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辛:被误读的商纣王——夏维东《上古迷思》新书分享会

行业动态西安SKP RENDEZ-VOUS2019-06-05 18:06

“神奇的三皇”“迷离的五帝”“半遮面的夏朝”“写在甲骨、青铜上”的故事……近日,“帝辛:被误读的商纣王——夏维东《上古迷思》新书分享会”在西安SKP举行,《上古迷思》作者、旅美作家夏维东与《唐开国》作者、央视《百家讲坛》三度主讲嘉宾、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于赓哲,一同引领读者追寻上古历史扑朔迷离的踪迹。

夏维东,祖籍安徽,旅美作家。迄今著有《纽约梦幻变奏曲》《危险的爱》《黎明太遥远》《预言密码》四部长篇小说,《王伯之死》《界线》《解决》等多篇中短篇小说。于赓哲,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隋唐史、医疗社会史。近年来出版的主要作品有:《唐开国》《唐代疾病、医疗史初探》《狄仁杰真相》《上官婉儿》《大唐英雄传》等。

《上古迷思》一书于今年3月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从三皇五帝到夏商,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童年期,由于文字的缺席,使那段漫长遥远的历史显得扑朔迷离。作者从“历史的时空”这一自序开篇,以大量历史典籍和考古资料为依据,将“神奇的三皇”“迷离的五帝”“半遮面的夏朝”及“写在甲骨、青铜上”的故事进行钩沉拾遗与辨析思考,以幽默风趣的语言进行讲述,将其间的人物、事件生动地呈现出来,使故纸堆间的扁平人物变得饱满立体、有血有肉,也使丰富却相对枯燥的史料变得鲜活明朗,读来兴味盎然。在每章尾声处,作者均以提纲挈领的小结进行收束,简洁明快的总结使得读者对每个朝代的整体特点有了一个宏观印象。作品风趣不乏严谨,避开了深奥晦涩的理论与诘屈聱牙的行文,轻快明亮的叙述拨开上古历史交错杂沓的面纱,带领读者在轻松的阅读中追寻上古历史的迷踪。值得一提的是,该书有别于传统的历史写作方式,在作者独有的写作风格与丰富的知识储备的基础上,以“尽量写得有趣一点儿,尽量发出自己的声音”来创作,幽默的叙述风格与鲜明的个人史观让读者有眼前一亮的阅读体验。

“商纣王的知名度很高,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他是著名的昏君代表,残害忠良、宠信狐狸精妲己,胡作非为,奢侈无度,葬送商朝五百年基业。但商纣王真的是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昏君吗?”在新书分享会上,夏维东以《上古迷思》中的一章《帝辛简历》为基础,解读了“昏君代表”商纣王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夏维东介绍,商纣王叫子受(德),他死后商朝人给他的谥号叫帝辛。而子受德有个庶出的哥哥叫子启,因被封于微(梁山西北),故名微子或微子启。史料记载,帝辛足够聪明,懂得很多东西,所以一般的谏言他根本看不上眼,于是他拒谏(“知足以距谏”)。在夏维东看来,“拒谏”这件事弄好了叫有主见,弄砸了就是刚愎自用;口才好到足以把过错推得一干二净,这事弄好了叫能言善辩,弄砸了就是文过饰非;在臣子面前炫耀自己的才华,这事弄好了叫自信,弄砸了叫自负自大。

接下来,夏维东则开始为帝辛“正名”,“帝辛和他的列祖列宗一样,老老实实地在殷邑登基,没有标新立异,丝毫没有飞扬跋扈的迹象,继续沿袭他父亲帝乙的策略。他看上去是个厚道人,遵守父亲遗命,让两位叔父做他的辅政大臣,最难得的是提拔其兄启。后世帝王处理像启这样的危险人物,非杀即禁。帝辛安抚三大诸侯的举措也相当高明,让他们位列三公起到了互相牵制的作用。不管怎么说,帝辛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年,按理出牌,工作中规中矩,有模有样,绝对不是昏君。”

而针对帝辛的“暴虐”,夏维东称,战国的书生们认为是夏桀开发了“炮烙之刑”,司马迁不予采信,把发明权送给商纣。包括《竹书记年》所载帝辛建鹿台以取悦妲己,《殷本纪》载九侯、邘侯惨死,以及姬昌被抓的原因等,都在指证纣王的暴虐无道。“帝辛杀害九侯和鄂侯的方式确实残忍,但在当时不算多反常。此外,夏维东还谈到了帝辛的“政绩”。他借姬发之手平息黎国是非常高明的战略,无论姬发输赢他都稳赚不赔,等水搅浑了,他就可以摸鱼了。他认为帝辛的作为史书记载不多,但是他平定东夷,将东南与中原巩固起来已经了不起了。

除了商纣王帝辛之外,隋炀帝可以被称为另一个史上被黑得最惨的君王。嘉宾于赓哲也在夏维东的讲述中穿插了几则“被误读的隋炀帝”的故事。于赓哲还表示,无论是商纣王还是隋炀帝,历史上的昏君在外形和性格上都具有一定的相似度,身材高大、足智多谋,而过分聪明也是昏君的标配,目的就是为“刚愎自用”做铺垫。“他们往往被称为‘箭垛式人物’,比如在商朝几百年的基业之后,后人在塑造历史时就会把他的形象不断的丰满化,这就是顾颉刚说的‘古史是层累地造成’,就是往身上射箭,什么都可以射,最后就成了刺猬。”

于赓哲还提到,“去伪”是《上古迷思》的思想核心之一,“历史学的任务与其说是‘求真’,不如说是‘去伪’,‘去伪’的过程中我们能看到哪些是对事实的歪曲,哪些是虚构的。夏维东在书中做了很多‘去伪’的工作,让我们看到了很多历史人物的形象是如何塑造出来的。”对此观点,夏维东也深表认同,他表示,自己绝不会改变史实,“我只是用想象把历史的碎片连起来,让它看起来是一个整体而不是碎片。”

此外,于赓哲还对《上古迷思》做出了如下解读。“夏维东站在一个既不是历史学圈内人的角度,同时又是一个对历史的规律有自己的探索、有自己思考的角度来解读这段历史,这种解构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尝试,夏先生肯定不是开拓者,但是夏先生肯定有自己他独特的视角,而且这本书的文字非常生动。”在于赓哲看来,夏维东的写作受到了顾颉刚的《古史辨》的影响,“虽然结合新的历史材料,我们会发现顾颉刚的一些结论确实有些草率,但是依然难以掩盖他的光芒,夏先生也是沿着这个道路,他跳出历史学研究者的领域,站在更高的人文关怀的角度来解释历史。”

据悉,夏维东的创作将从三皇五帝一直写到清朝,预计二十二部的作品,将会以作者一贯的诙谐兼具钩沉的风格呈现出一幅完整的五千年历史画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