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资料库腾讯大秦网2019-04-16 09:18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视频】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1986年,年仅19岁的老贾还是小贾,在农村长大的他很想像父亲和哥哥一样,离开农村,成为一名工人。“在那个年代当工人,吃上商品粮,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老贾的父亲、哥哥都是韩城矿务局的煤矿工人,在1986年春天,老贾也进了煤矿。尽管在家里听父亲和哥哥提起过很多关于矿下的事,但第一次下矿井的老贾还是被“吓”住了。“第一次下矿时,我是既高兴也害怕,高兴是自己终于当上了工人,害怕是因为担心遇见不测,但没想到,矿下的活比农村的活还要累,累到没有力气去害怕了。”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第一天从矿下出来,老贾变成了“黑人”,鼻孔、耳朵都是黑煤渣,与报纸上描述的煤炭工人“晴天一身煤沫子,雨天两脚泥腿子”一模一样。回到家里,老贾直接瘫倒在床上。“没想到矿工的活这么苦,但我不能打退堂鼓,我要当工人。”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煤矿生产基本靠原始落后的人力或畜力,“拿镐挖、用筐背,甚至还在矿井下用骡子来运输煤炭”,原煤炭工业部副部长濮洪九在文章中曾这样描述表述。直至上世纪70年代,我国最先进的煤炭开采方式尚停留在经济型综采阶段,采煤设备没有支架,由链子拽着来回跑,出煤量小、工作效率低下,井下煤矿工人辛苦不堪。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煤炭被称为工业的粮食。80年代初期,为了改善这种情况,国家从国外进口了50套先进的综合机械化的开采设备,老贾所在的桑树坪煤矿就分得了一套。“因为年轻,也喜欢研究新机器,我成为了队里的重点培养对象,还被送到技校去学习,我赶上了好时候。”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虽然都是矿下一线的煤炭工人,但老贾与那些靠铁锨挖煤的工人已经完全不同,他是一名懂技术、会修设备的技术工人,很快成了队里的骨干。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桑树坪煤矿所在的桑树坪地区,古称为“冶户川”。宋代开始,即在此采矿炼铁;明、清时期,此地煤炭开采业比较兴盛,所采之煤,通过禹门口黄河船只运到关中销。在这个西南、西北地区生产能力最大的矿井,老贾在这里从青年干到了中年,从一个毛头小子变成了技术过硬的综采工人。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我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可是桑树坪煤矿不仅让我上技校,还给了我很多荣誉。我曾经说过,只要有一天综采的活,我就一天不离开。”2003年,桑树坪煤矿因为事故关停了综采作业。日子一天天过去,煤矿并没有如老贾想的那样恢复生产,队里的工友们陆续出走。干不成综采的老贾只能在矿上干一些杂活,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2004年3月,听朋友说起神东煤炭集团公司要招聘一批懂技术的煤矿工人,老贾心动了。尽管家里人都希望老贾能换个相对安全的工作,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背起行囊,只身来到远离家乡千里的神木县大柳塔镇。笔试、面试……老贾从众多应聘者中脱颖而出,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了神东煤炭集团公司哈拉沟煤矿综采一队的一名煤机司机,再一次回到了矿井下。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哈拉沟煤矿原本只是地方小井,经过神东煤炭集团公司的技术改造,被建成为一座千万吨级现代化煤矿。“设备更先进,人员管理、经验都更丰富”第一天上班,老贾觉得开心,“我只会干综采,矿下的活难不倒我,干着就带劲。”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列车掉道老贾跪在掉道板车处将千斤顶塞入板车底下,爬着观察千斤顶的位置;工作面机尾涌水量突然增大,老贾顾不上寒冷刺骨的水涌入靴子里,带头跳进水里准备排水工作;矿下有突发状况,老贾24小时连轴转……没过几年,身经百战的老贾就成为了哈拉沟煤矿综采一队的技术能手,他精通采煤机、三机、液压支架、泵站的日常检修维护与故障处理,只要井下一出现故障,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给他打电话。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在这座大学生矿工占比一半以上的矿下,老贾不仅是队里的“活字典”,更是队里的“定海神针”。2014年,已过不惑之年的老贾谢绝了矿里给他的一切荣誉,他说自己年龄大了,文化程度也不高,希望把更多的机会留给年轻人。“以前管工友主要靠骂,为了安全不得不骂。现在不一样了,这些孩子们懂技术、学历高,这些荣誉应该给年轻人,他们的路还长,应该多给些鼓励。”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30多年过去了,老贾真的成了老贾,靠着“挖煤”他养大了两个儿子,获得了个人精神上的满足。问老贾觉得这辈子当煤矿工人辛苦吗?他说,自己是幸运的。

矿工老贾的三十年:用半辈子只做一件事

还有两年老贾就要退休了,他说自己想回老家歇一歇,给媳妇做饭、帮儿子看孙子,弥补这十几年对家庭的亏欠。回顾之前30年的矿工生涯,他笑着说:“如果时间倒回1986年,我还是会选择下矿井当工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