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军王定国逝世 享年108岁

社会新闻华商报2020-06-10 08:10

老红军王定国逝世 享年108岁

  谢觉哉与王定国之子、北京电影学院教授谢飞6月9日通过微博(@导演谢飞)发布消息,108岁老红军王定国因病在北京逝世。

  微博说:今日(6月9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谢觉哉同志夫人、老红军王定国因病于2020年6月9日上午11点06分在北京去世,享年108岁。

  王定国,1913年2月4日生,四川省营山县人。15岁被卖作童养媳。1933年10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10月随红四方面军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三过雪山草地。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机要秘书,最高人民法院党委办公室副主任等职,是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委员。2016年12月入选“感动中国”2016年度人物候选人。

  家庭成员

  丈夫:谢觉哉,生前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

  子女:

  长女谢宏,已经去世,生前是财政部一位处长

  长子谢飘,离休前供职于国家外贸部

  二子谢飞,著名导演,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三子谢列,离休前在国家远洋局工作

  四子谢云,离休前在解放军总参谋部工作

  二女谢亚霞,在德国从事医学工作

  五子谢亚旭,供职于国务院事务管理局

  年龄最大的女红军

  公开资料显示,出生于1913的王定国此前是健在的年龄最大的女红军。

  据新华网报道,王定国,“延安五老”之一谢觉哉的夫人,生于1913年,是健在的年龄最大的女红军。她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随红四方面军参加长征。新中国成立后,任最高人民法院党委办公室副主任,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委员。2009年9月,被评为双百人物之一。

  “我清楚地记得在漆黑的夜晚,在蜿蜒曲折的路上,我们点燃了火把,长长的队伍像火龙一样,把天地照得通红……我一直在寻找这生命的火种。”王定国曾这样回忆。

  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剧本

  1933年10月,许世友率红九军解放营山,王定国参加了红军,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县苏维埃政权内务委员会主席、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营营长、川陕苏区保卫局妇女连连长,为红军送弹药、清剿土匪,拿过枪、上过战场……

  王定国清楚地记得走上革命道路的细节:“1933年12月,营山县委在消水河地区召开党代表大会期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记得那天晚上,县苏维埃组织部领导找到我,宣布我为中共正式党员,无候补期。他们和我谈了话,鼓励我在今后的斗争中要更加坚强。入党令我心绪万千,心情激动,我感到自己终于有了依靠,有了人生的奋斗目标。”

  1935年3月,王定国调入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前进剧团,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路,她的战斗方式就是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剧本。王老曾这样回忆,“山高路险,道不好走,剧团走前面,当拉拉队,大家看了我们唱歌、跳舞,忘了疲劳和艰苦,就走得快了。”

  1935年6月,红一、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王定国正在河边洗衣服,一位留着八字胡的红军向她走过来:“小同志,要过雪山了,请你帮帮忙,把两件衣服合起来,中间装上羊毛,我要穿它过雪山。”王定国爽快地答应了,老同志还自我介绍说:“我叫谢觉哉,就住这山坡上,是一方面军干部休养连的。”

  第二天王定国便将缝好的衣服送过去,老同志赞叹不已,临别时还叮嘱她“多准备一些辣椒,爬雪山可以御寒”。

  1936年11月,西路军向河西走廊挺进,王定国所在的剧团改称为“红西路军前进剧团”,过黄河后剧团跟总部行动。1936年12月5日,剧团奉命慰问从古浪突围出来的红九军,不料与马步芳部队遭遇,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剧团余下的30多人被敌人抓入牢房。

  1937年8月,党中央在兰州成立八路军办事处,全力营救被俘的西路军官兵,王定国和战友们被救出,当时担任八路军办事处党代表的是谢觉哉。

  报道称,等见到营救回来的红军官兵时,谢觉哉一下子认出了王定国。谢觉哉日记中曾记载,王定国就是在长征途中替自己缝过羊毛衣的姑娘。经过“同志们关心,组织上安排”,1937年10月,两位志同道合的战友,在兰州“八办”简陋狭小的平房里,幸福地结成了革命家庭。

  “用手一摸,脚指头就掉了”

  曾经有一篇报告文学,名为《九趾红军》,故事主人公的原型,就是王定国。在给自己的孩子们讲述长征的故事时,王定国对这一段经历说得很轻松:天太冷了,脚冻僵了,用手一摸,脚指头就掉了。也不疼,也没有流血,因为你还得走啊,不能停,于是就继续跟着队伍走了。

  “我母亲的长征路,是唱着歌走完的。”王定国的儿子谢亚旭说。“母亲给我们这些孩子讲长征的时候,总是讲,加入红军,走了长征,她并不觉得苦。因为在加入红军之前,她更苦。”

  加入红军之前,王定国是四川安化乡的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儿,7岁就开始干活养家糊口,15岁被卖做童养媳。许世友率红九军解放营山后,王定国带着同乡400余名妇女去迎接红军,之后集体参加了红军,成立了红军中赫赫有名的妇女独立营,王定国任营长。1933年,王定国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加入红军,我母亲没有感觉苦,她感觉到了解放。有饭大家一起吃,没饭大家一块饿,咱们是平等的。”谢亚旭说。

  用麻将把国民党高官打成共产党

  “从今天开始,我来教你打麻将。”

  1937年,周恩来在去苏联的路上途经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顺便去看望了“延安五老”之一的谢觉哉和夫人王定国。

  谢亚旭回忆说:“见到我母亲时,周恩来就跟我母亲说,你现在是谢老的夫人,你将会跟国民党那些高官的太太们打交道。”周恩来认为,王定国应该有一项技能,便于她去开展工作,把我们党的政策、统战方针和宗旨告诉他们。

  于是周恩来亲自教王定国打麻将。

  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王定国通过打麻将把时任国民党甘肃省主席贺耀祖和他的夫人倪裴君“打”成了共产党。贺耀祖在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交通部部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地方政协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民革中央常委。1961年7月16日在北京病逝。

  重走长征路 助老区人民致富

  新中国成立后,王定国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机要秘书、最高法党委办公室副主任等职,是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1971年谢觉哉逝世后,按规定遗属可继续住原来的房子,王定国却主动找到组织:“我不是遗属,我有自己的工作,我是什么级别就住什么房子!”随即遣散秘书,退掉司机,搬出了带院子的大房子。

  1984年,退休后的王定国向子女们宣布:“多年来,我一直照顾你们和你们的父亲,从现在开始我要去做我的事情了。”此后近30年时间里,她参与筹建了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和中国老龄工作委员会,促成了《中国老年法》的颁布。

  上世纪80年代初,王定国回家乡营山县看望。在老家,王定国找到了当年的玩伴。聊天中,玩伴对王定国说了一个愿望:“听说县城里一到晚上有个灯,一拉,屋子里就亮,我想去看看。”那时的四川大山里依然用着油灯,不知电为何物。

  王定国从此决定,要用自己的余生重走长征路,帮助老区人民脱贫致富。这一走,就走到了100岁。

  在102岁之前,王定国每年都要走出北京,走进长征沿线的老区群众家里调研,把自己的见闻写成报告呈给中央,为老区发展奔走呼吁。对她而言,只要走得动,长征就依然在路上。

  寻找红军西路军老战士

  在王定国家并不宽敞的门厅,一进门,迎面墙上是一幅王定国和一位画家合作完成的长城画作,这幅画名为“爱我中华”。

  晚年的王定国依然心系国家,为新的事业开始忙碌。1983年,她重回甘肃,和伍修权等老同志一起,进行了为时一个多月的实地考察,向中央提交调查报告和建议。从此,那些被称作“红军流落人员”的老人,终于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称呼——红军西路军老战士。

  王定国还倡导成立了“山海关长城研究会”,拍摄专题片《万里长城》;积极投入挽救失足青少年的活动,足迹遍布全国各地;关注林业生态建设,提出了我国造纸业应走林、浆、纸一体化等建议。2009年4月,王定国被全国绿化委员会授予中国生态贡献奖“特别奖”,2011年又被授予“终身生态贡献奖”。

  72岁时,一起意外车祸使她脊柱受伤;75岁时,她因患乳腺癌动过大手术;94岁时,王定国依然活跃在祖国各处。谢亚旭打开老人94岁回到谢觉哉老家湖南宁乡的视频,王定国突然抬头,目光凝视画面。

  “那一天,90多岁的母亲带着70岁的儿子,回家乡‘看望’120多岁的父亲,这可真是少有的事情”,谈起这段经历,小儿子的语气满是骄傲。

  7个子女都取得了优异成绩

  阳琼仙在王定国身边工作了几十年,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她用“可敬可亲、心胸宽广”形容这位老人。“我80年代就到老人身边,她是我们女同胞学习的榜样。和一般人不同,她的生活状态很好,爱学习,也很关心别人,从来不会责备你”,提起老人,阳琼仙总是一脸佩服。

  在这个红色家庭里,7个子女从小就受到教育熏陶,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了优异成绩。

  家中客厅的墙上,满满当当都是照片,有王定国与国家领导人的合影,有自己穿着红军服的单独照,谢亚旭介绍起一张拍摄于1964年的全家福:“这是我父亲80岁时拍的,我那会儿才9岁,从小就跟哥哥姐姐学到很多优秀品质。”从周一到周日,兄弟姐妹7个正好一家一天,聚会一下。“现在,我们兄妹几个每天都抽空儿来陪陪母亲,老太太看到子女才会安心。”

  “我有幸在王定国妈妈身边工作几十年。虽然是照顾王妈妈的生活,但这位红军妈妈的思想品质和精神,对我的成长、做事、做人,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一直负责照顾老人的阳琼仙对记者说,“王妈妈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数十年不忘初心为人民和国家服务!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理解,这就是长征精神!” 综合《北京晚报》《中国妇女报等》

  >>老人自述

  西路军时两次腿部中枪

  1936年大会师后,几个方面军的战友们在一起大联欢,庆祝这一盛大的节日。我们剧团就忙得不可开交,举行晚会,演出节目,热闹了好一阵。没有多久,中央军委命令下来了,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红四方面军的九军、三十军、五军在陈昌浩、徐向前率领下西渡黄河,剧团也随部队行动。渡河点是在甘肃省靖远县河包口。为造船搭浮桥把会宁县住房的门板都快取光了,剧团的同志一人背一块。部队过河后开始向北发展。这时河东形势变化,敌人大举进攻河东,部队被迫取消了“宁夏战役计划”。

  11月,中央军委命令已过河的部队组建为西路军,向河西走廊行进,就是西征,接通由新疆至苏联的联系通道。我们剧团也就称之为“红西路军前进剧团。”过河后,剧团跟总部行动。

  战斗中,我右腿被流弹击伤,剧团从士门到凉州时,我右腿又挨一枪,腿完全麻木了,天冷血流出来也冻成了冰,也不知道痛,包扎了一下照样行军。

  走到了永昌又同总部会合,徐向前、陈昌浩都到了。我是排长,晚上还得查岗查哨,发现有个战士该换班却没人来接班,我便叫他回去,自己替战士放哨。但我腿伤未愈,只好坐着放哨,刚好徐向前也出来查哨,看见我坐着,便问:“你这个同志,怎么坐着放哨?”我告诉他我的腿受伤了。他又问,“腿受伤,你怎么出来站岗呢”,我说“是来查哨,发现一个战士该换班,却没人来接,我就替他们站了”。徐向前听了,忙叫来另外的战士换下我。他既是表扬,又是责备的声音,至今仍然回响在我的耳边。

  那时,缺衣少药,主要是用盐水洗伤口,抹点凡士林,好在天冷伤口没有溃烂,只是小脚趾烂掉了半截,也无所谓。虽然伤了骨头但没有打穿,我把脚趾骨断端用棉花包得厚厚的,碰不着骨头,就这样继续行军打仗……(根据王定国口述及《王定国回忆录》相关内容整理) 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华商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