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带薪护理假“叫好不叫座”?

社会新闻华商报2020-05-15 07:40

  >>调查背景:

  今年5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西安市养老服务促进条例》规定,老人患病住院治疗期间,其子女的用人单位应当支持护理照料,给予独生子女每年累计二十天、非独生子女每年累计十天的护理时间,护理期间享受与正常工作期间相同的工资福利待遇。

  政策实施已经十余天了,“带薪护理假”落实情况如何?5月14日,华商报进行了网络调查和街头采访,发现设立该假期的少之又少。

  网络调查:

  3405人参与调查

  80人称单位已设立该假期

  “带薪护理假”的设立给家有患病老人的上班族提供了法律支持,对于该《条例》的落实情况,华商报通过官方微信进行了网络调查。

  截至5月14日下午6时30分,共有3405人参与调查,包括582名政府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847名国企员工、1976名私企员工。结果显示,仅80人表示单位已设立该假期,可随时休假,占比2%,3325人则表示并未设立该假期。

  街头采访:

  10人表示很有必要

  但没听说单位设立该假期

  华商报记者在西安街头随机采访了10位市民,10人均表示,设立这个假期很有必要,但没听说单位设立了这一假期。

  “即使设立了我们也不一定会休。”市民焦先生是一名狱警,上班后基本就和外界隔绝了,并未听说单位设立了这一假期。焦先生说,警察行业责任感强工作又忙,大家平时基本连年假都不休。不过他觉得这一假期的设立很有必要,毕竟每家老人都有年老生病的时候,有了假期会更有保障。

  59岁的韦女士退休后返聘至一家广告公司做财务工作,“单位没有特别设立这一假期,但是如果家里有事,假还是比较好请的。”韦女士说,她和婆婆住,老人家生病需要陪着去医院,她每次和单位请假都还可以,工资不影响,“我们领导比较人性化,对大家很照顾。”韦女士说,这一假期的落实和单位的企业文化以及管理有很大关系。

  29岁的彭女士在一家旅游公司上班,受疫情影响,单位还没有全面复工,单位也没有发布设立该假期的相关通知。“对我们上班族来说挺人性化的。”彭女士说,平时家里老人如果生病住院基本都需要请事假,如果有了这一法定假期还是挺不错的。

  老年人心声:

  全力支持政策落实

  呼吁年轻人常回家看看

  “这个政策太好了,尤其对我们这些独生子女家庭来说。”70岁的刘先生说,他只有一个儿子,前几年他生病躺在医院,孩子工作忙不能全程陪伴,只好请了护工。如果当时有这个假期,既不用额外花钱,也能和孩子多些相处的时间。他呼吁,除了落实这一假期,年轻人也该抽时间多回家看看父母,多一些陪伴和关爱。

  “如果以前有这个假期,我们兄弟姐妹们照顾老人就不发愁了。”5月14日,57岁的市民郭先生带着87岁的父亲在街头散步,老人身患心血管病等多种慢性病,走路不太方便,郭先生一直陪伴在一旁。郭先生说,他们兄妹五人,轮流照顾父亲,以前他没退休的时候,老人如果生病住院一般都需要1-2个月,如果子女有10天带薪护理假,在医院陪护完全不成问题,但是那会儿没有这个假,没办法只能请事假或请护工。

  >>专家观点

  带薪护理假将社会福利和中华孝道相结合

  需要用制度来推行落实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热点专家王晓勇博士说,中华传统孝道需要继承和发扬,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也有更多的老人需要得到照顾。带薪护理假的设立是将社会福利和中华孝道相结合的一种创举,是社会管理的一种创新。

  “这种理念既超前又传统,很多单位可能还不习惯接受。”王晓勇说,很多单位在执行过程中会觉得这个护理假是可有可无的,更习惯以平常的工作方式给大家常规的休假。而一些私营企业由于注重效益,会缺乏对护理假的重视。

  “其实一些单位并未认识到传统美德对企业发展、社会发展的重要性,没有看到其内在价值。”王晓勇说,带薪护理假的落实还和单位管理层的认识有关,很多人觉得有双休和节假日就够了,实际上带薪护理假恰好是未来的发展趋势。社会老龄化需要动用全社会的力量,把孝敬的传统传承下去,这种“忠孝两全”的做法也有利于企业的文化和发展。

  王晓勇说,作为法治社会,每一部法规都有其合理性,但同时也一定要有执行力。法规和制度是不同的,国家法定节假日都是由国家人事部门强力保证的,这种新兴假听起来很美好,但单位的人事部门却并不重视。这就需要政府部门提高制度意识,用制度保障大家的利益,因为这涉及家家户户的利益。执行和监管部门要配合起来推动法规的落实,每个人也要有自己的维权意识。

  王晓勇提出,现代社会很多人过多地重视自己的小家庭,忽略了对老人的照顾,没有意识到自己未来也会变老,缺少对传统美德的传承。用制度来推行法规落实,既解决了政府养老的老大难问题,也可以让中华传统美德得以传承,同时也是社会文明的一种进步。“挣钱之余应该有对家人的关爱和对社会的公益、慈善。忽略掉这些,社会进步就只剩物质的进步和金钱的积累,不能代表真正的文明。” 华商报记者 赵瑞利/文 邓小卫/图

(华商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