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男孩讲述被“封”武汉19天 每天跟家人视频

社会新闻三秦都市报2020-02-12 08:55

每天9点起床,在客厅稍微活动一下算是锻炼。10点左右喝点牛奶充当早餐,之后瘫在床上玩手机,往往下午两三点才吃当天的第一顿饭。

与大多数人一样,23岁的王靖刚刚度过了最焦虑最无聊的一个春节。不一样的是,这是他在家以外的地方过的第一个春节——

1月23日,除夕前一天,原计划次日回家的他被“封”在了武汉城里。至今,他已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度过了19天自我隔离的日子。

被“封城”阻断的回家路

王靖的老家在宝鸡市凤翔县。去年,从武汉的一所高校毕业后,他留在这座城市工作,并交了一个湖北的女朋友。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他打算春节回家好好跟父母介绍一下女孩,聊聊他之后的规划。可是,疫情暴发了。

王靖第一次关注到疫情的消息,是在去年12月底。

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了不明原因肺炎。王靖工作居住的地方离华南海鲜市场大约30公里,不算近,但他还是敏锐地提高了警惕,“之后有同学叫我去汉口玩,我都没去。”

他告诉本报记者,氛围是从钟南山院士宣布疫情会人传人开始变得紧张起来的。街上的人仿佛一夜间变少了,大家都戴上了口罩,眼神里充满戒备和警惕。

那时候,距离他定下的返家时间,已经只剩下4天。那两三日内,新闻里播报的疫情信息越来越严重,王靖开始犹豫自己要不要回去。“一年没回家了,说实话早已归心似箭,可是遇上这种情况,我不仅怕路上出问题,更害怕把病毒带回去感染家人。”

结果还没等他纠结出个答案,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

公司有人确诊第一次感到生命脆弱

这是王靖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过春节。孤单、冷清不说,最基础的一日三餐就难倒了他。

“我不会做饭,外面的餐馆又几乎全部停止了营业,这段时间差不多每天都在吃泡面、挂面,差不多快吃吐了。”他告诉记者,虽然封了城,但大家的基本生活没有受太大影响,米、面、蔬菜等在楼下小超市就可以买到,只是自己“手残”,有时候心血来潮买点菜炒个诸如土豆丝之类的家常菜,也总是以失败告终,只能每一顿都应付了事。年夜饭也只煮了速冻饺子。

疫情严重,这段时间,王靖也没敢去街上乱转,中途有一天去了趟公司值班,他说,自己有些被空空荡荡的街道吓到。“很难相信,一座这么大的城市,突然变成了这样。”但晚上回家时,不少楼宇都亮起了“武汉加油”的LED灯,这让他感到些许安慰,“可能这个过程会很难,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毕竟每个人都在为战胜这场疫情努力。”

王靖说,为了打发时间,他每天都要跟家人朋友视频5到10次,但仍然觉得孤单难熬。不过这段独处的日子,也让他有机会思考一些更“深奥”的东西。“我们公司就有员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这是我第一次离这种无常的劫难这么近,也是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可贵。”王靖说,等这场疫情过去,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看看父母亲人,将平时没有表达的爱与思念,一一表达。

本报记者张晴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