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社会新闻腾讯大秦网李光2019-09-03 09:33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在吕松辽这间十平方米的画室里,摆满了用色粉笔画成的风景画和肖像画,作为源于欧洲的外来画种,色粉笔画在国内很少被人提及。吕松辽画室所在的西安书院门,常驻画师有一百多位,从事色粉笔画创作的却仅有他一人。64岁的吕松辽有些感慨:“色粉笔画‘绑架’了我的人生,从知青时代,到返城工作,再到书院门,我的每一次选择都与它有关,色粉笔画是我一生追不完的梦!”(春雨计划撰稿人 | 李光 编辑 | 鄢山宇 田野 王玉琳)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1955年,吕松辽出生于西安市一个普通市民家庭。“也许是某种天赋吧,我和我姐、我弟都喜欢画画。上小学时,一到美术课考试,很多同学便跑来找我帮忙‘过关’,当年在学校也算是 ‘小名人’。”

1973年,18岁的吕松辽插队来到陕西省泾阳县燕王公社,开始了为期3年的知青生涯。由于有绘画特长,公社安排他到坡西小学任代课教师。作为全校唯一的美术教师,吕松辽承担了5个年级,15个班的美术课教学。“虽然辛苦,但比起下地干活的同学还是幸运很多,何况我本来就喜爱美术。”除了带课,吕松辽还兼任公社文化宣传员,负责为宣传墙报和板报画插图。“农村人喜欢大红大绿,我就从西安买来水彩,泡水溶化后给白粉笔上色,画出来的效果像年画一样鲜艳。每次画完墙报,社员们便围在墙报前看新鲜,场面很热闹。”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1974年春,回城办事的吕松辽顺道看望西安美院一位教师。在老师家,吕松辽第一次看到法国印象派画家埃德加·德加的色粉笔画册,他震惊了:阳光下,芭蕾舞女的发肤和舞裙相互交织、色彩斑斓,在灿烂中绽放出勃勃生机的同时也展现出丰富的思想情感。原来色粉笔画可以这样画!面对德加的作品,吕松辽似乎找到了释放自己内心情绪的窗口,从那一刻开始,色粉笔画成了吕松辽一生的“伴侣”,他的欢乐和忧伤、痛苦和希冀都通过色粉笔静静地淌入作品中。吕松辽至今还保留着一张自己当年的色粉笔画习作《坐着的妇人》。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色粉笔画不易修改,要求一气呵成,为了提高自己的素描造型能力,吕松辽画板不离身,逢人就画,大家都觉得他是个“怪人”:别人都是求画家画,他却主动为别人画,还不收钱。人们不知道的是,年轻的吕松辽心中已萌生出一个强烈愿望——成为职业画家,一生画色粉笔画。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3年知青生涯中,吕松辽用色粉笔描绘了大量关中农民形象,在与农民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农民的辛苦和贫困给他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很多悲欢离合故事令我终生难忘,后来返城工作,我作品中仍有许多农民形象,跟他们的感情很深,心底里有一种农村情结,画面中总是有一股地气。”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美术代课教师没有工资,到了年底,吕松辽要用工分换取口粮。“一年到手的现金不足10元,那时一盒水彩两毛钱,可以染出20根色粉笔,这些色粉笔我视若珍宝。”知青时代的吕松辽不抽烟、不喝酒,所有的零钱都用来买画纸和颜料,下乡3年他都不曾为自己添过新衣。“回西安时能蹭车就蹭车,一块五的车票可以换7盒水彩呢。”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1977年初,结束知青生活的吕松辽得知自己即将被招工返城。在一片羡慕的目光中,吕松辽心事重重,他决定搏一把,悄悄报考了西安美术学院。考试当天一大早,吕松辽搭上一辆从泾阳开往西安的送砖车,打算到西安后,再转车前往美院考场所在地长安县韦曲镇。不料送砖车行至泾河桥附近突然抛锚,在等待修车的过程中,吕松辽心急如焚,“当时眼泪都快急出来了。”后来他好不容易坐上另一辆过路车赶到考场时,时间已近中午,考试即将结束。平添的意外让吕松辽伤心不已,“如果能考上,人生又是另一番境况了。”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返城后的吕松辽成为一名工人,不久又调往单位的宣传部门,“也算是沾了自己绘画特长的光吧。”单位的建设工地大多地处偏远,每开工一处工地,吕松辽就要赶往现场绘制文化墙和宣传标语,“工地上的宣传画以油漆画为主,虽然耐雨耐嗮,但看上去粗糙呆板。”在雨水淋不到的地方,吕松辽便尝试用色粉笔绘制文化墙,为灰色单调的建筑工地增添几处靓点,既美化了工地,又起到宣传鼓劲的作用。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术界普遍认为,一名合格画家必须经过专业美术院校培训,自学成才的是“野路子”,难成气候。吕松辽不这么看,他认为画家不是匠人,情感和艺术悟性才是第一位的,必要的专业技能要学,但更重要的是敏锐的眼光和真情实感,“你的作品要有感而发,人物形象要有血有肉。”在单位工作的34年里,吕松辽创作的色粉笔画数十次入选全国及省、市美展,作品《窑洞》获陕西省美展三等奖,作品《降虎》被选送参加东南亚文化艺术交流展。“只要你热爱绘画,热爱生活,科班、业余都能成才。”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吕松辽单位所承揽的工程项目主要是为大型企业建造车间厂房,工期长、条件艰苦,一次离家三五个月都是常事。作为宣传干事,吕松辽长期奔波在基层工地,对一线职工的辛苦生活感受很深,在创作中,他坚持以建筑工人和他们的家属为原型。“无论是下乡当知青,还是在建筑公司工作,我的创作对象都是底层普通劳动者。”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2011年,年满55岁且已担任单位工会主席的吕松辽面临两个选择:内退或继续工作到60岁正式退休。多年努力获得的职位和待遇让他犹豫,同事间的友情让他难舍,而心底里的画家梦更让他煎熬,此时的吕松辽已经对色粉笔画有了全面而深入的理解,个人风格正在逐步形成,许多想法和尝试还未能付诸实践。经过两个月慎重考虑,吕松辽从单位办理了内退手续,“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不想再等了。”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退休后,吕松辽在书院门租了一间画室,一边卖画,一边创作。他的想法很简单,卖画收入只要包住房租和生活费就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艺术创作上,“在书院门也挺忙,但跟上班时的忙不一样,内心愉悦,没人指使,这正是我想要的。”吕松辽认为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书院门熙攘的人流为吕松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写生资源。色粉笔画起源于欧洲,通过浓烈的色块对比来表达画面氛围和人物情感,吕松辽尝试在色粉笔画中加入中国工笔画的线描技法,使作品在热烈中透出几分东方式的含蓄和柔美。“引入中国画技法要谨慎,不能影响色粉笔画的整体视觉效果和主题表达。”尝试中西画法结合,吕松辽曾经过多年思考,现在有时间了,心静了,他要把以前的想法付诸行动。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退休后的吕松辽整日“泡”在书院门,没有了以前的交际应酬,朋友们看到他很孤独,劝他返聘回单位,“朋友不理解我的心思,其实我的快乐人生刚刚开始。”在书院门,绘画成了吕松辽生活的中心,除了为游客画像,他每月还要创作近十幅色粉笔画作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觉得累,更不会孤独。”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书院门是古城西安著名的古文化一条街,聚集于此的百余名画师大致分为两类:一类以批量制造商品画为主,追求经济效益;另一类画家看中书院门自由安静的环境,以画养画,创作为主。吕松辽显然属于后者,有退休工资的他没有生存压力,卖画收入包住房租餐费即可,激情来时通宵达旦伏案创作,有时却闭门谢客,坐在画室里发呆,他不愿把时间安排得太满,那样不自由。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在书院门,吕松辽结识了许多书画界朋友,同道交流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也很受启发。一位朋友无意中提到,老家泛黄破损的老照片无法完整保存,很苦恼,吕松辽便产生了用色粉笔翻画老照片的想法。经过一年多反复实践,吕松辽翻画的老照片惟妙惟肖、几可乱真,有朋友建议他专项经营老照片翻画,既省事又挣钱,吕松辽婉言谢绝了。他真正喜爱的是那些在创作中能够融入自己思想情感的作品,而翻画老照片只是技术展示,不是艺术。

他痴迷色粉笔画45年 年过六旬仍在追梦

如今的吕松辽实现了当职业画家的梦想,一心投入色粉笔画的创作中,线条简练、色彩绚丽、注重展示人物内心世界的绘画风格也逐渐形成。年已64岁的吕松辽自觉身体还很硬朗,可以在书院门画到80岁,“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但不敢行动,我不愿再等,人生的后半程,我要自己做主。”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秦网及作者授权】

腾讯大秦网 保留所有权利

投稿方式:xqj.studio@qq.com

联系电话:029-88152155-59167 029-88152155-59133

法律支持:陕西智冠律师事务所 赵淼律师

联系方式:18182600460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