宿舍有个特别神神叨叨的,他讲起鬼故事来现在想想都挺吓人,我还会在关键时刻拿出藏在枕头底下的手电筒营造气氛,睡我下铺的那个每次都会被我吓到,就觉得床不停地在晃,其实我自己当时也被吓得不轻。”说到大学“卧谈会”对自己的影响,小磊思考了一会儿说:“在那四年里,就好像找到了另外5个不同的自己。”

不过小磊坦言,那时候因为卧谈也耽误了很多正事,“那时候的早课基本上都是因为卧谈给耽误的。”小磊说,因为每次卧谈总是把握不好时间,第二天往往会起不来,“有一门计算机专业课,因为缺席太多,期末还挂科了。”

“卧谈会”的主题总逃不开对异性的讨论,当然个人理想、对未来的迷茫也是内容之一,在记者随机采访中,70后、80后都觉得“卧谈”占据了他们大学生活很大一部分,也是他们与舍友之间保持良好甚至亲密关系的重要纽带。

探究

如今夜间的大学宿舍为啥会“静音”

在与多位70后、80后交流后,记者发现,他们都会说这样一句话:“那时候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电话,熄灯过后除了跟舍友聊天还能干吗呢?”而苏大的学生告诉记者,现在学校晚上已经不熄灯了,“我们晚上很多时候都会干自己的事,大家上床时间基本上都不一样。”填写问卷时选择没有参与过“卧谈会”的同学都说,其实除了晚上的时间,他们更愿意在白天与舍友进行交流,其中一位说:“吃饭的时候、上下课路上、午间休息的时候,我们都会聊一聊。”由此可见,宿舍管理制度的改变影响着“卧谈会”的进行。

现在正读大四的苏大物理学专业女生“栗子”,作为过来人分析说:“可能才第一个学期,大家都不熟,也都还没什么熬夜的习惯,觉得没什么好聊的。我们那时候也是,大一第一个学期说来说去都是各自高中的事情,晚上基本上也会早早地就睡了。”

根据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卧谈会”的减少与手机、电脑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参与问卷调查的27名没有参加过“卧谈会”的学生中,晚上睡前看视频、玩游戏、用各种应用聊天的有23人。即便是有参加“卧谈会”经历的同学中,也有很多表示,睡前已经习惯玩会儿手机。

心理咨询师杨晓君对于90后舍友间“卧谈会”越来越少的现象并不十分诧异,她认为这是事物发展的一个自然过程。“在我们读书的时候,这项活动还蛮重要的,但是现在有新的东西出现了。”杨晓君解释说,在心理学上并没有说黑暗的环境中,人会有更强烈的倾诉欲望,而且90后的学生大多是独生子女,在他们进入大学前几乎都没有过集体生活的经历,因此可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杨晓君建议那些没有试过“卧谈会”的同学可以找机会体验一下,“比如一周约定宿舍定时熄灯一次,然后大家聊一聊,找一找感觉。”不过她也说,如果觉得没有“卧谈会”的生活更舒服,并没有什么困扰,那也没有必要去强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anniez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