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童话》送给中国家庭的“春节暖心童话”

《百年童话》送给中国家庭的“春节暖心童话”

新年首日,长江文艺重磅推出了六十周年献礼巨构《百年童话》。这部小说跨越一百四十年历史,书写了五代人生,数十个人物命运,数不清的历史人物,留给了人们宽广的想象空间。

这部百年绝唱、温暖灵魂的小说,因而被编辑形容为“读哭每一个中国人”。在苦难曲折的历史中,每个人物的人生起伏都令人唏嘘,书中除了主人公赵铁生一百一十三年不可思议的人生跌宕,更有其他十多个人物的漫长人生故事纷纷上演,平凡人物在大历史中的命运令人深思感慨。

小说中呈现了不同年代、不同类型的爱情故事,每一段故事都动人心弦。自始至终,小说弥漫着一种温暖感人的氛围,而残酷、沧桑、磨难丛生的历史变迁加重了感人背后的悲剧力量,在悲剧之中始终闪烁不灭的希望之光更令人感动落泪。这种感动缘于中国人走过的历史,缘于中国人熟悉的生活,因而也是每一个人中国人能够切身体会的情感。

小说中书写的人物几乎全是正直善良的好人,但是又绝不麻木或随波逐流,不轻易被残酷的历史或磨难的现实裹挟,人生的信条不轻易变形,主人公赵铁生更是在一百多年的生命中坚守不渝的爱,坚守不渝的人生观念。因而,小说透过数不清的人物、人生、故事,传递了中国人潜藏的或者向往的生命哲理。

面对一百四十年近代苦难与沧桑史,这部恢宏题材的现实主义严肃小说却使用了十分轻盈的“童话”二字,令人难免费解。从作者的本意出发,“童话”恰恰是这部小说一个重要隐喻。某种意义上,这种隐喻是沉重的乃至悲观的,某种意义上它又是轻盈的或者怀有良好愿望的。

这种隐喻仿佛《红楼梦》中的通灵宝玉,需要借助一块女娲炼就的补天顽石才能进入温柔富贵乡,以抵御它被迅速粉碎的命运。又像《铁皮鼓》中少年奥斯卡的尖嗓子,轻轻一嗓子就可以震碎玻璃与花瓶,借此让侏儒少年抵御战争的磨难。或者还像《变形记》中的甲虫,试图用坚硬的甲壳与数不清的腿去应付变异的亲情关系带来的困窘。在《百年童话》中,主人公们对信念的坚守,浪漫纯净的爱情,感人肺腑的真情,应对磨难的云淡风轻,冲出泥沼而不被污染……无不像童话一样,开出绚烂之花,带给人微弱的亮光。

基于悲悯的观念,基于良好的愿望,基于对磨难的缓冲,作者使用“童话”作为杠杆撬动了整个故事,使悲剧、沉重、磨难等等变得轻盈,竭力为希望之花提供土壤与阳光。这又难免让人想起《阿甘正传》,在那部感动全美国的作品中,这个轻盈的杠杆转化为“智障”,让“智障”作为撬动现实困窘的杠杆,绽放出希望之花。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处,无论是“童话”还是“智障”,都有对沉重现实的悲观一面,但同时又都怀有对希望之花的良好愿望。

读完特立独行的《百年童话》,每个读者会有不同理解,会有不同角度,去对待“童话”所隐喻的意涵。有人看出沉重,有人看出轻盈;有人看出悲观,有人看出希望;有人看出云淡风轻,有人看出镜花水月……或许一切又都融合交织。或许,这才是现实的世界。如同小说中存在数百年又与主人公一起消逝的小顺胡同,“小顺”二字岂不也是三千年来中国百姓对生活的朴素愿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话,也许这才是《百年童话》的理性隐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xaent]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