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和俩外孙女都是教师 看看他们的教育情怀

社会新闻华商报2019-09-11 08:19
外公和俩外孙女都是教师 看看他们的教育情怀

外公和俩外孙女都是教师,都毕业于陕师大。说起教师,他们都表示很喜欢这个职业;说起教育,都有自己很深的感触。在家庭教育方面,他们的做法和经验更是值得学习和汲取。

89岁外公回忆从教经历: “校长应该是专家,而不应该是官员或者商人”

家住西安市新城区105街坊的顾福琪老爷子已89岁了。9月9日,面对华商报记者的采访,他侃侃而谈,思路清晰。

“我老家在上海,1930年生,原来在银行工作,1952年支援大西北来到西安,在人民银行工作。1957年,以调干生资格被陕西师范学院中文系录取。我们学院和西安师范学院就隔了一条路,1960年两个学院合并,成立了陕西师范大学。1961年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西安师专,后来调到了东方中学。当时东方中学只有初二,我当语文老师,当班主任,当综合组长,当教导主任,1978年当了副校长,1984年当校长。”

“1982年,国务院下发252号文件要求发展职业教育,要求普通中学办职业班。东方中学办了三个职业班,到了1988年,发展到5个专业8个职业班。考虑到职业教育规模比较大,1988年分出去成立了职业高中。1992年,被西安市教育局评为职业中专,专业有旅游、幼教、财会、电子、管道等。因为职校办得好,1994年、1995年全国其他一些职校曾到我们学校来参观学习。”

“我本来应该在1990年退休,但学校让我延长到1996年才退休,所以我有46年的工龄。我的学生很多,那时中学有2000多学生、150多名职工;职校500多学生、职工70多人。现在只要一下楼,看到的好多人都是我的学生,现在也都五六十岁了。从1988年到1996年培养了2000多名职校生,就业率也比较高。“

让顾老比较自豪的是,自己的两个外孙女也都是教师,且都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所以我们不但是祖孙,还是校友。”

说起对教育的理解,顾老说,他很认可华商报的一篇报道中说的,“校长应该是专家,而不应该是官员或者商人。”

80后外岁女讲述从教心得: “当老师很有挑战性,也很有乐趣”

老人的大外孙女叫李立,1980年生,现在是西安市卫生学校老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学校担任语文和心理教学,曾获得全国教学设计大赛二等奖、陕西省和西安市教学设计大赛一等奖。

李立说,她是199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在改称文学院),2002年本科毕业后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又读了陕师大的心理学硕士研究生,2010年研究生毕业。“我本科毕业后,先是在高新一中(初中)当了两年老师。当时从个人兴趣和职业发展考虑,2004年底调入西安市卫生学校。我很喜欢做老师,教学相长,可以促进自己不断学习。现在的孩子和十几年前的孩子有很多不同点,所以当老师一定要与时俱进,去适应学生。当老师这么多年,我感觉到学校必须要以学生为中心,不能再以老师为中心,让学生围着老师转。尤其是职业教育,学生的成绩是反映在职业生涯中,而不像义务教育阶段主要体现在学习成绩上。当老师很有挑战性,也很有乐趣,可以让人保持心态年轻,不故步自封。”

李立的妹妹李娜,比李立小4岁,现在师大附小工作。李娜说,和外公、姐姐一样,她在师大学的也是中文。2005年本科毕业后,先是到杨凌高新小学当了5年老师,2010年到师大附小工作至今。带过一届毕业班,今年因工作需要重新开始带一年级。2013年她获得了西安市教学能手称号,2014年获得陕西省教学能手称号,如今已是陕西省中小学学科带头人。

“从2005年当老师到现在已有14年了,我一直在小学从教。跟孩子们在一起,可以让我保持一颗童心,每天都比较快乐。让我特别感动的是,上学期带的班因为学校有新安排,不得不撒手了。本学期开学后,每天都有这个班的小朋友不约而同过来看我,有的拿着巧克力,有的拿着花,说:‘李老师,提前祝你教师节快乐!’我和孩子们相处了两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件事让我觉得挺感动也挺暖心的。”

“看到学生一点一滴的进步,这比给我们什么荣誉更容易令人感动。我从小的志向就是当老师,现在可以说是如愿以偿。这也是受了外公的影响,才让我们进步得这么快。姥爷经常会给我们鼓励和鞭策,说的最多的就是一定要自我学习,不断地提高自身修养,第二就是要有一颗爱心,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个孩子。”

外公和俩外孙女都是教师 看看他们的教育情怀

外孙女说外公对自己的影响: “好习惯、好氛围,对我们影响最大”

说起外公的影响,学过心理学的李立分析总结得更深刻。她说,从幼儿园到小学,习惯的养成对孩子一生都很重要。自己上小学时就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的,所以对自己的习惯和生活影响很大。

“外公是老师,外婆是医生,两人在生活、工作上都很自律,对自己标准也很高,但严格中又有很温馨的地方。外公特别喜欢看书,家里有很多书,从小培养了我喜欢阅读的习惯。好习惯形成以后,不用别人督促和要求,我自己也会去读书。现在很多家长都给孩子报补习班,我觉得要是不能静下心来阅读,光去上补习班心静不下来,就没办法进入到自我学习当中去。人要自律,不要依靠他律。只有能投入进去,才能真正享受到学习的乐趣。”

“我觉得,家庭教育要比学校教育更重要。除了好习惯的培养,好的家庭氛围对孩子成长也非常重要。如果父母在家里打牌喝酒看电视,却让孩子去好好看书,孩子是不可能看进去的。我们小时候姥爷要看电视,就到另外一个房子去看,一般是我们做完作业以后到晚上七八点,家人才聚在一起聊一聊。外公、外婆还习惯晚上睡觉前看书看报。外公特别关注时政,外婆也是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书看报,不过外婆79岁时去世了。他们看书看报的情景,我到现在都印象很深。这些都使我们受到了很好的影响。”

华商报记者 马虎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