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办公室两人叫建国 他们因刻字艺术而结缘

社会新闻三秦都市报2019-06-01 09:37

  李建国(左)任建国(右)                         

  名字,寄托着美好的祝愿,也总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在我们身边就总会遇到一两个叫“建国”的人。巧合的是,记者在寻找“建国”的过程中,在一个办公室,遇到了两个叫“建国”的人,他们是因现代刻字艺术而结缘的。

  陕西省现代刻字研究会有两个建国,他们在同一个办公室,年长的叫任建国,年轻的是李建国。谈及名字,今年64岁的任建国率先说,“我的父亲是军人,我们兄弟姐妹的名字里饱含着父亲的期许。建国、建民、建平,我想父亲希望把他们那一代的爱国情怀延续到我们身上。”任建国坦言,他们从小受父亲影响非常大,“家里从小管得就很严,父母对我们要求非常高,他们希望我们本本分分、勤勤恳恳,为建设新中国作贡献。后来,我不论是从军还是到地方工作,多多少少都会受到父母的影响。”

  李建国出生于1976年,“我家在农村,1988年进城上学的时候改的名字,大概父亲觉得‘建国’这个名字比较洋气、时尚。当然,和那些新颖的名字比起来,虽然我的名字比较普通,但它见证着祖国的成长和繁荣。”谈及自己的名字,李建国笑言,“在生活中我认识四个‘我’,这四个李建国来自不同的行业,每次遇到同名同姓的都会感觉很亲切,很有时代感。”

  其实,两位“建国”之前都有各自的工作。任建国从部队转业后到银行工作,因为对书法的酷爱而结识了书法艺术家崔宝堂。而李建国是从事计算机的,“以前不知道什么是篆刻,上初中的时候,看到同学书上盖了一个红章,我觉得挺好看,想让同学帮我也刻一个,但被拒绝了。一气之下我就开始自己钻研,买书、摸索,由此也激发了我内心的渴望和热爱,让我对刻字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毕业后,李建国从事计算机行业,空闲的时候练习刻字,机缘巧合,他在刻字方面的灵气与执着得到了崔宝堂的赏识,并资助李建国去清华美院王志安刻字工作室进修。于是,业余爱好变成了职业。任建国志趣相投的挚友,李建国慧眼识珠的伯乐,因为崔宝堂的缘故两位“建国”也因此而结识。

  笔有来历,字有出处,潜心多年研修书法艺术,使任建国对书法有着独特的感悟。热爱书法艺术40多年,现在他是陕西省现代刻字研究会秘书长,他说,“虽然我自己在刻字方面没有发展,但我见证了陕西现代刻字艺术的一路经历。经过10年的发展,陕西现代刻字艺术取得了丰硕成果,揽获多项全国、省市级奖项。发展要靠年轻人,我们希望能把陕西喜欢现代刻字艺术的年轻人推向全国。”

  而李建国如今在现代刻字艺术方面也小有成就,参加过全国性的刻字艺术展,成为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担任了陕西省现代刻字研究会副秘书长。采访中,他的话不多,很内敛,是一位渴望以作品说话的人。他的作品或古朴庄重,或精雕细琢,或粗犷豪放,或圆融精致,有的写意,有的传情,他对社会和人生的感悟都被融入到作品里。李建国说,“现代刻字是新兴的艺术门类,很多人可能都不太了解,但是作为一个集传统刻字、篆刻、绘画、版画等多种艺术元素于一体的艺术门类,优秀的现代刻字艺术作品,它的视觉冲击力是很震撼的。”

  文/图 本报记者 王娇莉  

  名叫建国的故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