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社会新闻腾讯大秦网赵钊2019-10-08 06:26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当我第一次在宝鸡市秦岭腹地的九龙山见到这位老中医时,就被这位赤脚医生的故事所吸引。他用中医看病,不太相信西医,给病人抓药结算时用的是一把老旧的算盘,他古道热肠,自命为乡村宣传员,在大山里宣传他所知道的国家政策,更让我惊讶的是老人竟是自学成才的中医,一辈子在大山深处做着半农半医的赤脚医生。(图文 | 赵钊)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夏收后老人站在收过麦子的田地边,老人说之所以叫赤脚医生就是因为他们始终没有离开土地,一边务农一边行医

他叫尚永顺,今年已经八十岁高龄,已有近五十年的赤脚医生生涯。老人说,在他很小的时候,一头野兽夺去了父亲的生命,后来母亲又因为一场很小的病,丢了性命,从此他成了孤儿。也是从那时起年幼的他立志长大要做一名医生,在大山里治病救人。当“赤脚医生”这个称谓被叫响时,他光荣的成了一名大山里的赤脚医。他仅仅受到过极短时间的正式培训,大部分中医知识都是自学或向老中医求教而来。有着近五十年中医生涯的他,至今仍坚信只有中医能从根本上好人的病,西方的医术他并不是很相信。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老人去宝鸡市区购买药材,印着红十字的包包老人用了很多年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尚医生常常说,现在的很多中要药劲不够,于是虽然年迈偶尔仍坚持自己采挖野生药材

年轻的时候体力旺盛,许多中草药老人都是自己背着筐子,爬上秦岭山里采摘,而随着年龄的不断衰老,老人如今已经很少上山采药了,但老人常抱怨现在城里的中药,药劲不够,而有些在药店很难买到的中药,他仍会坚持上山采挖。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一杆小秤老人用了几十年,从这里出去的每一斤每一两都是大山中病人治愈的希望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山里有很多老年人卧病在床不能下地,尚医生就自己到病人家中去诊治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这几年许多城市里的人也会慕名找到老人的诊所,老人说许多人的病大医院治不好了,就想到他过来找他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经常到老人这里看病的人和老人都成了朋友,抓药间隙聊起家常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一位年迈的村民生病非常严重,尚医生过来查看后叹息一声

我从2012年开始拍摄这个大山里的赤脚医生,并非仅仅从最后的角度,来猎奇这位大山里的老医生。我希望对这位赤脚医生的观察和记录,来呈现目前中国偏远山村医疗发展的现状,以及这一代,没有受过正规医疗教育的医生,他们在大山深处,实实在在为许多病人服务半辈子后,他们目前的生活现状。以此,引起更多人或政府对于山村医疗事业的关注,对这些老医生们生活上的关注。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傍晚时分老人仍会去地里干会儿活,天黑才回家吃饭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都说医者不自医,老人在一次生病后特别严重,不得已住进医院打起点滴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老人吃饭的时候,老伴远远的坐在身后,家里养的小猫安静的蹲在边上

老人曾经有一个心愿就是收养一个小女孩,因为在老人的小儿子不幸夭折后,家里就剩下他和老伴过活,而其他儿女也都已分家。对于未来老人考虑很多,他说想收养个女孩,将来把自己的医术传给她,为此,拉老人还专门跑过福利院咨询过相关政策,由于不具备收养的条件最后只能作罢。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尚医生喜欢自己动手将药材碾碎,他说这样病人带回家熬煮的时候,药效会更好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有时候老伴也会帮忙在家里炒制中药

作为中国最后一代赤脚医生,他们这一代人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曾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这间大山下的小诊室治愈了许多山里百姓的疾病,每年过年老人都会在门口贴上新的对联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由于常年练习书法,老人练得一手好字,没事的时候就会写写东西

九龙山最后的赤脚医生

老人非常好客,每次有外面人过来诊所,临走时他总是要送出老远

老人的故事,仍在继续,我的拍摄不会停止。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秦网及作者授权】

腾讯大秦网 保留所有权利

投稿方式:xqj.studio@qq.com

联系电话:029-88152155-59167 029-88152155-59133

法律支持:陕西智冠律师事务所 赵淼律师

联系方式:18182600460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