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首现“性教育夏令营”谈性没有想象中尴尬

社会新闻华商报2019-08-19 07:41

8月16日,热播剧《小欢喜》在播出的两集内容当中,出现了方圆、童文洁和方一凡大谈“性”话题的剧情,“尺度”非常大,涉及了早恋、性行为、欲望、如何保护等敏感字眼,堪称国内卫视播出的电视剧的“最大尺度”。

而8月16日至18日,在西安和平门附近一家宾馆,14个小学生参与的主题为“性教育”的夏令营悄然进行。据悉,这是西安首次举办性教育夏令营。

华商报记者探访了“猫头鹰少年性教育夏令营”,教授的内容有:认知生殖器官、“我从哪里来”、性别差异、情绪管理、校园欺凌、防范性骚扰、青春期教育等。主讲老师为赋权型性教育高级讲师马文燕、段纳及李海琛。参加的均为小学生,年龄最大的12岁。授课方式为父母全程在场陪孩子学习,涉及的内容可谓令成年人脸红心跳,但孩子们反应比较平静、自然,并没有家长担心的过度关注“性”的状况。

绘本告诉你敏感话题:“我从哪里来”

8月16日上午9时,主讲人之一、来自重庆的马文燕老师向家长们介绍了当今性教育的流派及夏令营的主要内容。她说,性教育流派有守贞型、安全型、全面型和赋权型。其中,赋权型流派主张两性关系中遵循平等、安全、尊重、责任的原则,提倡性教育越早越好。

第一课由段纳老师主讲。在“认识自己的身体”环节,段老师先从两个玩偶娃娃导入,让孩子们猜性别。直到脱掉娃娃衣服后谜底才揭晓,有不少孩子猜错了。段老师引导孩子通过生殖器官来判断男女,随即用卡通漫画详细介绍这些生殖器官的组成部分及功能。

在回答还知道哪些身体器官时,有孩子能够说出阴道口是生宝宝的地方,子宫是宝宝出生前待的地方,“如果是顺产,宝宝就会从阴道滑出来。”有个男孩补充道,大家不禁为他点赞。接下来,段老师带领孩子们参观了宾馆的男女厕所,孩子们在嬉笑中满足了好奇心,了解了男女厕所的不同。

在“我是从哪里来的”环节,有孩子回答自己是充话费送的,有的说自己是爸爸妈妈从超市买来的,令人不禁莞尔。段老师通过PPT播放了性教育绘本“阿智与阿力”的故事。“阿力是女生,阿智是男生,他俩非常相爱,现在在努力想要生一个宝宝……”她轻柔地读着故事。孩子们也都安静地看着、听着。绘本讲了阿力与阿智生育宝宝的全过程,包括怀孕、去医院生产等,画面比较直白。最具争议的画面莫过于描述精子和卵子结合的过程:当他们做爱的时候,精子会从阴茎的顶部通过阿力的阴道冲刺跑进子宫里,排卵期的时候,阿力身体里会有一颗卵子,她会从到达的精子中挑选一颗结合……

孩子们终于明白宝宝原来是这样来的,段老师又请几个孩子分别朗读了绘本。接着,段老师带领大家深入探讨了未成年人能否做爱的话题。当然啦,孩子们的答案一致——不可以,因为这里面涉及健康、安全、责任、爱情等。随后孩子们分享了感受和收获,一个女孩说:“我知道了爸爸妈妈相爱才会有我的到来。”“我还知道父母生我特别辛苦。”“你说得对,所以我们要珍爱我们的身体。”段老师适时引导道。

孩子、家长谈感受:捅破窗户纸,敢于谈“性”

三天里,夏令营最敏感的内容其实在第一天上午就完成了。孩子们从最初回答问题时有些扭捏、害羞,到能够大方自然地作答、参与互动,这一变化家长也看在眼里。

来自甘肃定西的11岁女孩张笑萱落落大方地说,之前,自己看过这方面的书籍,也觉得有必要学习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以前我只知道胸,现在知道了我是从哪里来的。”她的父亲张先生是一位铁路职工,他说,这次专程从甘肃来到西安陪女儿参加夏令营。他直言,作为父母,不是很方便给孩子讲这些,孩子已是5年级学生,需要了解这方面的内容,通过夏令营孩子知道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知道了就不好奇了”。

即将上小学4年级的女孩涵涵是西安一所小学的学生,她抿着嘴说,学校没讲过这些,夏令营老师讲的能够接受。她的妈妈方女士则认为,总体上夏令营的内容、活动不错,“只是第一天讲的‘我从哪里来’那个绘本图画尺度有点大,希望老师在讲这个时过渡更自然些。”她坦言,课后女儿的反应挺正常的,没有担心中的问来问去、过度关注这种情况,“我更关心孩子怎么正确对待这些”。

男孩赵同学在夏令营中表现抢眼,回答问题积极踊跃,知识面也比较宽。他的妈妈王女士是渭南一位公务员,她说,自己曾看过方刚教授(性教育专家,赋权型性教育理论提出者,猫头鹰性教育夏令营创始人)的视频访谈,认可他的观点,便一直关注着方教授。这次带11岁的儿子来,收获比较大。

一位妈妈在分享时说,孩子知道了安全套、爱、责任,对两性交往的认知也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非常欣慰。另一位妈妈说:“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今后和女儿交流亲密话题也就可以敞开了。站在说教层面无法种下‘种子’,通过接触这些内容,孩子成长了,同时我也成长了。”

专家:性教育始于出生后

方刚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13年开办性教育夏令营,今年暑假在13个城市开办了少年性教育夏令营,还将在西安开办青春期性教育夏令营。学校缺乏性教育,家长又有需求,所以民间性教育应运而生,填补了中小学性教育几乎为零的空白。

“性教育是孩子生命中必不可少的部分,是孩子人格成长的一部分。”方教授认为,性教育从孩子出生即开始,父母的耳濡目染就是亲密关系的教育。 华商报记者 耿艳红 文/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