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红会医院关节病院成功完成一例20年重度强直炎手术

西安市红会医院2019-11-26 10:34

卧床长达20年后,终于又能够重新走路的张先生(化名)激动得喜极而泣,哽咽着说:“生病这20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子和做父亲的义务,家里人都跟着受苦了。现在终于又能够尽孝,尽义务了,终于可以欢欢喜喜过新年了,太感谢这里的医生护士啦!真的,我手术后一点都没觉得疼……”这是记者在西安市红会医院关节病院病房里看到的感人的一幕。

现年46岁的张先生年轻时身强体壮,当过军人,退伍后回家乡结婚,育有一子一女。上有高堂,儿女双全,这应该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突如其来的重病,让正值壮年的他倒下了——双髋部持续加重的疼痛,让他渐渐无法行走,最终只能一天天躺在床上。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妻子随之离他而去,全家生活陷入了贫苦,只能依靠他一天天衰老的父母勉强照应日常生活。随着儿女逐渐已经长大成人,绝望中的张先生已经认为自己的后半生就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了,就在接受了这个现实,几乎认命的时候,家人在抖音中听说他的病现在能治,就抱着一线希望,找到了西安市红会医院关节病医院膝关节病区。

“当时他是躺在轮椅上被家属送来医院的,一条腿因为无法屈伸,只能向上翘着。”接诊的西安市红会医院关节病医院膝关节病区副主任医师卿忠介绍。经检查发现,他是典型的强直性脊柱炎伴双髋关节强直。虽然每次门诊都会遇到4-5例强直性脊柱炎,但是像他这样严重的患者还是比较罕见的。患者已经是20年病史,右髋部关节变形严重,从脖子到膝盖都硬得像棍子一样无法弯曲,根本无法低头弯腰,只能平躺,无法侧卧,更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由于病史长,患者病变的部位已经失去了正常的解剖结构,周围肌肉、血管、神经的走形完全发生了变化,给手术切口定位造成了极大困扰。此时要寻找手术入路的神经肌肉间隙,精准定位,就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漫漫黑夜里找方向一样困难。而且由于患者丧失了活动度,从头到脚都是一个无法屈伸旋转活动的整体,极大地增加了手术操作的困难,也让麻醉变得复杂,由于无法后仰,仅仅是采用支气管镜辅助下鼻插管全麻,就花了比平常手术多3倍的时间。由于患者身体僵直,体位摆放困难,不仅难以固定在手术床上,而且难以寻找假体的正常安放位置……面对种种困难,西安市红会医院关节病医院膝关节病区的手术团队凭着丰富的经验,采用漂浮体位,成功分离融合的髋关节,并反复尝试,寻找到关节假体最佳的匹配位置,克服了种种困难,成功完成了手术,术中精准的定位有效避免了术中极易出现的髋关节脱位。

术后第二天,患者就可以在不负重的情况下下床行走了。据悉,经过药物辅助康复功能锻炼一个月后,患者将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 。

历时一个小时的手术,成功地让卧床20年的张先生重新能够站了起来,走了起来!“是你们挽救了我的后半生啊!”在病房里,怀着无比喜悦与激动心情的患者和家属溢于言表。

卿忠副主任医师介绍,强直性脊柱炎是一种自体免疫性疾病,临床比较多见,西安市红会医院关节病医院膝关节病区每月基本都有7-8例这样的手术。该病多是青壮年发病(像这位张先生就是26岁正值壮年时突然发病),导致全身关节破坏、融合,造成髋关节、脊柱、膝关节成为强直性整体,完全丧失活动度,并从上往下或从下往上发展,逐渐加重。男性患者多见,年轻患者病情进展尤其快。初期仅仅是腰骶部有不适感,发痛发紧,晨僵,早晨需要活动后才能消除紧绷感。

临床很多患者往往是已经发展到关节完全强直,无法走路,丧失劳动能力时,才来医院就诊,往往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卿忠副主任医师提醒,强直性脊柱炎一般通过抽血化验、CT即可以确诊。早发现及时干预,采用药物,免疫制剂,功能锻炼等综合治疗方法,可以延缓进展,有效避免功能丧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