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娱乐资讯汇总腾讯大秦网2019-11-14 16:14

老牌历史综艺《穿越吧》节目上线后虽“槽点”频出,执念的老粉丝长评不断,打出6.5分的低分,但点击量却于一周内突破五百万,迎来播出平台自制综艺里程碑式的一站。此前,《咱们穿越吧》以四川卫视为平台已播出两季,这次更名《穿越吧》在网络平台复出,在一系列有趣的历史“考点”之外,最引人关注的是大牌艺人的消失。

真人秀《穿越吧》前两季可谓“大咖”云集,张国立、张涵予、宋小宝、沈腾、张卫健、杨千嬅等星光耀眼,这个节目既是张国立、张涵予、沈腾的综艺“处女秀”,更是沈腾、宋小宝两大笑星首次汇合,播出后震动业界,收视创下卫视纪录,其普及和传播历史的独特手法也为各方所接受。此档网络版《穿越吧》虽仍为业内老牌制作公司世熙传媒共同出品和操刀,但穿越阵容焕然一新,变身“青春穿越团”:《回家的诱惑》演员凌潇肃,周星驰《西游降魔篇》中三煞喷血哥的扮演者杨迪,《偶像练习生》董岩磊,综艺红人俄罗斯留学生萨沙,以及知名网红“中国boy”王瀚哲。“穿越”阵容中,“大咖们”消失了!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穿越吧》2019全新阵容

笔者看到,出品人在《穿越吧》衍生节目《陪你一起看穿越吧》中提到,这个“青春穿越团”平均年龄要比前两季年轻十岁以上,是适应网络年轻人群的组合。但在年龄之外,恐怕更重要的因素是艺人的薪酬。知情人透露,新一季《穿越吧》花费在艺人身上的费用,仅为第二季的四十分之一,前季某单个艺人的片酬就可以包揽新节目两季的全部制作成本。从置景、服装、道具、NPC演员等方方面面,要保持这个节目基本的制作规模和品质保证,这个预算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出品方的投入和选角,的确冒了很大的风险。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穿越吧》第一季阵容

“杨迪也能变成C位了”?网友吐槽。杨迪以恶搞型网红出身,虽深受周星驰等喜剧明星的影响,也常活跃在各大综艺中。阵容中唯一的演员凌潇肃,作为一线女星姚晨的前夫,个人生活备受网友关注,以影视剧《回家的诱惑》中的片段,成为了网友手中的网红表情包,被诸多网友笑侃只知“洪世贤”不识“凌潇肃”。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洪世贤”和杨迪成了担当

倒是俄罗斯人萨沙表现抢眼,不仅对中国历史的了解超过几位中国艺人,一段东北话和广东话合体的唐诗更表现出出色的才艺,深具上位潜力。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俄罗斯小伙莎萨表现抢眼

该平台是国内领先的年轻人社区,也是当下互联网中最活跃的二次元人群聚集地,他们与世熙传媒的投资合作相信不是心血来潮。从已播出的内容看,这些年轻人此次穿越到了唐朝,体验盛唐时期的留学制度,也称“留学大唐的日子”。青春穿越团与往季前辈们相比,明显多了欢脱的气质,少了几分体验历史的庄重和虚心。穿越团似乎并没有分清楚唐代和今朝的区别,使得节目更像是一场当代“历史小白”与历史的轻松派对,虽然整个真人秀构思巧妙缜密,故事依然建立在丰富的历史知识之上,但年轻人们显然更在意自己的生活,他们与历史之间的距离也显得出奇的大。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青春穿越团留学大唐的日子

节目意在介绍盛唐时期的留学生制度,体现唐朝盛世的包容与先进,涉及唐朝厚待各国来宾的迎劳礼节、留学生的汉语水平测试、唐朝鸿胪寺包管所有留学生的资粮衣物、唐朝皇帝视察国子监以及亲自讲《孝经》等儒家经典,不仅如此,这其中还有著名的遣唐使阿倍仲麻吕(晁衡)的感性出现,这也是在从侧面为观众解读历史——留学生毕业以后可以参加科考,入朝为官……毫无准备的穿越团年轻人,看起来显得手足无措,难以入戏,呈现出一种不同以往的“别样的真实”,情趣盎然。换个角度看,这或许正是当下年轻人面对历史的真正“窘态”。这种“别样的真实”,恰恰可以称做这档节目的新的看点之一。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唐朝厚待各国来宾的迎劳礼节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青春穿越团国子监考试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青春穿越团揭榜时刻

纵观2019年的真人秀节目,从“跑男”到“极限挑战”,都依然保留了“大咖”云集的阵容,但无一例外的都在快速滑坡,失去了前几季的火爆。虽然前有限薪令的颁布,但据同行了解,让大咖艺人自觉降薪酬,何其难也。如《极限挑战》的阵容依然保留了黄磊、罗志祥、张艺兴、王迅等人,并增加了雷佳音、迪丽热巴、岳云鹏等新的一线艺人,但是依然未见影响力上扬,反而是差评不断。《奔跑吧》的最新一季“跑男”虽齐集李晨、Angelababy(杨颖)、郑凯、朱亚文等一众大咖,却也失去了前几年的诸多话题。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2019《极限挑战》大换血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新《跑男》失去以往话题度

虽有限薪令的限制,但面对艺人的高片酬,各出品方依然以各种暗度陈仓的方式提供高薪,各中苦水只能自己咽下。纵观今年的五大卫视,广告招商遇到了从未有过的冰点,据传,某一线卫视曾经只有在广告商投资超过两千万时才肯出面谈判,如今,两三百万也要出动人马争抢。同样的,互联网节目广告也是步履维艰。那些依然使用大咖们的“真人秀”们,所承担的巨大成本压力,恐怕就适用那句中国老话“鞋是否合脚,只有自己知道”。

从《穿越吧》真人秀改版 看“大咖们”的消失

《穿越吧》“大咖”消失

网络版《穿越吧》算的上综N代的真人秀,从目前已播出的两期节目来看,基本上完成了平台化,具有鲜明的平台色彩,但是这种转变却在评论上引起了一众老粉丝的吐槽,老粉丝的执念突显了对老《穿越吧》的深情厚谊。即使这样,网络版《穿越吧》强化的历史剧情、NPC演员更复杂的任务的担当、明里暗里历史知识点的交织等,都可以称得上是2019大陆最标新立异的真人秀,依然是为数不多的“有意思,有意义”。尤其具有标志意义的是,青春穿越团的出现,勇敢地摆脱了对“大咖”艺人的依赖,在当下众多综艺真人秀依然难舍大牌明星的环境下,《穿越吧》中“大咖们”的消失,或许真的迎来了大陆综艺真人秀的一个拐点:在市场和观众的双重进化中,素人真人秀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