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社会新闻腾讯大秦网赵华斌2019-10-15 06:45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今年36岁的陈鑫磊在安康开了一家24小时不打烊的“夜店”。这家“夜店”没有DJ也没有蹦迪,有的只有他一人的忙碌与食客的欢声笑语。(图文 | 赵华斌)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每日深夜,陈鑫磊的店内通火灯明,熙来攘往。一墙之隔的厨房里,陈鑫磊身穿白大褂独自忙碌着,切菜、开火、翻炒、装盘,流畅地结束了这一套动作后,他端着色泽鲜艳、香气扑鼻的佳肴走出厨房,微笑着融入欢笑洽谈的热闹氛围中。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陈鑫磊的这家“夜店”已经开业一年了,主打的是“纸上烤鱼”和农家菜。“因为晚上食客多,关门几乎都到凌晨了,所以大家都管这叫夜店。”为了节省开销,陈鑫磊一人挑起了店里所有的活,买菜、洗菜、切菜、做菜,有时候送外卖也是他。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我是一个进城务工青年,没有文凭,也没有人脉,但是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城里扎下根,给母亲一个家。”陈鑫磊的老家在安康的吉河镇,12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剩下他与母亲以及弟弟妹妹相依为命。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在农村,一个女人要养家谈何容易,何况还要养活3个孩子。“1998年,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供我们三兄妹继续上学,作为老大,我只能退学跟着村里人外出打工了。”搬砖、拉沙、扛水泥......那些年里,陈鑫磊几乎干了所有农民工干过的工种,但毕竟是没有长大的孩子,陈鑫磊的每月的工资还不到400元,有时连肚子都填不饱。

“2000年,我遇见了一位贵人,在他的帮助下我开始学习金属表面处理。月薪最高的时候有一万元。”多年以来,一家人捉襟见肘的生活,随着陈鑫磊工资的上涨终于迎来了转机。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好日子仅仅过了十来年,2012年,陈鑫磊年仅27岁的妹妹因病去世,母亲也因此病倒,祥和温馨的家又一次塌了。“我是家里的老大,我不能看着妈妈整日以泪洗面,我要把这个家再撑起来。”陈鑫磊回到家乡,陪伴在母亲的身边。

安康是一个内陆城市,陈鑫磊在外学会的技术在这座城市里毫无用处,每日的开销都提醒着这个大男孩,“你要挣钱养家”。

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陈鑫磊从同学那里得知做快餐是一个投资少、回报快的项目,他筹资20余万元加盟快餐,拜同学为师学习餐饮技艺,同时在安康城区租房照料母亲。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当时就是年轻,也没有管理经验,20万元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在汉江了里打了个水漂就没了。”后来,陈鑫磊还做过夜市,但最终也以惨败收场。“这家‘夜店’是我第三次创业,已经坚持一年多了。目前,客流量比较稳定,回头客多一些。”去年8月,在总结失败经验教训基础上,陈鑫磊决定搭借汉江旅游文化的东风,做起了“纸上烤鱼”,这一次,他终于成功了。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他的“纸上烤鱼”使用的主要食材是1.5公斤左右的瀛湖茴鱼和黑鱼两种,这两种鱼均属于安康本地特有的淡水鱼,无鳞刺少,肉质细嫩,滑溜顺口。为保证顾客吃到鲜活的鱼,陈鑫磊每天亲自骑车前往瀛湖挑选购买。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一家小餐馆至少都有2到3名员工,而陈鑫磊就靠自己一个人撑起了这家店,“不是不想找人帮忙,只是花销太多,利润太少,能干的我就都干了吧。”餐饮是良心活,时间久了,陈鑫磊纸上烤鱼的名声慢慢传开来,成为当地和外来游客的必选美食。

汉江边的深夜食堂

经历过落魄,也拥有过成就,如今的陈鑫磊有一个善良温柔的妻子,有一个调皮可爱的儿子,母亲也在身旁, 最大的心愿就是生活平淡,家人安康。“希望通过几年的努力,能再开一个分店,在城里买一套房,真正在城里安扎下来,让母亲安度晚年。”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秦网及作者授权】

腾讯大秦网 保留所有权利

投稿方式:xqj.studio@qq.com

联系电话:029-88152155-59167 029-88152155-59133

法律支持:陕西智冠律师事务所 赵淼律师

联系方式:18182600460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